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草原上的艺术家 拉西敖斯尔

2019-06-06 来源:

四月的扎鲁特草原,蓝天高远,草木萌发,在一个春风浩荡的日子里,我和老年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薛彦田去扎鲁特旗采访草原上的艺术家拉西敖斯尔。

我第一次去扎旗是上世纪的1977年。乘坐盟运输公司的大客车在残损的柏油路上行驶,多次转入土路,几番涉水,朝发夕至,整整一天才到达鲁北镇。如今扎旗修通了高速公路,我和薛主席二人驾车前往,手机导航,160公里不到一个半小时已经到达。今日草原的变化真是一日千里啊!

拉西敖斯尔早已在小区门口等候,他出生于1942年,今年已77岁,仍然腰板挺直,体态适中,面色红润,他那种发自内心的真诚淳朴立刻就能让人感受到草原民族独有的热情好客。

走进他家,如入草原深处的蒙古包里。他用奶茶、奶皮子、奶豆腐、炒米、乌日莫……招待我们。

拉西敖斯尔十分健谈,他虽然汉语不是十分流利,但涛涛不绝,似乎有无穷无尽的话题和故事。他记忆力极好,几十年的往事、场景、细节、人名,脱口而出,如数家珍。

拉西敖斯尔1958年参加扎鲁特旗乌兰牧骑,期间,先后担任演员、队长、书记等职。他投身乌兰牧骑26年,好来宝艺术炉火纯青,走遍了扎鲁特旗的草原牧铺,为广大牧民说唱。几十年来他创作歌曲、诗歌、好来宝等作品达300多万字,发表于国家、省部级、盟市级报刊杂志上。先后出版好来宝集《新生活的颂歌》《醇香的奶茶》、儿童好来宝集《嘎嘎艾鲁》《童心世界》歌曲集《金色的山峦》,儿童歌曲集《登上月球》,诗歌祝词集《心中的祝福》《抒情草原》《妙语荟萃》,回忆录《闪光的足迹》,搜集出版了《扎鲁特民歌集》《程咬金的故事》《毛依罕说唱艺术》《扎鲁特婚礼》《扎鲁特民歌》等,一生获奖无数。一个少数民族艺术家,能发表300多万字的作品,实在是一个多产作家,令人惊叹。

1965年无疑是拉西敖斯尔人生最辉煌的一年。在经历了上世纪1959——1961年3年困难之后,此时国家稳定,百业俱兴,民族和谐,百花齐放。年初,全国少数民族业余文艺汇演在北京举行。从内蒙古派遣的乌兰牧骑代表队不但博得了数万观众包括众多文艺爱好者的称赞,还赢得了周恩来总理的赞赏,轰动了全国。《人民日报》连续发表3次文艺短评,赞扬乌兰牧骑的行为,同时也指出乌兰牧骑是全国文艺界学习的榜样。

因此由周恩来总理提议,中央宣传部和文化部决定,从内蒙古乌兰牧骑里选出优秀的演员,组成3个队,到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巡回演出。

拉西敖斯尔有幸参加了全国巡回演出,被选入乌兰牧骑二队。当年6月从呼和浩特出发,他们下工厂、赴边疆、进部队、到农村,历时7个月21天,巡回演出12个省、26个市,共演出173场,近百万干部群众观看了演出,有35种报刊、杂志及电台报道了300多条消息。

拉西敖斯尔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1965年巡演期间曾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邓小平等20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同他们合影留念。1965年12月25日在中南海小礼堂为周恩来总理表演好来宝《牧马英雄》,受到总理的赞扬。在各省市巡演期间,受到各省市主要负责人的亲切接见。规格之高,十分罕见。

乌兰牧骑演员一专多能,拉西敖斯尔吹拉弹唱样样都行,但他最精通的是好来宝。他是内蒙古著名民间艺术大师琶杰的侄子。好来宝的特点是可以即兴说唱,拉西敖斯尔深得家传的基因加上本人的灵性,在多年的演出实践中,不管是在几千人的舞台上,还是在草原深处的牧铺里,观众提出问题,他当场能即兴进行大段说唱,这也是好来宝艺术自初创以来的绝技。

1965年7月,乌兰牧骑来到湖南韶山毛主席的故乡,舞台上拉西敖斯尔即兴演唱《毛主席故乡颂》,事先没有剧本、没有台词、没有导演,只有一把四胡,一把椅子,拉西敖斯尔一人稳坐台上,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现编现唱,一口气说唱了30分钟,且看当时的一段台词:

