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杭福柱:心若在梦会圆

2019-03-27 来源:通辽日报


他中等身材,胖瘦适中,沉稳自信,谈吐儒雅,善良中透着刚毅,睿智中透着干练,率直豁达,器宇轩昂。四十多岁的他,积蓄的文学根基深厚,体裁广泛,什么小说、散文、诗歌、剧本……无所不及,成了一个踯躅于文海的杂家。先后正式出版各类书籍12部。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先后30多次受政府、宣传、出版等部门的表彰奖励。他就是奈曼旗文化馆创编室专职创作员,蒙古族青年作家杭图德·乌顺包都嘎,现名杭福柱,1969年5月8日,出生在奈曼旗图勒恩塔拉苏木斯钦塔拉嘎查。他8岁上小学,14岁时,就展露了头角。他的一篇千字文,题目叫《不是梦的梦》,寄给了内蒙古青少年杂志社《花蕾》编辑部,在1983年《花蕾》第19期上发表了。杭福柱拿着那篇带着墨香的处女作,一有空隙,背着人,看了一遍又一遍。也就是从那时起,在写作上,他一发而不可收了。


杭福柱

杭福柱学习之余,写稿不止,常在校刊、黑板报和《哲里木报》蒙文版上,发表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特别是《哲里木报》蒙文版开辟的副刊《嫩芽》,每周一期,期期都有他的作品。不少读者在《嫩芽》版,读了他的稿件,经打听得知,原来还是一名在校学生,不少人对他便是刮目相看了。

业余时间,写作不止,为防干扰,杭福柱在自家的东屋(空屋,里面放些杂物),他把杂物拾掇拾掇,腾出一块地方,铺了张大羊皮,旁边放个茶叶箱子,就成了他的卧室和写作间了。夏天还好办,冬天,有时把手脚都冻伤了,无论咋说,这毕竟是属于他自己的写作阵地,条件虽然苦些,却无人打扰,可以静心埋头写作了。1992年,他同萨仁高娃一位纯朴善良的姑娘结为伉俪,翌年,夫妇二人甜蜜的结晶出生了,杭福柱做爸爸了,得了个胖乎乎的大儿子。一家3口人,只靠那9亩薄地,平常年头,只能收入两三千元,勉强才能解决温饱问题。就是在那种生活情况下,杭福柱手中的笔,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创作出中篇小说《爱的黑眼睛或相思的绿项链》,连载两期发表在《哲里木文艺》上,这篇小说,起到了轰动效益,不少读者纷纷向《哲里木文艺》编辑部索买,编辑部没刊了,一些读者从订户手中高价收买,本来几角钱的刊物,花一百元收买。可见这篇小说,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啊!

杭福柱搞文学创作,真是达到了如痴如醉的境界。1993年7月的一天,他上山去锄荞麦,肩扛锄头,满脑子都是小说的故事,边思考,边机械地向前走着。进地即锄,忙着铲完地,回家写作呢!故此猫着腰,铲完这条垄,铲那条垄,连头也顾不得抬一下,快到中午了,村里一个人,走到了他眼前,问他说:“放着自家的地荒着,锄人家的地,真是个活雷锋啊!”这个人说完,还哈哈哈笑了起来。听了别人说笑,这时杭福柱才直起了腰,定神瞧了瞧,不禁吃了一惊,原来是铲了18 邻居家的地,自己的荞麦地,一锄没搭。

接受内蒙古电视台记者采访

1994 年底,杭福柱携妻带子,登上了北去的列车。二连浩特,是个开放城市,杭福柱到那后,父亲为他选择了倒卖羊绒、鹿茸、鹿角的行当。杭福柱做啥务啥,头脑灵活,为人老实、忠厚,讲究个信誉,没干多久,就打开了局面。找他卖货的,找他买货的,这个走,那个来,有时,他一天能挣两三千元。到1995年7月间,几个月的时间,除去吃喝外,净剩3万余元,这3万多元,在当时来说,可不算是个小数目啊!只有几个月,挣到了那么多的钱,还有了那么多信任他的买卖人,按理说,他应该继续干下去,大显身手。杭福柱兜里有了钱,不知为什么,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总感到空落落的。啥事也瞒不过身边的人。一天晚上,妻子萨仁高娃对他说:“你做买卖,钱是挣到了,一点儿写作时间也没了,咱们还是回老家吧,生活虽然辛苦些,再苦,可你高兴啊!”听了妻子的几句话,他眼睛湿润了,紧紧把妻子抱在怀里,半晌,说不出话来。

电视采访前也要化妆

回到奈曼旗图勒恩塔拉苏木斯钦塔拉老家,住进了自家的老房子里,刚安顿下来,又骑上自行车,去了八仙筒新华书店,买了《红楼梦》《水浒传》《安娜卡列尼娜》等书,捆了一大捆,绑在自行车后架上驮了回去。

