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已离开农场34年了。重返胜利农场四分场,探望曾朝夕相处的朋友,看看曾生活过的黑土地,是藏在心中多年的一个夙愿。

2008年9月7日清晨5点钟,苏立生、张立华、姜淑霞、冯立群和我五位知友相约,乘坐苏立生心爱的轿车从通辽出发,沿303国道向东行驶,天公作美,秋高气爽,晴空万里,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和煦的阳光洒满大地。秋风吹拂着绿色的田野,迷人的景色飞快地掠过车窗。我的思绪随着转动的车轮,飞向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思念生活在农场的朋友,不知见面可否相识?怀念这片曾经生活过的黑土地,在这里洒下辛勤的汗水,奉献宝贵的青春年华,留下永恒的记忆。

早晨7点多钟,车驶进郑家屯县城,这里是大郑线和平齐线的铁路交通枢纽。当年在农场下乡时,每年春节前回家,都要在郑家屯换乘火车。今日的郑家屯县城,道路变宽了,楼房变多了,难觅旧城的踪影。

车穿过郑家屯县城和金宝屯镇,驶向金宝屯至协尔苏的公路上,前方出现一个村庄,道边立着醒目的路标:往东过西辽河进入胜利农场。车驶向土路,不远就到西辽河边,河水已断流,河床上架起一座浮桥。是这条奔流不息的西辽河,冲积成一望无垠的黑土地,养育着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当年的春季,气候乍暖还寒,我和知友身穿棉装,抵御黑夜凌厉的寒风,手提着马灯和铁锹,用抽水机引西辽河水灌溉农田。夏季的休息日,约上几个知友来到西辽河边,跳进湍急的河水中畅游击水。是多么的惬意!车缓缓驶过浮桥,眼前是一望无垠的农田,被一条条绿色的林带间隔。透过摇曳的青纱帐,隐约可见五分场一排排的房屋。一条公路向东延伸,路边坐着几个老乡,用期许的目光注视着行驶的轿车。路边玩耍的孩子,顽皮地向我们招手。车行驶到十字路口,能看见场部错落有致的砖房,望着眼前曾熟悉的情景,倍感亲切。从场部向南去四分场已通公路,两旁挺拔的白杨树,守护着平坦的柏油路,透过一排排杨树,是一望无际的青纱帐。再也看不见那昔日晴天沙尘滚滚,雨天道路泥泞的恶劣状况。

离四分场越来越近,大家全神贯注地目视前方,高高的语录塔,透过茂密的青纱帐,穿越34年时空,再一次映入眼帘。在四分场路口站着杨贵和赵廷珍两位兄长,翘首在路边已等待我们多时,见面大家异常激动,紧紧握手、拥抱,看着两位兄长皱纹爬上了脸庞,两鬓染上了白霜,岁月催人老。我们曾和两位兄长在二连共同劳动,朝夕相处,结成深厚的友情。杨贵曾是库伦贫下中农,71年投亲来场,曾担任四分场场长,现已退休。他善长讲故事,讲起故事眉飞色舞,引人入胜,津津有味,听众忘却了干农活的疲劳。赵廷珍是复员军人,曾担任四分场二连指导员,现已退休。他像大哥一样热心地关怀帮助我,使我经受住了艰苦劳动的磨练,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岁月。杨兄家在老马号位置,马号已销声匿迹,房东侧是一片玉米地,附近都盖起员工住宅。我们走进杨兄家,杨嫂非常热情地招待我们。三间砖平房,东西两间是卧室,火炕靠着北墙,屋里显得干净敞亮。我们从杨兄家出来,跟随赵兄向南走去,近处是老马号前的大坑,穿过大坑前的老路,来到赵兄家,见到赵嫂,她显得苍老许多,依然保留着健谈的性格。

我们来到语录塔前,据说这是全场仅存的一座语录塔了,它是文革的陈迹,默默地见证着胜利农场知青这段历史。凝望着字迹残缺的标语,仿佛看到一群群年轻的倩影坐在语录塔旁,欢声笑声不绝于耳。从语录塔往北走,急切寻找曾经住过的那栋砖房,发现依然存在,砖墙红瓦显得陈旧,门前已修成一家家院落,心中百感交集。以前这栋砖房曾住着一、二连的男知青。砖房东侧紧邻一栋土房,曾住着一、二连的女知青,一、二连都是农业连队。在二连期间,经历艰苦劳动的磨练,知友们互相帮助,携手共进,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这里是知青集中最多的场所。夜晚,睡在南北大炕的几十名知青南腔北调互相调侃,引来一串串的笑声的景象浮现在眼前,仿佛就在昨天。清晨,一阵阵嘹亮的军号声,把酣睡的知友从梦乡惊醒。出工号一响,房前操场汇集了从江南、海河、塞北来的知青,给这里带来勃勃生机。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