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通辽市放射医学第一人

——王乃吉先生二三事

文/郭长立

现在透视、照相、直到做CT检查已成为很常见的放射医学手段,但是您知道吗——约七周年前、也就是2006年11月5日,通辽市放射医学开拓者、领路人、通辽市人民医院退休主任医师王乃吉先生走完了他80年的人生历程。我作为王老之非亲属的晚辈,当时闻此噩耗,虽远在千里之外的京城因工作繁忙无法奔丧,仍不禁潸然泪下,浸湿枕边。回想起王老的音容笑貌、坎坷人生,历历在目、恍如昨日,挥笔成文,以资怀念。

(一)筚路蓝缕,早年创业王乃吉先生,原籍辽宁省辽阳市。1949年,王老(时年王老才二十出头,人称小王大夫)刚从学校毕业,满怀热情来到通辽市(时称通辽县)这个当时非常落后的地方。这时候世界放射医学已开创约半个世纪,但是通辽百姓大多还没见过这新鲜玩意。王老曾搭乘马车日夜兼程几百里到王爷庙(现乌兰浩特市)拉回一车没人要的日伪遗弃的残破医疗器械,他仅凭一枚X线透视机的心脏——管球,因陋就简自制了其它一些设备,其中管球支架是木头的、变压器是改造的,如此等等。终于,就在一座废弃的大庙堂内,王老开创了全哲盟(即现通辽市)的放射医学工作。他还有许多其他发明创造,使科内设备更加完善,缩小了与国际、国内先进水平的差距,以便更好地为患者服务。当时的亲见者多已作古、少有健在,希望通辽市有关部门能够抢救整理这方面的史料。

(二)医德高尚,技术精湛王老在医学技术上精益求精,他不但在放射医学诊断方面堪称一流,而且在学习相关设备知识方面不甘人后,他也是当时国内知名的放射医学专家。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各旗县医院直到乡镇卫生院逐步安装放射医学设备,相关医师极缺,王老倾全力为培养人才做贡献,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笔者亲见很多仅是间接关系、并不认识的人找到王老,说上几句话,王老换衣服坐车就走,几天不回家是常事,就为了抢修X线机器,牺牲个人休息时间,从不谈报酬,并且亲手教出了几代放射医师队伍。笔者还曾亲眼见过一件事,令我终生不忘。那是约四十年前,一对年轻夫妻抱着奄奄一息的幼儿来院求治,怀疑其吞下了一枚大钮扣,跑了几家医院,许多医生(包括放射科医生)都说因为钮扣是非金属的,透视、照相无法显示而无计可施。到了王老面前,他一边安慰病人家属,一边仔细观察了衣服上其余的钮扣后,胸有成竹地说有办法。他给周围医生讲解说,可以给患儿喂下一种造影剂,虽然钮扣无法显示,但是其四个扣眼可以留置一部分造影剂,过一会儿果真在影像上显示出清晰的四个扣眼,为急诊医生提供了准确信息,如此灵活、高明的诊断方法令同行瞠目、叫绝。后来这名患儿被成功救治,据说其家长事后曾向王老跪地感谢。

(三)培养晚辈,关心后生 在年轻人眼中,王老永远是胸怀宽广、诙谐幽默的,不论在哪儿,只要有王老在场,大多是气氛和谐宽松的。王老不说那种低俗的幽默和贫嘴,而是展现了他那崇高的人格和杰出的智商,亲人、朋友和同事往往从他那脱口而出的机智语言中学到很多东西。在1970年前后,王老因腰椎患病而休养在家,但是他不甘寂寞,周围经常围绕着一些渴求知识的年轻人,当时几乎天天都去他家的就有三人,我是其中之一。家父是王老同事(后来二老成为莫逆之交),所以熟识,当时我只有十几岁,因赶上了世人皆知的“大革命、大动乱、全国停课”,所以无事可做。王老见我浪费青春,就鼓励我学习电气知识,这激发了我极大兴趣,经过王老的指导和我后来的努力,到文革结束我考上了大学,电气知识成了我终生的受用。可以说除父母双亲之外,王老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如果没有王老的谆谆教诲,我可能考不上大学、也得不到现在的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甚至很可能和我的多数同龄人一样成为下岗人员。当时还有几位年轻人受王老影响,以学习为乐趣,以后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到了晚年,王老受聘给各地学校、短训班授课,培养了大量放射医学人才,至于王老在他本科室中教出的几代学生,更是不胜枚举,就不用我啰嗦了。

王老将毕生精力投入到第二故乡通辽市的卫生事业,将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给放射医学工作,我想所有获益的患者、还有受到王老帮助的人都会感谢王老,请允许我代表他们向王老的亲人表示诚挚的慰问,并祝王老一路走好。

1 2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