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Placeholder image
Placeholder image

周广红:帮孩子展开隐形的翅膀

姓名:周广红

职业:特殊教育学校校长

故事概况:她,首创通辽市自闭症、智障、语言发育迟缓等专业康复治疗机构有着怎样的初衷?她,十年间怎样的辛劳耕耘换来众多特殊儿童的茁壮成长?她,如何从一个普通下岗女工蜕变为通辽市知名爱心人士?又是什么让她们一家人携手献身于这个苦累参半的特殊行业,无怨无悔、甘苦自知?

她,首创通辽市自闭症、智障、语言发育迟缓等专业康复治疗机构有着怎样的初衷?她,十年间怎样的辛劳耕耘换来众多特殊儿童的茁壮成长?她,如何从一个普通下岗女工蜕变为通辽市知名爱心人士?又是什么让她们一家人携手献身于这个苦累参半的特殊行业,无怨无悔、甘苦自知?今天,就请读者随我走进周广宏校长、走进她的“丑小鸭”特殊教育学校。

从陌生到了解再到热爱,从“怎样能让特殊孩子有效康复”到“自己办学给更多贫困家庭的孩子开辟康复训练的机会”,再到“让更多的孩子有学可上”,52岁的周广红奋斗了4000多个日日夜夜,通过艰难的摸索创造出了一份特殊教育的“成功样本”。

特殊孩子刺痛了她的心

“接触到特殊教育,是偶然的机会。”2002年,当过话务员、仓库管理员的周广红抱着寻找工作的简单想法,来到通辽市一家心理咨询室为多动症孩子做注意力训练,一个现象引起了周广红的关注。

周广红回忆,孩子们的异常行为和家长们巨大的精神负担刺痛了她,让她想要做些什么。

周广红很快将想法付诸行动,她走进特殊孩子的世界,带领他们认识大千世界,利用休息时间自学特殊教育护理和训练的知识,并到沈阳、长春、北京等地学习,试图寻找一种有效的康复训练方法。

她发现,特殊儿童家长身上有很多的担子,除了怎样让孩子尽快康复,还要忧虑怎么筹钱训练。

“多数孩子做不起康复,特别是贫困家庭的孩子,家长陪读照顾孩子,经济来源少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周边没有专业的学校,我决定将女儿送到山东学习特殊教育并自办一所学校,为更多贫困家庭的特殊孩子提供康复训练的机会。”周广红告诉记者。

2005年,通辽市丑小鸭特殊教育学校成立。

希望社会重视特殊教育

事实上,现实远比想象艰难得多。

家人在周广红当助教的时候,注意到这份工作没有正常的作息时间,且需要奉献的太多,当她决定办学时,家人毫不犹豫地投了反对票。最让周广红尴尬的是拿着仅有的7000元才发现,房租、设备、雇人样样需要钱,可她干哪样都不够。

“除了四处借钱,剩下的都得自己想办法,教具都是到废品收购站买的废品自制的。”周广红告诉记者,她雇了一个员工、招收了5个学生开始了她的特殊教育生涯。

周广红没有违背当初办校的目的,学校规定学费为一个月1000元,可至今交够1000元的学生寥寥无几。

许多朋友劝周广红,不要总像救世主一样,可周广红还是我行我素,她认为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需要她帮助的家庭,是她最大的责任。

如今,通辽市丑小鸭特殊教育学校在校学生140多人,年龄在2到21岁之间,四分之三的学生语言功能都有了改观。

“看着一个个特殊儿童康复,我觉得我做的事情真是很有意义。”周广红告诉记者,她全身充满干劲,也希望全社会能够重视特殊教育并给予关注,汇聚更大的力量为更多的特殊儿童“圆梦”。

内蒙古晨报 实习记者 王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