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娱乐频道
1/5
 

激情安代喜祝龙抬头。

 

喜上眉梢。

 

霍林河上游的小溪。

 

霍林河 ——神奇河流佳话多

文/秦增才 图/陆文学

多彩科尔沁

早春二月,天朗气清;龙抬头日,风软怡人。受朋友之邀,我们一行好友驱车赴库伦旗先进苏木小奈林稿嘎查,参加当地农民自办的民俗文化展。

一路徜徉,塞外的初春无外乎荒郊旷野,满目苍茫;进入库伦境内,久违的小河流水,透露了春的气息。绕过库伦镇旖旎南行,远远的看见阿其玛山在望,过了一条小河公路旁一个小村庄就是了。

已经有很多人来到这里参观了,一溜彩钢瓦房就是展厅,放眼所及都是我们曾经熟悉的老家什、旧农具、还有根雕作品。这些老物件固然没有价值连城的宝贝,却是老百姓古往今来息息相关的生活用具,每一件都带着生活的余温。斑驳的石磨,笨重的木轮车,锈迹斑斑的犁杖,石磙子、牛鞅子,绳铧犁套、锛凿斧锯、升斗筐篓等等琳琅满目;这一件件曾经为农耕文明做出过贡献的生产生活工具,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渐渐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些象征我们祖先农业文明的工具,每一件都凝聚着中华民族的聪明和智慧,是劳动人民留给人类丰厚的精神财富。

同行的两位老先生也不由发出赞叹,有多少东西都已经叫不出名字,但是还记得它们的功用,可以一一道来;悠车子、饸饹床子、饹饾板子、袜桩子、鞋样子……这些记录着母亲印象的家什怎能不牵动人们的心啊!昏暗的煤油灯,一明一灭的火盆,装着各种缝纫家什的笸箩,打绳子用的扒拉棒儿;这一切马上让一幅温馨的画面就能浮现在眼前。随着现代化生活的进程,越来越多的工具、家什退出历史舞台,成为记忆;想不到在阿其玛山脚下的这个小山村竟然找到了它们的归宿。

在这个小村庄依山傍水,有心人莫日根费尽心思,收集了这么多民间老物件,记录着历史,锁住了乡愁。借着政府大搞旅游开发的契机,发展民俗文化展,再结合农家乐体验农庄等方式发展,一定有良好的前景。让更多的人来体验民俗文化,感知历史,记住传承!对话历史和文明,感恩和珍惜祖先给我们创造的来之不易的生活。

文图/ 沈保才

草原上有一条美丽的河。

说起霍林河这条神奇的河流,至今在河两岸还流传着许多动人的传说。

第一个传说颇为传奇。首先,为什么称这条河为“霍林河”呢?这还得从历史传说说起。相传古时候有一个蒙古部落在这一带连日作战,由于所带的粮食早就用完了,眼看将士们饥饿疲惫到了极点,为了给将士们充饥,部落首领便带领部队出来打猎。为了追赶一头被射伤的公鹿,他们来到了一条河边,筋疲力尽的伤鹿一头栽到河里,当首领派人去打捞时, 却惊奇的发现,那头鹿滴血的伤口不见了,一跃腾空而起,跳上了对岸,飞一样地逃跑了。将士们都感到很奇怪,受伤的鹿栽倒在河里竟神奇地恢复如初,难道是天神保佑还是沾了河水的缘故?于是部落首领命将士们在河边扎营进行休整,将士们喝了这河里的水,躺在草地上睡了一觉,顿时感觉饥饿全消、精神倍增。紧接着,难以举蹄的战马吃了河边的草也恢复了体力。于是部落首领率兵再战,一举攻克了对方,大获全胜。将士们回到河边,欢呼胜利。此时,部落首领捧起甘甜的河水,仰天高呼:“好林郭勒”,这是一句蒙语的音译。“好林”有茶饭、美食、生命线等意思。“郭勒”是河的意思。从此这条河和这一方土地就有了“好林郭勒”与“霍林郭勒”接近的名字。

