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沁历史文化艺术名人

2017-05-22 16:27 来源: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科尔沁草原这片沃土孕育过无数个草原精英,众多从科尔沁草原走出的名家,他们的作品如百花齐放,声名远扬。

水有源,树有根,百花齐放的科尔沁文学作品源于科尔沁草原厚重的历史、源远流长的文化源流的滋养、源于无数个草原英雄对故土的那份热情,从肯特山下、斡难河畔苍狼白鹿的传说,到额尔古纳河、海拉尔河流域、嫩江流域、辽河流域的迁徙、繁衍和生息;从渔猎到农耕和工业化,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演变,以及人类社会的更迭,外来文化的浸染,无不赋予文学以鲜血和生命……

 

琶杰 (1902——1962)著名民间说唱艺术家,出生于扎鲁特旗毛道苏木一贫苦牧民家庭。7岁时被召进王府当了小奴隶,9岁时当了小喇嘛。他的祖父酷爱民间艺术,常邀请一些著名说唱艺人到家做客,说唱乌力格尔、好来宝,说唱艺人高超的说唱技巧、精彩的故事和丰富的语言深深吸引了琶杰,使他对蒙古族说唱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琶杰6岁时就能背诵说唱《黑跳蚤》、《虚伪的社会》等二、三十首好来宝。当了小喇嘛以后,琶杰仍然利用一切机会听著名说唱艺人却旺的演唱,背诵词句,操琴演习。当时,他十分渴望走出寺庙,在乡亲中演唱乌力格尔、好来宝,过平常人的生活。琶杰曾三次逃出寺庙,每次都遭到毒打,以至要处死他,但这一切都不能动摇他对说唱艺术的热爱和对平凡生活的渴望。18岁时,琶杰终于走上了说唱艺人的生活道路。在12年的流浪艺人生活中,他从民间汲取了丰富的艺术营养,掌握了流行于各地的一百多种胡琴曲调,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30岁以后,琶杰逐渐学会了蒙文,开始编创《三国演义》、《水浒传》、《凶狠的哈日》等新乌力格尔。从此,琶杰由说唱艺人转变为以演说乌力格尔为主的说书艺人。

1946年9月,扎鲁特旗建立人民政府,琶杰被选为村长。这其间他创编并演唱了《白毛女》等新乌力格尔、好来宝等曲目,积极配合了土地改革运动。1949年,扎鲁特旗成立了说唱艺人协会,琶杰被选为协会领导小组组长。1950年,琶杰当选为内蒙古民间艺术工作者联合会理事。1951年1月,琶杰被调到东部区文工团工作,他怀着喜悦、激动的心情,编创了《长征的故事》、《赵一曼的故事》、《刘胡兰的故事》、《丹娘的故事》等新乌力格尔,深入到呼伦贝尔、昭乌达盟、哲里木盟等广大牧区进行演唱。他创作的好来宝《内蒙古颂》热情歌颂了内蒙古人民的新生活。1954年,琶杰被评模范演员。1955年2月25日,琶杰调入内蒙古蒙语说书厅。1957年5月,他编创了著名的好来宝《内蒙古十年颂》,此后创编了《祝愿》、《歌唱共产党》、《胡琴颂歌》等优秀好来宝,并根据《格萨尔传》和民间传说编创了《英雄的格萨尔》。1958年7月,琶杰参加了全国民间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创作了《毛泽东颂》,并和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1960年10月,他被调到内蒙古社会科学院语文历史研究所从事创作研究工作。琶杰曾整理演唱了《英雄的格萨尔》、《江格尔传》、《乌赫勒贵镇魔记》等传统民间英雄史诗。琶杰善于运用人民群众的口语、谚语、格言反映人民的生活和斗争,揭示时代的风貌,反映人民的心声,他为发展民族艺术做出了重要贡献。1962年4月7日,琶杰因患胰腺炎医治无效去世。生前,琶杰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内蒙古文联委员、内蒙古民间文学研究会主席等职。

