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人生,也许谁都有过遗憾。

一九六五年初秋,我接到了内蒙古军区通讯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十七岁的我,高兴极了。激动,兴奋,难于言表。一时间,村里更是沸沸扬扬,乡亲们把这一喜讯四处相传。

临行前的晚上,妈妈坐到我的身边,用那双为儿女操劳大半辈子的手,紧紧抓住我的双手,一双深情的眼睛盯住我的脸,就是不说一句话。好一会儿,妈妈眼里的泪水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顺着鼻梁两侧,流淌出两条小溪。当时的我,心里觉得好紧,鼻子好酸。可心里在想:“妈妈,你这才是哪,我考上了军校,你该高兴啊。”许久,我觉得妈妈的手在强烈地抖动,喃喃地对我说:“老三,你这一走,妈妈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啊!”妈妈擦了擦眼泪又说:“孩子,出去了,要好好干。”我木然地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我怀着小鸟就要第一次单飞的激情,上路远行。妈妈、姐姐、哥哥们,还有好多的乡亲,送我走出生我养我的村庄。妈、姐、哥还在往前走。大约走了几十步吧,妈妈突然拉住我的手,站在了路边,半晌,只喊了一声:“老三,好好干啊!”随后,就泣不成声了。此时,我的心颤抖了,什么也没说,慢慢地挣脱妈妈的手,走了。

军营的生活,既紧张又火热。

光阴飞转,一年半过去了。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封电报:“母病危速归。”一年半的军校学习、训练,使我似乎懂得了一些什么,我悄悄地把电报揣进了怀里。三个月之后,我收到了一封哥哥的来信,从信中得知:“妈妈因病医治无效,已于两个月前与世长辞。我一下子惊呆了,再也控制不住对母爱的那种情感。我抓着这封家书,跑到营房后面的杨树林里,抱住一棵大树,就好像抱住了妈妈,放声大哭起来。遗憾啊,老母临终前儿子未能见上一面!

这以后,耳边常常响起妈妈在村口的那声呼喊:“老三,好好干啊!”(下转第59页)(上接第46页)那声揪人心肺的呼喊,也许是 嘱托,也许是留恋,也许是期望,也许是祝愿,它常常激励着我,好好干。

军旅生涯十四载,我转业到了地方,脱去了军装又换上了税装。如今,已是年过半百。当我完成一项任务之后,当我忙完每天繁忙的工作之后,当我坐下来静静地思考昨天的时候,当我倚门遥望儿女出门未归的时候,妈妈在村口的那声呼喊,让我的心灵久久地久久地震撼!已为人父的我,似乎今天才懂得了那句中国老话:“儿行千里母担忧。”也似乎真正理解了妈妈在村口的呼喊。

妈妈的呼喊,留在了村口,妈妈哀痛的面容,留在了村口。我这做儿的终生遗憾,也留在了村口。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