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红枫,是自然也是人生时序的一种标识和信物,它只属于秋天。它代表一种生机盎然豪情沛然诗意斐然收获卓然的自然物候和人生况味。

红枫,又是一种鲜明的文学意象,它历经古国浩若烟海的文学源流千百年的淘洗浸润,濡染了如丹似霞的色彩身姿,积聚了渊深流远的文化含义,铭刻着繁复华美的艺术符号,传递着古老文明浪漫蕴藉历久弥新老成厚重的艺术基因。

霜重色愈浓,那是久历惊涛骇浪回首金戈铁马的豪放歌吟。

相思枫叶丹,那是追思乡关故土瞩望山高水长的无尽情思。

霜叶红于二月花,那是天才诗人浪漫情怀绮丽联想的真情抒发。

枫叶千枝复万枝,那是追忆怀远望断天涯绵密心绪的形象写照。

我们在选取会刊名称的时候,久久流连于这些灿若星河的珠玑锦绣之中,一次又一次感受到如遇知音般的心灵震撼和情思共鸣。

因此,名之以《红枫》,体现了我市文学创作队伍中的华发一族,共同的自我期许、人文认知、文学追求和美学理念。

当然,《红枫》并不是这一群暮年歌者自娱自乐的休闲园地,也不仅仅是展示才艺的平面载体,她是我们沟通社会人生的桥梁,连接父老乡亲的纽带,讴歌大地长天的笺谱,更是愿将桑榆情,回报养育恩,报效故乡家园,参加我们美丽的科尔沁草原文明建设的平台。

通过《红枫》,人们会在家乡的建设大军中看到我们老而愈健的身影。

通过《红枫》,人们会在万众齐颂的时代旋律中听到我们苍劲豪迈的和声。

眼下已是东风随春归,发我枝上花的好时节,性急的《红枫》把创刊选在了此时,相信这种时空的穿越会为她带来更加勃发的生机。

我们在这里代表秋天,向所有关注本刊的人们,致以春天的祝福和敬意。

我们把特别的敬意献给德高望重的著名作家玛拉沁夫先生,著名画家刘宝平先生,他们为本刊惠赐了刊名和封面画,表达了对于本刊,对于老年文学创作事业的关切之情和期待之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