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2013年8月3日,通辽老年作家协会文学季刊《红枫》2013年第二期刚刚截稿付排,编委会一行九人就开始了期盼已久的草原采风之旅。

远行的第一站,他们抵达扎鲁特旗南宝力皋吐,这里闻名遐迩的考古遗址使他们早已心向往之。2006年至2008年,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与通辽市科尔沁博物馆、扎鲁特旗文物管理所组成联合考古工作队,对地处科尔沁草原深处的南宝力皋吐墓地和遗址进行发掘,出土各类精美随葬品1500余件。这是迄今为止东北地区发现的位置最北,发掘面积最大,获取材料也最丰富的一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大型墓地和遗址。北京大学教授严文明曾评价说,在同一墓群中发现这样多的文化并存是罕见的,多种文化为什么能在这里交汇,深入研究该问题对推动北方文化研究有重要意义。

恰巧,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正在这里进行新的考古发掘。该队负责人先后向大家介绍了已经挖掘清理出的几处45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民居遗址,掘坑里陶制器具的碎片、取火的炭坑,以及居室的柱脚都历历在目。

这位负责人说,南宝力皋吐古墓群的发掘,是对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探索的重大突破,为研究新石器时期的丧葬制度、生活习俗、制陶工艺等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对区分和建立东北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对同类型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南宝力皋吐史前文化大大小小的古人类民居遗址发掘坑激发了老年作家们的怀古幽情,随后,他们驱车直奔扎鲁特旗博物馆,要在那里做一番更加深入、全面的考察。在扎鲁特旗老年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都瓦萨先生的引导下,仔细观看一件件精美、珍贵的展品,认真聆听讲解员的详细介绍,老作家们对源远流长、积淀厚重的科尔沁地区文化形态有了全新的解读:生产器具之精致,体现了先民们的智慧;生活用品之精美,诠释了先民们的技艺;箭簇等兵器之精湛,则映射出当年草原战场上金戈铁马,浴血厮杀的场景;稀世珍宝石骨朵——象征军事权威的器物,则不仅喻示着政权的更迭,更把石骨朵出现的年代向前推进了2000年——小小的器物,蕴藏着惊天的密码。

图1 南宝力皋吐考古发掘遗址 图2 薛彦田主席与拉喜敖斯尔副主席探讨乌力格尔艺术

都瓦萨主席又引导大家登上三楼乌力格尔博物馆,见到了曾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的著名蒙古族曲艺大师琶杰的艺术传承人,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拉喜敖斯尔。拉喜敖斯尔为客人详细介绍了乌力格尔博物馆的珍贵藏品,还特别指点着当年的珍贵照片,讲述了帕杰等艺术家为中央领导演出的盛况。

紧接着,老作家们应扎鲁特旗杨晓林私人博物馆之邀,饶有兴致地参观了该馆的展品。这里的展厅之大,展品数量之多、品相之精美,价值之巨,令所有参观者瞠目。应该说它是对上述展馆的补充和完善,可以更加全面地勾勒出一幅此地古代先民们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生活状态的图景。

午饭后,老作家们继续采风之旅。不久,来到被称为古誉州的地方。放眼望去,这里地势平坦,视野开阔,群山环抱,水草肥美,是游牧民族理想的栖息地,难怪古人曾留下那样优美的诗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流传千古的不朽名句纯粹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近处,有一枚镌刻着“誉州城”的扎鲁特旗政府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孤零零地矗立在草原上,它似乎默默地铭记着这里曾经的繁华与衰落;远处,几匹栗色骏马一边甩着长尾驱赶蚊蝇,一边悠闲地咀嚼着嫩绿的青草。目睹眼前的景物,遐想远古的誉州,早已是沧海桑田,物逝人非。面对此情此景,老作家们只能慨叹时光荏苒的历史长河中,人生之苦短。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