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曾参与主持创建三家医院  94岁的通辽市卫生界元老

  郭铸华先生半个多世纪的杏林生涯           

                                                      达志

光阴似箭,转眼已是五年整;

日月如梭,即将又见清明节。

20094月,曾参与、主持创建三家医院的原通辽市政协副主席郭铸华先生走完了近一个世纪的人生道路,驾鹤西去。提到郭老的名讳,现在多数通辽市民都不了解,但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患者和卫生界人士都知道:郭老是通辽市卫生界的一位元老级人物。

 

                           少时家境贫寒,努力自学成医

 

郭老的前辈都是农民,一条扁担两只筐,步行逃荒到通辽。由于他的父母、兄姐皆为文盲,只能在贫苦中挣扎,所以全家人下定决心,砸锅卖铁也要让排行最小、天资聪颖的他去读书。几经辗转,历四处私塾和小学,他在师长和同学的接济下才维持到小学毕业。后来又经好心人帮助介绍并担保,十几岁的他到通辽县私立同济医院(原址位于通辽市科尔沁区向阳大街明仁小学正门路南,为五间青砖瓦门房,约1970年拆平),拜院主康玉桥先生为师(康先生也是当时该院唯一的医生)。由于生活环境所迫,也由于郭老的多位亲人因缺医少药而早亡的现实情况,使得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悬壶济世的道路。    

在同济医院的12年中(含学徒4年),郭老(当时还是小青年)聪明好学,手脚勤快,从扫地、擦玻璃干起,逐渐到打针、包扎外伤,再到拿起听诊器看病。开始是康先生看病他旁观,接着是他看病康先生旁观,后来是他看病康先生放手。郭老虽未经正规院校毕业,但他全靠自学读懂了日文的大学教材(当年伪满时只能买到日文的医书),所以他的医术长进很快,成为通辽地区小有名气的医生。到1942年,郭老以较好的成绩通过当时伪满政府主持的医师考试,拿到医师执业证书,他非常兴奋,绝没有想到二十多年后“造反派”以此认定他这是与伪满政府有牵连的“历史问题”。

 

                            一切白手起家,创建三家医院

 

1947年,通辽县及周边地区(即今通辽市范围)解放,郭老参加了工作,首先到公办的“大众医院”(后几经更名,今称通辽市医院)参与创建工作,当时的大众医院内只有几栋破旧的庙宇大殿。郭老先后担任两个科的主任。当时实行供给制,在发给个人吃穿后,再发4元“红军票”,后分几次涨到50元,这使他的家庭生活十分贫困,而一些同学或同行私立开业,可以挣到大把银元,纷纷发财。这期间院方送郭老到北京大学医学部进修班学习,使他受到正规、系统的医学培训,结业后领导委任他为新组建的通辽市医院(今科尔沁区第一人民医院)首任院长。当时的市医院只有一处破旧院落和几间土平房,医务人员多为公私合营的个体医生,工作难以管理,医术参差不齐,医疗设备为一张白纸。在郭老八年任期内建起了医院主体房屋——俯视为“王”字的砖瓦房(后补充为近似“田”字),首次设立化验室、手术室、X光科、心电图室等,这些如今司空见惯的东西,在半个多世纪前可算是“新式武器”。市医院还设立了几十张床的病房和四个门诊部(后改为三个),如今这些门诊部已发展为明仁医院、施介医院和中医院。

1964年,市医院初具规模,声名鹊起,但是郭院长却被市卫生局一纸命令,调到市卫生工作者协会当副主任(虚职),由一位副院长接任院长,不久这位新院长就被免职。

再后来就是通辽市、县分家(郭老被分到通辽县)、文革动乱、挨批挨关、下放做饭(当炊事员)。直到1978年组建通辽县医院(今通辽市肿瘤医院)时领导才想起郭老,这时的郭老年过花甲而未离休,再一次首任院长,筚路蓝缕,亲历不倦,白手起家建医院,待到县医院初具规模后,年已68岁的郭老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的岗位。

 

                           行医道德高尚,为官清正廉明

 

郭老年轻时行医(包括1943年在通辽县木里图镇开设首个西医诊所)接触的多为贫苦百姓,看完病往往收不来诊疗费,还要搭上药品,甚至个别时还要为病人掏钱买米。到解放后,有一位本市的冷先生(据说是位厂长)偶遇郭老,直言郭老以前怎样救其家人性命而不收钱,还有一位科尔沁区育新乡哈拉乎村的王老先生也为此原因,其后人如今仍与郭家有联系。

郭老从任医院科主任、院长到通辽市政协副主席,平易近人,从无官气。在他领导下的年轻人受他言传身教,后来或学有所长,或身担重任,不胜枚举,有一些过去的同事成了他一生的朋友。

郭老曾先后三轮、二十多年担任征兵体检工作,后一阶段又担任了总检医师重任,为军队输送兵员的体检把关。尤其是上世纪七十、八十年代请客送礼之风日盛,郭老作为征兵总检医师,从不为其所动,凡送礼者一律拒绝,在他手上从无因征兵体检问题而出现反复。

 

                           晚年发挥余热,堪为后辈楷模

 

1984年,工作到68岁的郭老离休,但是他一直没有真正休息。郭老长年坚持跑步,不论严寒酷暑、栉风沐雨,一直坚持到85岁左右。在公园和小区内常见到郭老教人打太极拳,畅谈养生之道,以自己行医大半生的经历,解答人们的一些养生问题。虽然身为西医,但是他从不排斥中医,一直提倡中西医结合。后来有一些社区请郭老开设养生专题讲座,他都慨然允之,全尽义务。

郭老书法造诣精深,尤擅长正楷和隶书,获奖无数,别人求取墨宝,他连宣纸白送。郭老还参加了“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组织的“走进校园”活动,向那些与自己年龄差一个多“甲子”的青少年学生讲“过去、现在和未来”,讲理想、道德和学习方法,从不收费。近年他将自己珍存多年的医学资料(含中、外文资料),分多批捐献给中华医学会图书馆和通辽市图书馆,此事由通辽市电视台专门制作节目报道,内蒙区电视台也曾播出。

郭老夫妇有子女五人,教育有方,虽然其中多数历经文革浩劫,未能受到正规教育,但是五人全都拿到大学文凭或高、中级专业技术职称,到了孙辈共九人,竟然出了两位博士、四位硕士和三位大学生。

郭铸华先生走完了94年的人生道路,他将自己的毕生心血奉献给了家乡的卫生事业,我想凡是与郭老共事的人和受郭老救治的患者都不会忘记他。郭铸华先生,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