第二个传说讲的是在公元1425年,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图哈萨尔十四世孙兵败后逃到霍林河源头的罕山脚下,人困马乏,他以为大势已去,此生休矣。这时,手下人在河边舀来一碗泉水递给他。他喝下之后,顿觉心胸敞亮,再无失魂落魄之感。他当即命令全体将士,痛饮泉水,提振士气。再度出征,赢得了一片疆土。从此,他下令保护好霍林河的源头罕山泉,不得有任何污染,并将源头之水装入金瓶,终生供奉和珍藏。

时光到了1997年4月8日,国家地矿部会同卫生部、轻工总会专业人员,对与罕山泉同脉的一眼水井进行质量验证,结果认为此井水属于碳酸型锶矿泉水,适合于开发矿泉水。

第三个传说同样与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图哈萨尔有关。传说800多年前,中国北方为女真人的金王朝所统治,其时他们已度过了自己的鼎盛时期,国势日渐衰落,朝政混乱。与此同时,蒙古民族在漠北开始强盛起来。金王朝为了防御蒙古人南下与其争夺江山,不惜财力与人力,修筑起坚固的“金界壕”这种古代罕见的军事防御工程。当成吉思汗派他的弟弟哈布图哈撒尔带兵攻打在大草原镇守的金兵时,这里已聚结金兵10万人。哈布图哈撒尔是个寡言之人,但很爱动脑子,脑子也非常聪明。他又精于弓箭,蒙古人的弓箭术,都是从他那里传下来的。他统领骑兵,长躯直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金兵,弓矢满天飞,刀枪遮天地,杀得金兵落花流水,土崩瓦解。10万金兵全部被歼,牺牲的蒙古将士也达800之众。哈布图哈撒尔胜利了,但他的心情却非常沉重。他命人掩埋了士兵的尸体,迫不急待地带领军队离开了这块充满血腥味的大地。向西南方河的上游走去,走了30余里,命令就地短暂休息。人饥马乏,大家用河水洗去污垢,然后或用碗,或手捧,喝起河水来,战马也是一阵狂饮。不一会儿,哈布图哈撒尔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他竟然忘情地高喊了一声:“霍林郭勒! 霍林郭勒!” 霍林,汉语的意思是给养,郭勒,是河,意为这是一条给养的河。

第四个传说同样引人入胜,讲的是“霍林河”救命的故事。传说在康熙年间,巴林王(博尔济吉特氏)在一次巡防时来到北疆的一片草原上,此时正赶上万里无云,酷暑的阳光炙烤着大地,人困马乏,突然发现了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他们喜出望外,正准备在河边宿营时,却听到有一伙不明真相的土匪从罕山山谷钻出来,即将追上来。情急之下,巴林王急中生智,命令随兵在河岸挖了许多炉灶,给炉灶生了火,留了许多刚离开此地的脚印,然后便隐藏在河北岸的山丘后面。当土匪看到炉灶和丢弃的营地时,以为巴林王率部已撤走,等土匪离开走远后,巴林王又回到河边宿营,继续生火煮饭。巴林王称这条救命之河为“浩林高勒”。

到了新世纪,霍林河同样有许多新传说。其中有一个传说称,霍林河原来的河道并非现在这个模样,为了开发建设霍林河煤田,河神愣是在骆驼脖子一带把大兴安岭拦腰冲断,其目的就是为了日后兴建一条铁路开山辟路,从而把霍林河的煤炭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外地。如果大兴安岭横亘在那里,河水流不出去,铁路也无法修建,煤田就无法开发建设。河神得知情况后,早在地壳变迁的第四纪冰川活动时期,便用一股强大的河流将大兴安岭冲断,形成了一条通道,也就是今天从霍林郭勒到白音胡硕这一带的山谷。直到现在,整个大兴安岭再没有一条河流能够拦腰穿过大兴安岭,霍林河是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