Placeholder image

地方钱币中的老通辽记忆

2019-05-23 来源:通辽日报

通辽市是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和东北地区西部最大的交通枢纽城市。早在辽代,通辽畜牧业就已经十分发达。由于地处科尔沁草原腹地,土地肥沃,农业发达,资源丰富,更盛产牛马羊及绒毛等畜产品,因此在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初期,就吸引了军阀、官僚、富商大贾纷至沓来,修街基,办商业,建粮仓,开烧锅,置当铺……运输业更是兴盛,各旗县的公路交通日渐顺达,尤其是1922年铁路通车,通辽市便成了农畜土特产品的集散地。中银支行、兴业银行、专卖局、税务所相继成立,历经战乱、灾荒、政权拉锯,到新中国成立前,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政府政权,不同的组织机构,在通辽地区印制发行了很多地方区域性货币。这其中,就包括“通辽县钱家店维持会临时救济券”。

通辽县钱家店的“临时救济券”

downLoad-20190523162648.jpg

“通辽县钱家店维持会临时救济券”五十元面值私票纸币系手工木刻版,票面呈蓝色,长135mm,宽100mm,由太阳放射状花纹组成边框,边框内饰以花叶。票面正中上端从右至左横向印有“通辽县钱家店维持会”,右侧竖书“临时救济遂市通用”,左侧竖书“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正中有一朵大叶花饰,花饰下端云纹图中竖书“伍拾圆”,云纹上端两侧印有红色印钞阿拉伯数字序号。云纹图左侧印有“农代表”字样,下方有两方“农代表”私章戳记,云纹图右侧印有“商代表”字样,下方亦有两方“商代表”私章戳记。

整个票面简单粗糙,刻版工艺水平极差,背面有一方“通辽县钱家店维持会”的朱红印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通辽县钱家店成立了地方维持会。由于当时局势混乱所致,钱家店维持会曾进行了三次组合。

第一次是由一位蒙古族人牵头搞起来的,群众都很拥护他,一致推举他做了会长。然而,迫于时局环境影响,这位会长只干了十几天就干不下去了;第二次又公举了一个伪职员来做会长,结果也是只“维持”了十几天;第三次,一个叫张树堂的接任。此人在日本投降前曾与日本人合伙做生意。日本投降后他在通辽参加了“红军之友社”,并加入了国民党。1945年9月回到钱家店后,牵头成立了第三届钱家店维持会,自任会长。他到任后即指令维持会的经费由商家出款,各商家都表示负担不起,实质上是联合反对他的这种做法。对此,这个张会长也无可奈何。

downLoad-20190523162644.jpg

库伦永聚长商号贰角券

一次去大林,他发现大林维持会自己出票子了。惯于投机的张树堂很受启发。回到钱家店后,他没找任何商家和维持会的其他成员商量,就带着他的亲信张风荣,以通辽县钱家店维持会名义偷偷印起了毫无资本保证的私票——通辽县钱家店维持会临时救济券。

钱家店私票出笼后,张树堂又伪造了召开出票子会议的相关手续,欺骗民众,强行推行流通。并利用所出票子换回的物资到通辽为自己经营买卖,中饱私囊。

1945年10月,中共党员徐永清受辽北省辽源专区公署委派自郑家屯赴通辽开展工作,担任通辽县第一任县长,到任后以其锐勇卓识周旋于错综复杂的环境中,置生死于度外,安抚民心,建立政权,与国民党叛匪进行顽强斗争,使革命政权得到巩固。1945年12月8日,反动武装策动暴乱,徐永清不幸被捕,在狱中坚强不屈,曾以血书示难友,激励斗志,1945年12月17日,徐永清从容就义,年仅35岁。徐永清县长被害后,张树堂才返回钱家店。

愤怒的民众和商家一起,纷纷向政府检举张树堂的不法行为。1946年3月,通辽县人民政府发布公告,责令谁发票子谁收兑,并掀起“换票子”斗争,发布公告,令钱家店票子停发停用。钱家店区人民政府和建国会发动群众召开大会,开展清算斗争,对张树堂进行清算。最后明确:张树堂在日伪期间借日本人势力压迫民众;日本投降后参加国民党,到徐永清县长被害后才返回钱家店;回来后又勾结匪患大发横财;张树堂还假造召开出票子会议决议的手续,私出票子,坑害民众,破坏金融秩序。其假手续当场展示,张树堂被当场羁押。

