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随风飘散的晚宴

苏光大学毕业后,心头总像吊了个大水桶,七上八下的,一天到晚也没笑模样。最初,他本来是应聘到珠海一家中外合资的电子企业的,但他考学的那个地区教委死活不放人,言称他的家乡是国家级贫苦县,急需电子方面的科技人才,结果一纸公函,他的愿望硬是泡了汤。学校将他的档案退回到那个小县城。一晃三个多月,他的工作还是没着落。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去县人事局都跑断了腿,得到的答复是:“这里不是不需要人,而是地方财政收入困难,行政人员超编,企业又不景气,实在是爱莫能助。”

他听了这话,差点没气个倒仰,厉声质问道:“那当初为啥硬让我回来呢?”

接待人员的态度倒是蛮好的,只见他两手一摊:“这个问题嘛,我也不大清楚,大概是上级部门的规定吧。其实,我们县里没有这个意思,人往高处走嘛,不过你要是学农牧林的,情况也许好些,可以到乡镇去。”

他很想狠狠同那人吵上一架,无奈人家自始至终都是笑容可掬的样子,临走还将他送出老远,弄得他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唉,”他叹了一口气,心想,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难怪在校时,同学都讥笑他名字起得不好,总带有那么一股晦气,等将来非得改一个吉利的名字不可。

万般无奈中,他猛然想起了他的同学杨大山,一个他当年的同桌。他们当时的关系不错,大山大小考试也没少借他的光。大山只是高考时名落孙山,自谋职业搞了小买卖。听说如今鸟枪换炮,已发展成以房地产业为主的杨氏超越集团,光固定资产就有好几千万。

大山虽然说发达了,可还算够哥们儿意思,对老同学拍打着胸口打了保票。一个电话打给了县人事局长,久拖不决的工作居然办成了,而且是一个眼下很令人眼热的单位——农电局。这的确让他大喜过望,感激涕零。发工资的那天,他便兴冲冲地跑到大山的公司,硬要拉他去餐馆撮一顿。

大山先是不愿意去,说“:区区小事,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何劳老同学破费,不好意思 。”

大山千说万说,只是耐不过苏光的一片诚意,大有大山若不肯赏光就是瞧不起他这个草民的架式。于是,大山不太情愿地推掉了晚上的应酬,应允去赴苏光的晚宴。他们相约晚六时,在县城南商业区的街口见面,不见不散。

苏光喜滋滋地出了公司自动启闭的玻璃门,仿佛轻松了许多。他的父母至今还在距县城百余里的乡下。他能在县城找到工件,也算是鲤鱼跳龙门了。所以,他并不为没去成珠海而懊悔。尽管他在大学处的女朋友一听说他要分回穷县城便和他拜拜了。

他摸了摸内衣口袋里的五百多块钱,琢磨着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饭店。高档次的,这点钱显然是不够的,但选个中档的总该可以吧。我苏光固穷,但在朋友面前总不能迭份子。于是,他沿着这条商业街,对大大小小的餐厅、饭店走了个遍,最后选中了雅苑餐厅。这儿,店面不大,仅摆了十几张桌子,但门面不俗 ,里边装修也高雅,还有包间,据说糖醋鲤鱼烧得不错,在城里也是远近闻名的。

他进去和老板交涉了一番,定了一个二百块钱的包桌,确定了食谱,还交了五十块钱的定金。他看看手表,刚好五点一刻,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悠闲地出了餐厅,到对面的大华商店买了一包“玉溪”。他知道大山爱抽烟,方才在公司里,他写字台上放的就是这种烟。想来滑稽,当年是大山常常有求于我,而今是我有求于大山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1 2 3 4 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