毛依罕 (1906——1979年)扎鲁特旗乌力吉木仁苏木人,杰出的民间说唱艺人。他出身于贫苦的牧民家庭,自幼过继于伯母家。其伯母陶林波尔是当地有名的民间艺人,能歌善舞,会拉胡琴。在伯母的影响下,毛依罕学会了许多优美动听的民歌,并初步掌握了四胡演奏技艺,为日后走上说唱艺术道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毛依罕从5、6岁开始跟伯母学民歌、讲故事、拉四胡。8岁时他就用柳条当“四胡”,经常给小朋友们演唱。16岁即游历乡间以说书为生。创作和说唱作品多以同情贫苦农牧民、揭露社会黑暗为内容,如《一把米》、《财主和贪官》等。青年时代的毛依罕先后师从民间说书艺人拉布哈、葛勒特克都嘎尔、根登等人,向他们学习好来宝唱段和说书曲目,努力提高自己的表演水平。他的前半生,一面放牧、打草、种地,一面说唱好来宝、乌力格尔,过的是流浪艺人的生活。1947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毛依罕获新生。1949年4月,他参加了政府举办的民间艺人培训班,之后被分配到内蒙古文工团工作,成为了一名革命文艺工作者。1950年10月,毛依罕进京参加国庆活动,演唱了自己创作的《党的颂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在抗美援朝期间,他创作了《支持朝鲜人民》、《黄继光的故事》、《罗盛教的故事》、《伟大战士邱少云》等好来宝、乌力格尔,并深入到各盟市农村牧区演唱,激励各族人民的斗争激情。1953年10月,毛依罕参加赴朝慰问团,演唱了好来宝《献给志愿军的颂歌》、《献给朝鲜人民的颂歌》,表达了中国人民的深情厚意。1954年4月,刚刚从朝鲜返回祖国的毛依罕参加了成吉思汗陵园奠基仪式,演唱了好来宝《我所亲眼见到的》,热情讴歌了志愿军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义精神。1955年10月,他在全区民族民间音乐舞蹈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演唱了自己创作的好来宝《铁牤牛》,荣获表演奖。1956年3月,毛依罕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6年4月,毛依罕被评为全国文化先进工作者,赴京参加全国文化先代会,见到了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并合影留念。会后,毛依罕以激动的心情,创作演唱了又一著名好来宝《说唱艺人的今昔》,获得广泛好评。同年11月,他被调到内蒙古蒙语说书厅,同著名民间艺术家琶杰一道说唱。毛依罕是蒙古族说书艺术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他的演唱风格热情奔放,语言生动、浪漫、夸张,富有幽默感,深受群众欢迎。

毛依罕相继创作了《长征》、《白毛女》、《敖包相会》等好来宝、乌力格尔曲目,为民族说唱艺术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1957年5月,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决定授予毛依罕说唱艺术家的光荣称号。1961年春,毛依罕调到内蒙古大学中文系蒙古语言学专业任教,从事民间文艺教学研究工作。1962年4月,毛依罕返回蒙古语说书厅。1964年3月,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蒙文版的毛依罕好来宝、诗歌选辑《党和母亲》。“文化大革命”中,毛依罕受到严重迫害。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他创作演唱了好来宝《打倒“四人帮”的大喜日子里》,并积极参加了说唱艺术培训班的工作,继续为发展蒙古族民间说唱艺术辛勤工作。

毛依罕主要演唱和创作的作品有:《长征》、《铁牤牛》、《神奇的剪子》、《镇压莽古斯》等,曾获全国优秀曲艺作品一等奖、自治区民族民间音乐演出一等奖。另外还整理了《陶克陶》、《嘎达梅林》、《诺恩吉雅》等蒙古族著名叙事民歌。著有《毛依罕好来宝选》等。艺术风格独特,演唱优美舒展、声情并茂、幽默风趣,深受观众欢迎。曾被评为全国文化先进工作者,当选内蒙古自治区政协一、二届委员。是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内蒙古分会副主任。

1979年在呼和浩特市逝世,终年73岁。

色拉西 (1887——1868年)著名的马头琴演奏家、音乐教育家,科尔沁左翼中旗(旧时称达尔罕旗)人。出身于贫苦的牧民家庭。祖父、外祖父、父亲都是当地较有名望的马头琴手,母亲是民间歌手。自幼受家庭熏陶,9岁开始学琴,13岁即公开演奏,17岁当牛倌,在野外放牧劳动之余刻苦练琴,潜心钻研,掌握了娴熟的马头琴演奏技艺。21岁被迫出家,在莫林庙出家三年,在此期间他结识了几位著名的民间艺人,拜他们为师。25岁时就基本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42岁那年,他从内蒙古东部走向中部的察哈尔、锡林郭勒地区,接触到了传统的马头琴演奏的另一个艺术流派“勃尔吉古提定弦法”和“泛音演奏法”,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演奏技巧。

