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草原音乐响起新时代旋律

2018-01-22 来源:内蒙古日报


p1_b.jpg

 草原音乐如同一股古老而神秘的圣泉,从蒙古族历史的源头喷涌而出,向浩瀚的人类文化之河流淌而去,千回百折、生生不息,始终激荡着心灵,温润着生活。

  史料记载,蒙古族发源于我国大兴安岭额尔古纳河山林地带,历经了漫长的狩猎文化时期。古朴简约、炽热狂烈的萨满歌舞、狩猎歌舞、“叠卜先”、集体踏歌成为了早期蒙古族音乐的载体。公元840年之后,长期蛰居于大兴安岭一代的蒙古族部落,跨入蒙古高原。自此,蒙古族便由狩猎民族转变为游牧民族,从山林狩猎文化时期进入草原游牧文化时期。如今被世界人民所喜爱的草原长调民歌——“乌日汀·道”在当时应运而生。

  草原音乐离不开草原人民的生活

  自治区成立后,诞生了以内蒙古文工团为主导的专业音乐团体。来自全国音乐院校、文艺团体专业音乐人才和内蒙古本土艺术家,合成一股强大力量,让草原传统音乐在短时间里分化出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交响乐、无伴奏合唱等音乐载体,创作了歌曲《敖包相会》《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舞蹈《鄂伦春舞》《鄂尔多斯舞》《盅碗舞》等许多传遍大江南北,享誉世界的作品。

  无论社会如何进步,时代如何变迁,草原音乐始终离不开草原人民的生活,草原人民也离不开草原上的音乐。

  曾任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副会长的乌兰杰介绍,传统的草原音乐主要依靠家族亲缘传承、师徒授艺传承以及民俗流传至今。可以说,蒙古族祖先在创作传统音乐文化的同时,也创造了一套符合音乐艺术发展规律的传播、传承和保护机制。

  长期从事民族音乐教学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著名歌唱家乌日娜认为,随着社会发展、时代进步,草原音乐如今呈现严肃音乐、传统音乐、大众音乐多元并存的状态,它们既相互碰撞抵触,又彼此包容交叉,共同构成了当代蒙古族音乐的整体结构,在传承和发展方面也迎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

  传承发展更现代更多元

  传承发展草原音乐要积极运用现代多元的表现手法,融合世界多元音乐文化,才能开拓更加广阔的天空。

  2018年伊始,由鄂尔多斯人乌兰雪荣携手好莱坞金牌制作团队,历时5年打造的《记忆5D+》大型中国非遗创意秀,在北京进行展演引起轰动。演出利用3D投射置景,将包括蒙古族长调在内的30多种世界级和国家级非遗艺术项目融入到现代化舞台表演中。这无疑彰显了我区强大文化产品生产能力以及产业经营能力。

  谈及草原音乐多元化发展,还不得不提中国唯一一支以马头琴为主弦乐的中国乌审旗马头琴交响乐团。“乐团成立以来我们邀请了不少国外著名作曲指挥家亲临排练指导。现在能演绎不同风格国内外经典作品,多次参加了国际、国内的大型活动,所到之处都收到雷鸣般的掌声。”该乐团特邀指挥,国家一级作曲、指挥家查干对记者说。

  交响乐起源于希腊,曲式宏大、乐队庞大、音乐千变万化,有强大的感染力和震撼力。“用马头琴来表现交响乐,好比用英语给外国人讲述我们草原的故事,能起到绝佳的文化交流传播作用。”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交响乐团团长柴林形象地比喻了民族交响乐的价值。

  借力现代传媒进行推广

  借力网络、电台、电视等现代传媒进行推广和进行良好的市场营销与专业化运作,也是创新发展草原音乐的重要因素。

  在去年央视举办的《中国民歌大会》中,蒙古族选手大获全胜,乌英嘎夺得第二季总擂主,阿木古楞获得连续4期擂主桂冠,成为停留时间最长的选手。而在今年元旦播出的山西卫视年度民歌盛典《中国民歌夜》节目中,来自兴安盟科右前旗乌兰毛都苏木的孟和乌力吉以一首乌珠穆沁民歌《赞歌》成功夺冠,获得“黄河歌王”称号,成为继蓝野乐队后,第二个获得该荣誉的我区歌手。这些文艺人才在荧屏上的频频亮相,在弘扬草原文化的同时,也培养了一大批草原音乐爱好者。

  在国家以及自治区政策、资金的全方位催化下,草原音乐产业的发展日新月异,尤其在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之后,“坚定文化自信”更加深入人心。“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创新生产经营机制,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培育新型文化业态”等相关论述,为草原音乐产业发展确立了新的航标。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