自此,张树堂以通辽县钱家店维持会名义发行的“临时救济券”,除一小部分被兑换外,都变成了废纸。流传至今,成为收藏珍品,见证、承载并“讲述”着那段通辽地方钱币的历史……

通辽县大林的“临时救济条”


downLoad-20190523162652.jpg

民国初年,大林地区只有少数蒙古族牧民在这片荒原上放牧。民国六年(1917年),达尔罕亲王放荒,由三达公司、三义堂、冯连阁等商家在大林购置土地,外招农民垦荒。从此汉人迁入,大林人口日渐增加。

在通辽县建制前,大林随通辽镇隶属辽源县(今郑家屯)管辖。1922年通郑铁路通车,大林有了火车站,交通更加便利了。据民国时期档案记载,“大林站自郑通铁路通车后,日渐发达,乡民为营商起见,遂联络建设房屋,距站二里许,修建一曲形街道,统计大小商号共计七八十家”。当时规模比较大的商号有福记堂、田和堂、怀益堂、福鑫堂、世合堂、义顺堂、福顺堂、志庆堂、祥顺堂等。手工业有张家银匠铺、义和炉、皮铺、服装店等。

1927年,大通铁路(大虎山至通辽)竣工,大郑铁路全线通车,大林人口迅速增加,各行各业更加兴隆。随着大林的繁荣和发展,通辽县公署在大林设置第五区,并设立了警察分所、邮电局、报馆、学校等,奉系军阀派了一个连驻守大林。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侵华日军占领东北三省。1932年3月在日本人的操控下,炮制建立了伪“满洲国”。同年,日本关东军进驻大林,成立大林火车站护路派出所。1933年,日军为了加强统治,在大林建立“通辽县大林第五警察署”。警察署指导官山本,署长花风宪,全署有二十多名警察。同年,大林改名为尚志村,陆续成立了财政所、税务所、邮局,还建立了基督教、道德会、清真寺、天主堂等宗教组织。

downLoad-20190523162636.jpg

通辽镇公泰源粮栈拾角券

1938年,尚志村改名为礼士村。1939年,大林分为三个区。1940年,礼士村又改名为大林村,成立了大林兴农合作社和大林兴农会。1942年以后,大林成立了矫正局、协和会……在日本人的统治下,大林民族工商业受到严重遏制和摧残。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日伪政权垮台。12月,大林成立维持会,会长杨秀岭。针对当时大林杂乱无章的金融秩序,大林维持会召集农、商代表和地方绅士代表会议,决定以农业代表倪秀山和商业代表阴化邦、韩秉衡、冯士忠、金树芳、徐冒深、杨秀岭等七家,联合用自身财产做基金,以“大林维持会”名义印制发行了“大林维持会临时救济条”。

“大林维持会临时救济条”手工木刻版印刷,手写面额,后加盖阿拉伯数字印钞序号。竖式,长152mm,宽85mm。票面系长方形集束花纹边框,边框内正上方从右至左横书“大林维持会”,“大林维持会”下方横线下竖书“临时救济条”,再下横书“遂市通用”,又下毛笔竖书“伍拾圆整”。面额上面加盖有一个50×20mm的长圆角形戳记。左侧框内边缘竖书纪年“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正中左侧印有“农代表”字样,其下有1厘米见方“倪秀山”私章戳记。“农代表”右边平行印有“商代表”字样,其下有1厘米见方“阴化邦”私章戳记。

downLoad-20190523162640.jpg

奈曼板街德发和拾角兑换劵

票背面竖式印有一个75×50mm的长方形篆书戳记“大林地方治安维持会”。据说“大林维持会临时救济条”面额有“拾圆”“贰拾圆”“伍拾圆”三种,但至今只发现了“伍拾圆”一种面额。而且仅此一张,极为珍贵。此券纸张为当时常用的毛头纸,纸质较为松脆、易折,四周均有折裂掉肉。

根据印钞序号推断,“大林维持会临时救济条”应印制数万张。因时局不稳,战乱频发,纸质又太差,发行不足半年就退出流通。如今仅存的这张“大林维持会临时救济条”,成为目前仅有的一件可反映大林维持会在当时大林金融史上所起作用的佐证实物。


文/李赓文 本报记者 李东 图/本报记者 李东

  责任编辑:吴一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