1911年开始,他成为民间职业艺人,在科尔沁草原上漫游。伪满时期,曾被指派参加东蒙民间艺人代表团,赴日本东京录制唱片,为日本天皇及东京市民演奏了科尔沁民间乐曲,在当地引起轰动。1945年8月,色拉西结束了贫穷流浪的生活,翻身得解放。1949年春,62岁的色拉西被调入内蒙古文工团,开始了新的艺术历程。1950年,他随同内蒙古文工团进京,参加新中国成立一周年庆祝演出活动,见到了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总理曾亲自为他祝酒。色拉西在国庆公演中以他高超、独特的马头琴演奏技艺轰动了首都舞台。1953年,色拉西随团到锡盟、哲盟、昭盟和沈阳、鞍山等地巡回演出,受到各族群众的热烈欢迎。1954年,色拉西到伊金霍洛参加成吉思汗陵园奠基仪式演出,在此期间,他接触到了马头琴演奏艺术的又一重要流派“土尔扈提演奏法”,使自己的演奏技巧更加成熟。1957年9月,色拉西被聘到内蒙古艺术学校任教,他不仅传授自己独特的“科尔沁演奏法”,而且还传授了马头琴“泛音演奏法”、“单音演奏法”和巴盟马头琴“土尔扈提演奏法”,以及巴盟、锡盟马头琴“五变音演奏法”,为培养民族艺术人才辛勤工作。

色拉西是科尔沁草原马头琴流派的杰出代表,经过多年的磨练,形成了质朴苍劲、深沉凝练的演奏风格,他的演奏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他演奏的曲目十分丰富,既有大量的蒙古族民歌与英雄史诗,又有从民歌脱胎而来的民间乐曲,以及汉族乐曲《普庵咒》、《八音》等。代表曲目《朱色烈》、《乌拉盖河》、《本宾希里》、《海龙》、《碧斯曼姑娘》、《满都拉》等。60年代初,色拉西曾赴京讲学、录音、灌制了密纹唱片,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音乐资料。生前曾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内蒙古音乐家协会主席、内蒙古文联副主席。“文化大革命”中,他受到严重迫害,于1968年7月11日含冤去世。

孙良 (1910——1997年)内蒙古广播电视艺术团一级演奏员。童年时代居住在科尔沁草原。当时,蒙古四胡还只用于“乌力格尔”、“好来宝”和民间器乐合奏中的低音乐器。7岁起,孙良开始学习四胡演奏,因其年少手小,深受中低音四胡的大把位之苦,也为中低音四胡音区低、音域窄,音色浑浊,而不能像马头琴和笛子那样独奏而倍感遗憾,从而萌发了制作“小四胡”的强烈愿望。经过长时间苦心摸索,反复试制,终于在15岁那年,孙良用拣来的檀香木、茶叶筒、鸡皮等材料成功地制做出了一把声音高亢、拉起来得心应手的小四胡(高音四胡)。孙良用这把四胡独奏出许多优美动听的民歌和民间器乐曲,深受当地农牧民的喜爱。之后,孙良又进行了多次改进,使高音四胡日趋完美,并很快在科尔沁草原上流传开来。高音四胡试制成功后,孙良在长期演奏实践中,悉心钻研,创立了一整套崭新的按、打、弹、滑、勾等多变的按弦技法,有效地克服了四胡因是双弦、双弓而容易造成杂音。不仅使高音四胡音域不断扩展(五个把位),音量不断增大,也使其音色清脆响亮,干净利落,进而奠定和确立了蒙古高音四胡的基本演奏风格,极大地提高和丰富了四胡的艺术表现力,使蒙古四胡这一古老而简单的伴奏乐器一跃成为可与马头琴、笛子相媲美的独奏乐器。孙良本人也早在解放前就以精湛高超的四胡演奏艺术闻名于科尔沁草原。解放后,他又以蒙古族第一代四胡演奏家的身份将四胡搬上了舞台独奏,使高音四胡演奏成为民族艺术表演团体必不可少的节目。

