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忆:我们拿着简陋武器勇敢打鬼子

2015-06-29 15:21 来源:科尔沁都市报 责任编辑:阿丽玛


闫志德用军礼来表达感动之情

“那次战斗中负伤的鬼子军官拒不投降还咬人,搏斗中被我军战士用手榴弹砸死了……”2015年6月12日,居住在通辽市主城区、92岁的山东籍抗战老兵闫志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自己的抗战往事仍满怀豪情。

饥荒和战乱在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

1924年,闫志德出生在山东省临沂平邑县闫家梭庄的一个贫苦家庭。军阀混战加上日本侵略者的蹂躏,使当地百姓民不聊生。闫志德5岁那年家中断粮,父亲只好前往数十里外的亲戚家借粮但未果,另一家热心的亲戚给闫志德的父亲拿上了4升糠谷和几块油饼(又称油枯,即榨油的残渣,一般做牲畜饲料),这对于闫志德一家来说简直就是“救命粮”。此后闫志德的父亲就开始往返镇和闫家梭庄,用油饼换铁器赚钱,几年下来不仅填饱了肚子还略有盈余,供闫志德读了4年私塾。

战乱给闫志德的童年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他向记者回忆:8岁时,村中来了一支军阀部队,一名军官让闫志德去遛马,而幼小的闫志德连毛驴都很少见到,看着嘶鸣扬蹄的战马吓得不敢靠前,这名军官嫌闫志德不中用竟抬手给了他一记耳光。长大后的闫志德也亲眼目睹了日伪军向村中摊派粮食,他回忆,几乎平均每亩地要征走180余斤粮食,那时亩产也就300斤左右,群众生活更加困苦。有的日伪汉奸还向百姓家索要吃喝,如果饭菜稍差就非打即骂。1938年,一伙日伪军来到闫志德所在的村子,将男女老少集中后,施放毒气,呛得村民们涕泪不止,所幸无人伤亡。原来,这是日本侵略者恐吓村民的伎俩。

日军军官负伤顽抗肉搏中被砸死

1941年,有一支队伍来到闫家梭庄,闫志德跑到山上躲了一夜后才心怀忐忑地回到家中。一进门他发现,家中的仓房住了10几名身穿灰色服装的士兵,他们睡在地上,只铺了些干草,自己煮饭吃,饭熟后先盛了一大碗递给闫志德和家人。这让闫志德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嘴中叫着“老总……长官……”一位战士和蔼地纠正:“不要这么叫,我们是八路军,都称呼为同志!”随后还向闫志德讲述了一些抗日的局势和道理。闫志德说:“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打鬼子打汉奸、不扰百姓、为穷人打天下的好军队!”1944年8月,闫志德参加了鲁中军区第三军分区费北县独立营,成为一名战士,由于上过几年私塾识文断字且会记账,他很快转入独立营做军需工作。

当时八路军装备差,地方武装则更加困难。闫志德回忆,参军后每人发了15尺白布,先用锅底灰染黑再沤到泥里一天,取出洗净后布基本就成了灰色,制作军服或是自己裁剪缝制,或是求助村中的大娘大嫂帮忙。全营5个连枪只能装备6成还都是破旧的“万国牌”,有的步枪膛线都已磨平,甚至还有土制的火药枪。子弹一般每人五粒,鼓鼓的子弹带里塞得都是秫秸——这是为了迷惑敌人。手榴弹是八路军自制的木柄手榴弹,爆炸后破片只有四五块。

闫志德清晰地记得,当时无论干部还是普通士兵,每月都是3元“北海币” (是抗日战争时期开始在山东革命根据地我党发行的货币)的津贴。3元“北海币”都能买到什么,闫志德描述,当年3个月的津贴能买到3片烟叶。

闫志德曾亲眼目睹手榴弹的制作过程。铸铁的弹体,填充的是土制的炸药,引信也是自制的,最危险工序就是安装木柄和引信的时候。闫志德说:“我看到是在一眼枯井边进行木柄和引信安装,有时手榴弹突然冒烟了,工作人员就立即将这枚手榴弹丢进枯井后躲避。

刚参军的闫志德并没有发到枪,只发给他4枚手榴弹。1945年1月,八路军主力攻打蒙阴县城,闫志德所在的独立营负责打援,与一个小队的日军和百余名伪军交上火。伪军很快投降,一个小队的日军却负隅顽抗,被独立营战士分割包围后歼灭。战斗中日军指挥官负伤后拒不投降还张嘴咬人,搏斗中被我军战士用手榴弹砸死。战斗结束后从该指挥官的军衔和军刀的特征判断,应该是一名佐官;此次战斗独立营缴获日军“歪把子”机枪一挺,三八式步枪30余支,还有伪军的武器装备,这让全营战士兴奋不已。8月,闫志德所在的独立营被编入鲁中军区第三军分区警备第三旅第八团,成为八路军的正规部队。

1 2 > >>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爆料QQ群:122658175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