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 于东新

《雪色》是由我市作家张庆宗、薛彦田、白雪林担纲编剧、由杨真执导的一部电影。这是我国首部由非专业的盲人出演、反映盲人生活及生命世界的真人秀电影。而其中的故事就来源于我市自强不息的创业模范——盲人崔健的事迹。电影没有虚构只是纪实,没有煽情只有叙述,但就在这种平静而深情的叙述中,我们却获得了一种美的感动。

崔健的故事,通辽人都知道,也都非常感佩。他本是一个弱势的盲人,但他却扛起了和他同病相怜的一群盲人的未来。他和妻子、父母义无反顾地创办了爱心盲人按摩学校,去帮助那些悲苦的盲人兄弟姐妹。十多年的岁月里,他用爱心、对人生理想的坚守改变了五百多个盲人的命运,正如他妻子王开宏所说的:“只要心里是亮的,眼前就一定是亮的。”这实际就是崔健的人生信仰。

电影讲述的不仅仅是一个好人好事,而更多是展现了一个盲人如何用坚强和善良支撑人生和理想的故事,一个家庭如何在生活的逼仄中相濡以沫、相互温暖的故事,一群盲人如何在失重和无助时依靠爱的感召、社会的帮助走出困境的故事。在我看来,爱心盲人按摩学校只是一个背景,只是电影的叙事手段,电影实际是想借此表达一种关于活着的宣言:“只要心里是亮的,眼前就一定是亮的。”这个劝世宣言不仅适合于盲人,它其实也适合我们所有的人。在盲人学员一个扶着另一个肩膀组成一支浩荡的队伍穿过雪天广场的画面里,在曹凤凤握着一把雪努力地“看”什么是白色的特写中,在新年晚会葛怀亮演唱《你是我的眼》的歌声里,在崔健的新年期盼——希望上天给我两秒钟让我看看我的媳妇和女儿——的情节里,这些“有意味的”镜头,使我们在泪眼婆娑中分明感到了一种生命的力量,一种抗争,一种大爱!

《雪色》不是一部让人柔肠寸断的电影,也不是一部使人惊心动魄的作品,但它却以一种道德与爱的力量打动了观众,以它一种坚韧的活着的态度感染了我们,这在如今放逐了诗意、充满矫情和铜臭的流行文化时代,这种表现老百姓的生活、讲述残疾人生命故事的电影能够出现在银幕上,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其次,《雪色》最主要的艺术特色,我认为在于它的纪实性。这在当下影视创作越来越热衷于使用离奇的技术来装扮一些无厘头的传奇,或者用种种煽情的手段去演绎那些廉价的歌功颂德故事的背景下,《雪色》显得有些另类。它似乎不太注重“艺术手法”,比如它没有一个专业演员,演员就是故事人物的原型,几乎是自己在演自己,自然也没什么演技可言,叙事也是采用平淡无奇的顺叙,情节主要靠崔健的画外音来推进。可我觉得,影片的力量就来自这种近乎原始的真实,它试图用真挚而感人的崔健故事本身来打动观众,所以整部电影没有繁华、奇异的场景,而是自始至终地将镜头对准了日常的、平凡的盲人生活环境,场景就像现实一样杂乱、喧哗,光和影的色调也是昏暗的,似乎以此来暗喻这是一个被主流社会所遗弃的另一世界。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主人公和他的同伴们开始了与命运的抗争,因而这抗争就显得别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