孙良不仅是一位四胡演奏家,他也精通潮尔、笛子、三弦等多种民间乐器,同时,也创编了为数众多的蒙古族民间音乐曲。他在近四十年的时间内,为广播电台录制了数百首自己编创并参加演奏的四胡曲和民间乐曲,其中一部份早在60年代初就灌制成唱片,在全国发行。这些乐曲,至今仍在中央和地方八省市的蒙语电台播放。

孙良编创的民间乐曲取材广泛,除大量的内蒙东部蒙古族叙事民歌,如《乌云珊丹》、《良金高勒》等以外,还有“乌力格尔”说书的音乐素材,如《普淹咒》、《乌古姆奥勒冷》、《丰收乐》等,庙堂音乐如《普庵咒》等,传统民间器乐曲如《荷英花》、《莫德来玛》、《八音》等,以及自己创作的四胡曲如《春雁》、《家乡新貌》等。

孙良编制的四胡曲和民间器乐合奏曲,创作成份很大,既使是传统乐曲,也是如此,如以《八音》为例,流传在蒙古族民间的“八音”,原来只有五个调,而经孙良改编的《八音》,逐渐发展成12个调。这些《八音》不仅调式不一样,演奏方法也不尽相同。就是一个调的《八音》也有串把位和单把位的不同演奏法。据孙良的一些亲传弟子讲,孙良的《八音》至少有30几种演奏法。为此,《八音》被称为“孙氏八音”,成为蒙古族民间音乐独放异彩的珍品和蒙古四胡教学中的经典教材。

查干巴拉 (1925—1990年),科尔沁草原著名民间歌手,有“达尔罕歌王”的美誉,科尔沁左翼中旗舍伯吐镇德兴吐嘎查人。他出生于贫苦牧民家庭,三岁丧母,四岁丧父,七岁时又失去祖父母,成为孤儿。查干巴拉自幼酷爱民歌,九岁时,在给地主抗活时,开始跟金宝、艾白学唱民歌,十多岁便在蒙古族婚礼上做伴郎,代替新郎唱民歌,十四、五岁时就成了草原上有名的民歌手。1946年,查干巴拉加入解放军,参加过四平战役。1948年复员,回乡务农,并继续演唱民歌。1957年,应邀赴内蒙古人民广播电台传授民歌,培养了八、九名学生。1963年,著名歌唱家郭兰英在哲里木盟访问演出,曾会见查干巴拉,高度评价他的民歌演唱艺术,并给予热情指导。

查干巴拉的足迹遍及内蒙古草原。蒙古族农牧民亲切地称他为“玛乃道钦”(意为“我们的查干”)。他还曾三次进京演唱,受到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查干巴拉是科尔沁草原短调民歌流派的杰出代表,他能熟练地演唱200余首不同体裁的民间歌曲。诸如抒情民歌、婚礼歌、酒歌、长篇叙事歌等,深受广大群众的喜受。他还自己编创了不少新民歌,如《怀念毛主席》、《莫日根河的赞歌》、《酒歌》、《想念周总理》等。1979年,他参加了内蒙古首届民间音乐戏曲录音会,并晋京参加了全国少数民族歌手和诗人座谈会。1984年,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民歌——民间歌手查干巴拉演唱集》(蒙文,上下册),收入他演唱的民歌286首。这个演唱集获得自治区第二届文艺作品“彩虹”奖第一名。他演唱的内蒙古东部区叙事民歌《达那巴拉》、《韩秀英》、《海梨夫人》及《罗阳》等由内蒙古音像出版社灌制成磁带发行。

查干巴拉生前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音协内蒙古分会理事,中国曲协内蒙古分会副主席,中国民间文协内蒙古分会理事,政协哲里木盟第六届委员会委员,政协科尔沁左翼中旗第三届委员会委员。

布和贺西格 (1902——1943年)汉名梁玉柱,贵族家庭出身,奈曼旗人。布和贺西格的父亲通晓蒙、满、汉三种文字,学识特别渊博,是该旗管旗章京(满语,类似秘书)。他非常重视文化事业的发展,想以此改变蒙旗落后的面貌。他还经常建议札萨克王爷要重视教育,提高旗民的素素。布和贺西格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里,不仅接受了父亲的一些有益的思想,而且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自小便接受了良好的启蒙教育。

