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图/文 刘永吉

凡称得上“玩家”,一定是能够玩出水平、玩出花样、玩出档次、玩出情趣。我要说的张引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名副其实的“玩家”。他虽过花甲之年,却仍童心不泯,玩得有声有色,兴趣盎然。

   

他生性聪明,脑筋活络,模仿力极强,干什么像什么。

还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他就用数学老师的26型自行车载着6个同学,像演杂技一样,在操场上飞奔,引得男女同学一片喝彩声,也差点儿把数学老师的鼻子给气歪喽。

高中二年级,正赶上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无课可上,他就凭自己的爱好,参加了文艺宣传队,把精力全部投在了舞蹈、器乐和文艺演出上。当时他血气方刚,又肯勤学苦练,因此舞蹈动作敏捷,造型优美,而且各种乐器也样样精通,不久就成了宣传队的“台柱子”,可谓小有名气。说来也巧,他们团队的其他成员也个个一专多能,这样一来,在那个文化艺术贫乏的年代,他们的精彩演出不受欢迎才怪呢。演出非常叫座,场场爆满。于是,他们马不停蹄地到各地演出、交流,忙得不亦乐乎。

退休了,他不仅参加了老年舞蹈和器乐演奏活动,还迷上了风筝。

他告诉笔者,几年来他买的各式各样的风筝已经有300多只,居室放不下,大部分放在地下室里。他半开玩笑地说,我每天放一种风筝,这些风筝一年都放不完。

说着,他选了几款心爱的风筝,当场组装起来。不看不知道,组装风筝还真是个细活儿,很多零件要安放在固定的位置,丝毫马虎不得。组装一款复杂的大风筝甚至要花费十几分钟。

临告别时,他约我明天早晨4点半到6点半之间到城郊十里文化长廊看他放风筝。

翌日清晨,我如约来到十里文化长廊,老远就看见他两手握着线盘,左挪右扯,仰望天空,聚精会神地操弄着风筝。跟他打过招呼,边聊天,我边欣赏着空中那只随风轻轻摇曳的“雄鹰”。

不久,几位他平时的“筝友”陆续出现在我们眼前。张引热情地跟他们打着招呼,滔滔不觉地聊起风筝的话题。

几位“筝友”纷纷把自己喜爱的风筝放到了天空,张引也收起那只“雄鹰”,放飞了一只“八卦”,悠然自得地注视着天空。

太阳跃出地平线了,十里文化长廊上晨练、长跑、散步的游客也渐渐多起来。张引收起“八卦”,招呼他的一位“筝友”,帮他组装一款体型较大并且结构复杂,名称叫做“雷达”的风筝。这款风筝操作起来也比较复杂,放飞时需要有人帮忙,不然刚起飞时容易扎在地上,损坏风筝。张引边退边牵引,“雷达”缓缓升起,慢慢地爬上了半空,随着轻风,左右摇摆着。

不久,张引抬起手腕,意犹未尽地看着表对我说:“6点半了,我该回家给老伴儿做饭了。”

“好哇!我们一起走。”我帮他收起风筝,捆在自行车上,两个人迎着朝阳,往城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