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时尚式亮皮鞋显示出尊贵与高雅,流行色运动鞋体现出轻便与潇洒,但传统的手工布底鞋在我的心中是那样的纯朴与高尚,因为在这平凡的布底鞋中,蕴含着博大而又圣洁的母爱,记录着母亲那辛酸与艰难的经历。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布底鞋伴我度过天真稚嫩的孩童时期,随我走完如梦如幻的学生年代。特别是在那史无前例的动乱年代,沦为走资派狗崽子的我,脚上穿着母亲做的布底鞋,走遍了长满荆棘的放牛山坡,又上山下乡去“大有作为”,踏上了到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坎坷路,在我的脚上不知有多少双鞋被磨破了底,露出了脚趾,但母亲的叮嘱与希望我却记忆犹新:“妈妈给你们买不起新鞋穿,咱们虽然穿布鞋,但要走正路”。

母亲心灵手巧,她做布底鞋常以白底边,青鞋帮,蓝鞋口为衬色,看上去即典雅又大方。穿母亲做的布底鞋不板脚,不沤汗,不堆帮,即舒适又耐磨。母亲那时候上有老下有小,全家老小脚上穿的布底鞋全都出自母亲的手工。爸爸脚大鞋似船,奶奶裹脚鞋如梭,儿女们的鞋母亲总是心中有数,鞋样也各有特色。给长子穿的,母亲便在鞋尖儿加层帮,后跟儿打上掌,而年幼的弟弟与妹妹的鞋,母亲就在鞋尖儿分别绣上小花朵或小老虎等图案。

母亲没有惊人的传记和美丽的传说,但母亲为全家人的生计所经历的磨难却历历在目。她的宽怀与慈爱在儿女们的心中留下了永久的思念。在那棉布凭票供应的年代,每当母亲领回全家人一年的布票就盘算着,叹息着,一件衣服继承着穿,老大穿新的,老二穿旧的,老三穿补的,实在太破了就连同大如掌心小如指肚的补丁,一起打袼褙做鞋。

数九寒冬窗外寒风凛冽,屋内灯火如豆,母亲披着棉衣在淡淡的灯光下搓麻绳,待到一捆捆的麻经搓成一绺(下转第101页)(上接第45页)绺的麻绳,母亲的小腿上留下了道道血痕;夏日骄阳似火,母亲利用午休在屋外找一个阴凉处纳鞋底,待到一迭迭的袼褙纳成一摞摞的鞋底,母亲的手心被麻绳勒出一道道紫印。冬穿棉夏穿单,母亲总是把做完的鞋亲手试穿在儿女们的脚上,遇有不跟脚的鞋母亲便在鞋内填满沙子挤一挤,直到穿上不卡脚,不趿拉,母亲的脸上才露出一丝微笑。

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社会的发展,尤其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逐步提高,儿女们脚上的布底鞋也换上了时尚式和流行色,可我的母亲如今却因积劳成疾瘫卧在病床上。看到母亲那饱受煎熬的憔悴面容,心中就充满了内疚与痛楚;眼望母亲那刚毅而又慈祥的遗像,历历往事如是昨天。

穿布底鞋如今虽然已成为历史,但对母亲的思念与崇敬却永远留在了儿女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