生活虽苦些,有了大量的时间,可以埋头写作了,杭福柱放开了手脚,干起了专职作家,小说、散文、诗歌……不时见于报端,日子虽艰辛,可他一点都不觉得苦。1996 年《二连二连二连》第二部中篇小说脱稿了!并在内蒙古文联《花的原野》征文中,荣获了二等奖。1997年他应邀参加在正蓝旗举办的全区青年作家笔会。临行前,杭福柱所在的图勒恩塔拉苏木党委书记吴宝若同志送给他500元钱做路费,当他接钱时,手都有些发抖了,泪水夺眶而出。这泪水不是别的,是可敬领导对业余作者的支持,是一名作者对领导感激的泪水啊!在那次笔会上,民族出版社资深编辑乌·纳钦,看了那部《二连二连二连》,爱不释手,欣赏之余,在笔会上,把《二连二连二连》这篇小说,向与会人员作了介绍,并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与此同时,乌·纳钦老师代表编辑部郑重向杭福柱约稿,让他写篇关于二连的纪实长篇小说,列入出版计划,并签订了10年的合同。

散会后,杭福柱没有急于返家,他却去了二连浩特,住进了父亲家,早出晚归,有时还夜不归宿。他在二连浩特,一住就是几十天,这几十天,他可没有白溜达,接触了各层人士,追古抚今,光记录本就写了密密麻麻两大本。

这次深入生活,杭福柱基本掌握了二连浩特的过去和现在,掌握了当地风土人情。静心思考之后,想好题目,打好提纲,一场艰苦的创作即将开始了。《二连》这部18 万多字的长篇小说,于1998年脱稿了,寄给编辑部编辑审阅后,附言让他修改。杭福柱接到退稿和附言,一连多天,都在沉沉的思考之中,一直没有动笔,最终,他下了下狠心,另锤路子,推翻了重写。当写到3万多字时,自己读了读,仍感到不够理想,又把二稿扔掉了。杭福柱另起锅灶,变换角度,三易其稿。到1998年底,《二连》这部巨著完稿了,很快,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因为畅销,一连3次印刷,共出版发行9500册。之后,民族出版社又跟杭福柱续了5年的合同。

在2001年,《二连》这部长篇小说,得了内蒙古第三届“孛尔只斤”文学大奖。10多年,一直是临时工的杭福柱,在内蒙古宣传部原部长阿古拉、内蒙古作家协会秘书长布仁巴雅尔、著名作家郭雪波及该旗领导的关注下,于2014年,经多次申请有了编,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2008年12月至2009年1月,杭福柱应邀到鲁迅文学院中青年作家高级研究班学习两个月。2009年至2012年,内蒙古宣传部为培养青年作家,他赴内蒙古大学文学创作研究班进修培训了3年。2012年6月至7月份,第二次上鲁迅文学院内蒙古影视剧作家培训班学习两个月。2015年7月,第三次去鲁迅文学院第17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习,在学习班上,他的长篇小说《一生有多长》由专业导师负责帮助修改,这部书被列为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重点扶持项目,被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


在全区蒙古族青年作家报告文学会议上

其实,一连三次入鲁迅文学院深造学习的作家,真是凤毛麟角,在全国来说仅有3 人,杭福柱就是其中1人,由此可见,他不仅是内蒙古著名作家,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的名家了。给他上课的老师,都是全国著名的作家、学者,其中有:王蒙、何建明、邱华栋等人。在长达三年的培训期间,杭福柱一边系统的学习文学方面的知识,一边构思作品,挤时间创作。为内蒙古电视台写了13集电视剧本《五箭公司》。把奈曼民歌《张玉玺》《独月》改成了3集《爱系乡村》的电视剧,均已由内蒙古电视台排练录制播出,在社会均收到很好的反响。杭福柱被内蒙古自治区民政厅《今日社会》聘为专栏作家。长篇小说《情敌》,被内蒙古《草原》文学作为扶持项目。这个项目,在他学习班50多人中仅2人。

国家文联主席铁凝,在鲁迅文学院第10届中国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毕业典礼上,一眼就看到了他,握着他的手,面带微笑,亲切地说:“杭福柱,你这么年轻,就写出这么多长篇小说,我祝贺你!”听了她的话,杭福柱惊呆了,不知所措,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情敌》这部长篇小说,2014年,由内蒙古出版社出版发行。2009年,杭福柱进了内蒙古大学文研班就读,圆了他的大学梦。

付出和收获,是对孪兄弟。青年作家杭福柱,在奈曼这块广袤大地上,播下的文学种子,已经在全国各地生了根,发了芽,并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在中国作家协会北戴河创作之家

杭福柱(杭图德·乌顺包都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蒙古文学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10届高级研究班学员、鲁迅文学院内蒙古影视剧作家培训班学员、鲁迅文学院第19期少数民族文学合作培训班学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民间文艺会会员、内蒙古大学2009级文研班学员、内蒙古作家协会首届签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集《二连》《飞尘》《宿命》;中篇小说集《长长的黑发》《杭图德·乌顺包都嘎中篇小说集》;短篇小说集《黑火》;散文集《水彩画》;诗歌集《夜来花香》《那一夜邂逅如梦》;整理编辑出版《奈曼民间故事》《奈曼民歌》《奈曼旗蒙古人名人集》等。长篇小说《二连》获第三届内蒙古“孛尔只斤”奖;中篇小说《迁坟》获内蒙古自治区第八届“索龙嘎”文学创作奖;长篇小说《宿命》,获内蒙古自治区第八出“索龙嘎”文学创作奖;《杭图德·乌顺包都嘎儿童作品选》,获内蒙古自治区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散文集《水彩画》荣获“科尔沁文化政府奖”。

文/高振清


  责任编辑:吴一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