拿起四胡调好弦,

演出队伍到湖南。

伟大领袖毛泽东,

一代伟人天下传。

迎风疾驰二百里,

今日终于到韶山。

上屋场里泥草房,

升起太阳照人间。

太阳升处金光闪,

乌兰牧骑来参观。

虎歇坪下有甘泉,

主席故居不朝南。

书桌上面灯一盏,

主席灯下写诗篇。

……

拉西敖斯尔是用蒙语说唱,在舞台两侧的字幕上要同步打出汉字字幕。在这里还要说到一个人,热喜。他是乌兰牧骑巡演二队的队长,蒙汉兼通,打字神速。这且不说,在事先无任何剧本排练的情况下,要在瞬间将蒙语翻译成汉语,还要合辙押韵,准确、生动,同步出现在字幕上,这才引起现场的轰动效果。高超的配合令人叫绝,演出时现场数千观众得知是即兴演唱,掌声雷动。在湖南此种说唱形式前无古人,叹为观止。

拉西敖斯尔投身乌兰牧骑26年,走遍了扎鲁特旗的山山水水。建队初期条件简陋,队员们背着乐器徒步走村串屯演出,每年“水萝卜下来下乡,西瓜下来回家”。连续3个月深入草原演出,每次走9个苏木,1000多华里,除了演唱好来宝,每个队员都能演相声、独唱、乐器演奏。由于演出节目精彩,在每个村子演出完毕后牧民都不让走,央求他们再演一场。有些观众跟着乌兰牧骑走,随队看了十几个村屯,半个月不回家。

观众最多的时候,他们为扎鲁特旗驻守部队几千人演出,观众最少时只有一人。1964年,他们到东乡营子演出,演完后听说营子西边5里路住着一户五保户老太太没看到节目,队长王璇立即领着全体队员来到五保户家里,为老太太一个人演出,老太太万分感谢,激动得一边看一边哭。

后来乌兰牧骑有了马车,他们下乡演出更勤了。但有时雨季下乡,路不好走,马车翻车,行李落水全湿了,大家晚上就睡在草地上,

当年去扎旗最北部的霍林河,要过一条数百米高的大坝,马车几次赶不上去,几匹马看着高耸的大坝不敢往上走了,他们把马眼蒙上,让它们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马才敢往上走,车终于拉了上来。冬天马车几次陷入雪里,牧民听说了就把家里的牛群赶来,帮忙把马车拉出来。

在牧区演出没电,他们就点火把,火把引来了蚊子,蚊子钻进了嗓子里也没耽误他们为牧民演唱。在演出途中,他们喝过带虫子的水,曾经两个月吃不到蔬菜,只吃炒米和羊肉。多年深入草原,他们和牧民群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一次,乌兰牧骑从边远的草原演出返回,见一位牧民等在路边,他在那里等了一天,送上黄油、炒米、奶豆腐,表达感谢之情,十分令人感动。

自1984年后,拉西敖斯尔离开乌兰牧骑,先后担任扎旗文化局副局长、局长,扎鲁特旗委宣传部副部长、扎鲁特旗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通辽市文联副主席等职务。他不忘初心,坚持创作了大量的歌曲、诗歌、好来宝等节目,至今已有拉西敖斯尔文集1——13册出版,获“第二届蒙古文化优秀图书奖”一等奖。

如今,已退休的拉西敖斯尔独自住在扎旗广电小区,他的妻子原本是巴雅尔图胡硕草原深处的牧民,拉西敖斯尔年轻时走南闯北,妻子在草原上游牧为他养育儿女,第二个女儿竟生在远离牧铺的草地上,因此得了月子病。为了不拖累丈夫,她仍然在草原上坚持放牧,劳苦终生,于前年73岁时逝世。他们的儿女十分优秀。拉西敖斯尔儿女孝顺,生活无忧,闻鸡起舞,怡然自乐,正在安度晚年。

拉西敖斯尔永远难以忘怀他的乌兰牧骑岁月,他觉得那里才是他的根,是他成长的摇篮。他觉得一生最快乐的时光是在乌兰牧骑那26年中度过的。直到今天,那些难忘又感人的场景恍如昨日,历历在目,频频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扎鲁特旗人杰地灵,藏龙卧虎,热情好客。

采访结束,拉西敖斯尔又用蒙餐为我们饯行。傍晚时分,我们踏上归程。广阔的草原一望无际,越野车疾驰如箭,笔直的高速公路伸向远方,一眼望去似乎直达天边。路两侧的羊群像片片白云落到地上,乌力吉木仁河在草原上缓缓流淌,遥望罕山,夕阳如画。

文/白雪文  薛彦田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