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这使得我们不由得想起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王小帅的《冬春的日子》、刘苗苗的《杂嘴子》、宁瀛的《民警故事》等一批纪实电影,其日常性取代了戏剧性,用朴实自然的形态,叙述了普通人的日常遭遇、心态和境遇,表达了小人物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从而展现了人性的光明与阴暗、生命的艰辛与愉快、生存的困境与突围。《雪色》就是这样的电影。它只是将盲人崔健和一群盲人的平凡故事呈现出来而已,它不管什么悬念、传奇、惊悚之类的戏剧性,也不关心情节、命运、冲突和高潮,它注重的是状态、细节与过程,如果说有手法的话,就是整个故事都是在银白的雪色世界里展开的,这既象征了命运对盲人的冷酷,也暗喻了生命的浪漫和多情。

所以,以纪实为特色的《雪色》也许算不上很有人文深度或者很有震撼力的作品,它也不想在所谓深度上道貌岸然,它只是呈现了一群小人物,亦或说一群弱势的草根对于生活的执着和渴望、对于不幸命运的抗争。有人说文学是人学,其实电影何尝不是人的艺术?这正如宁瀛所说的:“其实甭管多么遥远多么宏大多么华丽的电影神话,最终都是小小的一个人对生活的感受。而且是非常纪实的”。(杨远婴《她们的声音》,中国社会出版社,1986年版第294页)可见,人物的精神鲜活了,电影也就活了。

总之,正如歌中所唱到的:“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所以我觉得《雪色》就如同我们的眼,它揭开了遮蔽我们心灵的帘幕,让我们看到了爱的伟大、活着的意义。

(于东新,文学博士,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 <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