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文/苏日塔拉图

回望科尔沁部落八百年的成长历程,这个英雄部落的历史可以用最简朴的一句话来表述,那就是跃马引弓,驰骋疆场的八百年。马做为科尔沁英雄主义精神的生动载体,有着说不尽的传奇,道不完的故事。

蒙古族是马背民族。关于马,有一本专门介绍蒙古族风土人情的书《郭氏蒙古通》里是这样描述的:马是五畜(马、牛、驼、山羊、绵羊)之首,它飞驰的铁蹄曾经耕耘过历史,耕耘过疆土,把光荣和强盛带给蒙古民族。它不仅是古代最快最好的交通工具,而且具有通悟人性、忠诚主人等一般牲畜绝少的品格。在科尔沁草原上,有很多关于人与马的情感故事和传说,民间流传的著名的蒙古族赞祝词《科尔沁马赞》是这样赞颂骏马的:

在蒙古族民歌中,几乎每首歌都有“马”,美丽的姑娘把情人比为骏马,勇敢的小伙子把英雄喻为骏马。关于马的格言祝词更是灿若繁星。马是蒙古人最亲密的伴侣,最忠实的朋友。成吉思汗把最得力的8员战将称为“四犬”“四骏”。在蒙古人的生活中,马是神圣和吉祥的象征,在蒙古人日常生活中,最美好最圣洁的祝福是“嘿毛日”,意思是“幸运之马”。蒙古人对长大成人的孩子的祝愿是“脚及马蹬、手及马鞍”。蒙古人迎嫁娶亲必须骑马,小孩子出生送马,女婿上门送马,甚至传统节日那达慕大会中“男子三役”的最高奖赏也是“配鞍戴嚼的骏马”。纯朴的蒙古人把马视做自己的亲生儿女。“姑娘使两个家庭结亲,骏马让遥远的路途变短”。这句蒙古族谚语朴实地表达出蒙古人的爱马之情。

蒙古族对马的称谓之多,语言之丰富、贴切,堪称一绝,是其他任何民族语言所不能比拟的。根据口齿年龄称1岁马为“沃那嘎”、2岁马为“搭嘎”、3岁马为“乌热”、4岁骟马为“依斯格勒乌热”;母的叫“别得斯”,种公马叫“阿吉日嘎”。根据毛色区分蒙古语叫“朱斯目”,蒙古族对马“朱斯目”的称谓也是非常精确的。仅以棕红色马为例,汉语把棕红色马统称为枣红马,而蒙古语中枣红马又可细分为红枣骝马、黑枣骝马、紫克栗枣红马、黄克栗枣红马、胭脂红枣骝马、白蹄枣红马等。此外,科尔沁的马具种类繁多、琳琅满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科尔沁“马文化”的瑰丽多彩、厚重丰润的历史渊源。科尔沁人通常使用的马具有马鞍子、笼头、嚼子、鞭子、蝇甩子等,这些马具从制作、使用到摆放都十分讲究,特别是马鞍子,雕花织锦、饰物镶嵌,简直是一个精美的艺术品,令人叹为观止、爱不释手。

赛马是蒙古族传统文化盛会——那达慕上的重要赛事,也是一项古老的民俗活动。赛马有快马、走马之分,快马即速度赛马,走马类似于“竞走”。科尔沁草原是著名的蒙古马的故乡。科尔沁蒙古马身躯匀称,四肢修长,爆发力强,速度快且有耐力,被公认为是蒙古马中的上品。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末,科尔沁马几乎包揽了全国所有比赛的金牌。曾多次代表内蒙古参加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均获团体总分第一名。在广州举办的“中国马王”争霸赛上,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的选手两次赢得“中国马王”的殊荣。同一时期,通辽市还先后为北京、广州、吉林等省市输送了一大批“名马”。90年代直至本世纪初,代表这些省市参加全国重大比赛,并屡屡争金夺银的“宝马神驹”,绝大多数来自科尔沁草原。然而,近年来,随着国外纯血马的引进,科尔沁蒙古马在短距离比赛中渐渐失去优势,引进纯血马,捍卫科尔沁马文化的声誉和优势,传承和发展具有科尔沁特色的马产业的呼声再一次在科尔沁大草原上响彻。支持鼓励马主引进名马,自主繁育,投资建设40亿元的现代化“科尔沁马城”等一系列项目的落地和资金、政策、措施的落实,使悠久的科尔沁马文化焕发出夺目的产业之光。经过不懈的努力,科尔沁马在全国各大赛事中再一次力显神威,代表性的人物就是科尔沁左翼中旗的驯马手齐铁金。目前,他拥有纯血马20匹,半纯血马、蒙古马160多匹,除引进国外顶尖名马之外,还能自行繁育半纯血马、纯血马,实现了保护蒙古马优良品种,优化蒙古马与引进国外最优势品种相结合,马产业初具规模。他在2012年的哲里木赛马节上几乎包揽了所有走马和速度赛马的冠军。在鄂尔多斯举办的第二届“鄂尔多斯国际那达慕大会”上,又摘取两项桂冠。

1 2 3 4 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