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一年夏天, 霍日查将两顶蒙古包扎在了霍林河南岸。一天,十六岁的阿木尔巴图到离家较远的霍林郭勒以北的巴彦宝力皋草场放牧,遇到暴风雨,他披着雨衣,牵着马挤在牛群中随着牛缓缓地走。忽然,一个闪电打来,他猛地一抬头,见霍林河甩湾的一处高地不知什么时候立起了一顶雪白的蒙古包。他忙驱赶着牛群向蒙古包的方向走。

在要走近的时候,他忙跑到畜群前面牵着马,非常礼貌地缓慢行走,怕惊动蒙古包外人家的畜群。

来到蒙古包门口,他刚想抬脚进去,猛然间看到在包门的左侧缚着一条绳子,绳子的一端深埋在地下,他忙收回了抬起的脚。“噢,不巧,主人有病了,不能待客。”阿木尔巴图只好牵着马赶着牛群离开了蒙古包。

此时,天已放晴,就在他刚要骑上马的时候,从蒙古包里跌跌撞撞地跑出一个少女,她冲着阿木尔巴图哭喊:“救命,救命”,还没等阿木尔巴图缓过神来,那位姑娘已跑到他的面前,给他行了个礼,阿木尔巴图来不及多问,随少女进了蒙古包。

只见地上铺着的毡子上躺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正在痛苦的挣扎,虽然阿木尔巴图还是个小伙子,但他一看就知道,这是女人要临产了,从那妇女极痛苦的情状看,怕是难产,很有危险的,请医生往南一百五十里有个部队的卫生所,往北二百里有个新建的矿区医院。去矿山的路好走,有一次他从“生个子”马上摔得不省人事,就是矿区医院治好的。

于是,阿木尔巴图拉马认蹬,风也似的向北驰去。

当把医生请来的时候,已是后半夜,他又累又饿,下马时差点晕倒。

当孩子平安降生后已是天明。送走了医生后,阿木尔巴图要离开,但那位姑娘执意不肯,非要他喝点奶茶再走。

他这才知道,姑娘名叫塔娜,产妇是他的阿妈,他的阿爸外出卖牛去了。要分手的时候,姑娘送出很远。还连连招手说:“白日太,白日太”地喊“再见”。

阿木尔巴图赶着牛群走出很远,回头还能隐约望见塔娜含情脉脉地目送着他。

当然,这是阿木尔巴图的自我感觉。这以后,他的心里就象铸进了塔娜的形象。大白天,他会把放羊的妹妹看成是她。晚上在睡梦中也常常和她幽会。他仔细回忆,当时帮忙的时候,别看自己是个小伙子,他还没有勇气仔细地打量一位姑娘,可是,自己的大脑接收这个异性图像的功能却不知怎么这么强,怎么也抹不掉塔娜的倩影。

<< < 1 2 3 4 5 6 7 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