1919年,布和贺西格在家读完私孰后,又到土特默朝阳县中学去攻读外国语。1922年,他考入北京法政大学,进一步攻读英、俄、日等语。1926年,布和贺西格毕业便到亲京蒙藏学校任教。在此期间,他出于准备讲义的需要,又学习研究了古代蒙语、维吾尔语、突厥语和藏语等。同年,布和贺西格同呼和巴特尔等人一起创建了“蒙文学会”,布和贺西格任学会理事,这个学会在章程里明确规定:本学会的宗旨是发扬蒙古族传统文化,普及科学知识,更新思想,启迪民智,为繁荣发展蒙古族文化事业而努力。“蒙古学会”成立之后,除了编印出版蒙文书籍外,还组织会员进行学术活动,同时还创办了蒙文杂志《丙寅》,由学会的会员撰稿,刊登小说、诗歌、幽默小品和民歌等文学和文艺作品。曾先后出版的蒙文书籍有《大元盛世青史演义》、《一层楼》、《泣红亭》等作品,还有《蒙古源流》、《蒙古史》、《蒙古秘史》等著名历史书籍,也有《民间故事集》、《魔豹》、《孽障》等等。1934年,蒙文学会迁到开鲁,继续印行书刊,这期间,布和贺西格还担任了伪满州国兴安丁省民事厅官员,负责文化教育方面的事务。“蒙文学会”迁到开鲁后,布和贺西格依靠社会力量进行集资,在当地开办了“蒙古族师范学校”和“蒙古族平民学校”,一方面,为蒙古族教育培养了师资力量,另一方面,又开展了扫盲识字活动,为念不起书和已经超龄的蒙古族青年创造了学习的机会。

1943年1月,布和贺西格在开鲁病逝,年仅41岁。

宝石柱 (1911——1989年)著名蒙古族民间艺术家。卓索图盟土默特右旗(今辽宁北票县)黑城子村人。父亲拉西旺都特精通蒙汉两种文字,1919年受聘到奈曼旗办学教书。8岁的宝石柱随父离开家乡。宝石柱自幼酷爱艺术,青少年时期就显露了超群的才华。用泥土捏泥人,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剪窗花,刻“挂钱”,构思独特,精巧细腻;挥笔作画更是形象生动,传神逼真。他从16岁开始拜师学习画佛塑像的技艺。20岁那年离开师傅开始画匠生涯。他以大沁庙为主,走遍奈曼、库伦的朝吉庙、双山子庙、波日火硕庙、奈曼王府等所有寺庙和王府。从1931年到1945年,他塑造各类佛像几百尊,绘制王爷和各类佛像、壁画上千幅。他尽管一生几乎都在塑佛、画佛,但却从不拜佛。

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他曾一度回乡务农。全国解放后,宝石柱和乡亲们一起欢庆胜利,扎旱船、画彩灯、画光荣匾,常常废寑忘食。每到春节,他家就成了画店,为乡亲们无偿地画年画、剪窗花。1952年,他被调到旗文化馆,专门从事艺术创作。他深入农村牧区,机关厂矿,创作了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近百件,其中有50多幅作品发表在各级报刊上,如《送公粮》、《接羊羔》、《打狼》、《安代舞》等。此外,他画的《美帝国主义侵略史》、《范国贵翻身忘本记》、《王富家史》、《麦新村史》等连环画,配合形势教育,在全盟各地巡回展出,深受各族人民欢迎。1955年,他当选全区模范文化工作者,1956年加入中国美协内蒙古分会,1959年5月,光荣出席全区宣传文教战线群英会。

“文化大革命”期间,宝石柱顶住巨大压力,克服种种困难,成功地仿制了有120多个人物和几十种道具的大型泥塑《收租院》,十年动乱之后,年已稀的宝石柱再一次焕发出巨大的热情,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内,就以自己50多年积累的民间图案为素材,创作出了140多幅精美绝伦的民族图案,1981年,被《民族画报》、《内蒙古画报》等画刊选登,立即引起国内外读者的强烈反响。此间他还创作了国画《小铁厂》、《考古》、木刻《回府》、《灯会》、《佛舞图》等,这些作品堪称艺术精品,被吉林省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展出并收藏。1980年以后,他主动承担了内蒙古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奈曼王府的修复绘画工作。

1982年,宝石柱被中国美术家协会吸收为会员。在1980年自治区第三次文代会上,他被选为内蒙古文联委员。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爆料QQ群:122658175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