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枫叶红

文/涛高 

罕山脚下,一个村庄的西北边,在山口处的一片开阔地上,长满了粗壮的五角枫。掌状红叶,伸出五个裂片,形成了红色的波浪,闪烁相间。秋季里,满目都是火红的、橘红的、桃红的和金黄色,五彩缤纷的景色装点了家乡的山河。这是本村老林头百亩林地里的万棵红枫林。这里种的树不仅品种好,而且木质坚硬,能够制做硬木家具和勒勒车的轮头。枫树白色挺拔的树干衬托出栽树人刚强的信念。

自从这些枫树生长成林,冬季的西北风不再肆虐;夏季里山洪不再疯狂;林间有了各种禽鸟在栖息。

老林头为了种植这些五角枫,把自己的房子卖了,买了林地和树苗。在烈日下一锹锹地挖坑,插树苗,埋土。经过了十几年辛勤的劳作,树都长高了。看着满山的林地,就象看见亲生的孩子一样兴奋。他忘了疲倦,一个人住在林间的窝棚里,倾听着树在刷刷生长的声音,欣赏着挺拔的五角枫。

然而,如今他已年过六旬,自己侍弄这一大片林地已感力不从心。经过一番思量,他把自己的枫树林卖给了大队部,自己一个人搬到同村的女儿家生活。没过几天,大队部给他送来了林地款五十万元。老林头从未拿过这么多钱,一下子不知怎么花了。他原是个穷苦农民,经历过困难时期,从垄沟里拣豆包,赶着牛车拾柴禾,省吃俭用,养活一家人。他知道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因此,钱多了,反倒不敢花了。最后,他把这些钱捆扎结实,装进一个旧书包里,缝好口,白天背在身上,夜间抱着书包睡觉,象个小学生,身不离书包。

有一天女儿对他说:

“爹,你应该买几件新衣穿。”老林说:

“不用,我这穿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还可以穿三年。”女儿听了笑着说:

“还是新的好。”老林不以为然地说:

“嗨!我一个老头,穿新衣给谁看?”同时告诫他女儿说,这个钱的事要保密。

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老林头有五十万元的消息不胫而走,并且传到了住在城里的两个儿子的耳中。这天,他们两家六口人开着车风风火火地赶到村里,探望老林头。如今的老林头一下子变成了香饽饽。小孙子跑过去搂住爷爷的脖子,亲了一下说:

“爷爷,我想你。”老林头也很兴奋,他从壁橱里拿出两片非常鲜丽的红枫叶递给孙子,说:

“多么好看!这是我林地上的红叶。”小孙子头摇得和波浪鼓似的,撅着嘴说:

“我要新衣裳。”,老林头下意识地摸了摸书包,里面鼓鼓的,他笑了。这时,从另一间屋里传出儿女们激烈的争吵声:

“赡养父母是儿子的义务。”

“女儿也可以赡养父母。”

1 2 3 4 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