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大旱之年 扁杏林里谋发展


2018-06-26 11:35:13 来源:通辽日报

土城子乡位于奈曼旗南部山区,地形起伏不平,沟壑纵横。受地形地势影响,自流引水困难,村民祖祖辈辈靠天吃饭。

今年遭遇的大旱让这个乡的15.3万亩地耕地和1.34万人面临生产生活的巨大考验。

越是困难的时候,就越要有坚定的发展信心。土城子乡干部群众面对旱情迎难而上,转变思想观念,深度调整种植结构,闯出了一条抗旱增收的新路径。

百年不遇 近百万亩耕地无法播种

“玉米苗才长到7、8公分高,就干死了。”看着田里枯死的小苗,该乡土城子村的隋振峰黯然神伤。

土城子村的马学良拿着铁锹走进自家的田地里,挖开地表查看墒情,过度的干旱导致土壤严重失墒,看着干透的土地和炙热的太阳,脸上写满了焦急与无奈。

今年入春以来,奈曼旗气温普遍偏高,降水极少,特别是进入春播期的4、5月份,没有有效降水,旱情严峻。截至6月末,奈曼旗南部山区降水量为11.8毫米,仅为历年平均值的1/5,是1969年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同期降水量的最低值。

奈曼旗南部山区125万亩耕地,仅播种33万亩,已芽干6万亩以上,小暑前未播面积达到92万亩。土城子乡耕地面积15.3万亩,受灾面积达13.56万亩,受灾率达到88.6%,全乡受灾农户3794户、13277人。

严重的干旱还导致部分农户饮用水源枯竭,全乡54个自然村,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安全饮水危机,其中平顶山、束龙沟、七家子、杏树园子4个村,大部分水井质量严重下降甚至干涸。全乡饮水困难农户418户、1439人;牲畜饮水困难户326户,涉及受灾牲畜31943头只。

“持续高温干旱,造成牲畜饱青和抓膘不足、生产母畜掉膘严重膘情偏差、怀孕母畜流产、畜禽中暑死亡、仔畜成活率和母畜繁殖率大幅度降低、畜牧繁殖出现空档期。”土城子乡农服中心主任介绍,大旱给该乡养殖业发展也造成严重损失。

干旱不是今年才有。在有史料记载中,1852-1980年间,奈曼旗春旱频率为68.9%,夏旱频率55.2%,且夏旱具有连续性特点,一般为3-4年,秋旱频率为55.2%,从1959-1977年19年中春旱出现6年,夏旱出现5年,秋旱出现8年,平均每年旱灾面积都在20万亩左右。

干旱缺水,是土城子乡百姓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噩梦。抗旱便成了历届旗乡党委政府永恒的课题。

为了解决安全饮水问题和村民靠天吃饭的现状,党委政府始终把解决群众生产和生活用水当成重大的民生工程来抓,建方塘、截潜流、挖水库、实施人畜饮水工程……但是受干旱影响和降雨量的减少,大部分水利工程成了摆设。

“据史志记载,全旗地下水可利用量为35947立方米,但山区只有2042立方米,仅为全旗5.6%。”土城子乡水利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降水稀少,加之地下水位不断下降,该乡地下水极度匮乏。已经投入使用的饮水工程由于水位下降、水层浅等因素,使用两、三年后,面临着废弃的命运,村民们又重回到缺水的日子。

一样的干旱 两样收成

2013年,土城子乡恢复建制。

这个刚刚恢复建制的乡,经历过几次体制改革的阵痛,基础设施薄弱、常年干旱、水土流失严重、生态环境不断恶化、农业减产农民减收……一系列问题、历史性难题,摆在了恢复建制后首届土城子乡党委班子的面前。

“山区耕地少,大部分为荒山荒沟,为了多种点地多卖点钱,山上的地能种的我们都种上了!”土地对于山区人来说是寸土寸金,为了增加收入,勤劳的山区人更是充分利用每一寸土地,坡地、荒地上都被种上了玉米。而山区人的勤奋换来的却是土质不断贫瘠、土地流失严重。

土城子乡所在的奈曼旗南部山区,土质瘠薄、土壤结构松散,每年夏秋两季暴雨集中、水流急、水土流失严重,坡耕地跑水、跑肥、跑土,且时有冲沟发生,河道切割成深沟。长此以往,植被遭破坏,土壤保水保土能力降低,抵抗水旱灾害能力减弱,生态失调,生态环境不断恶化。

怎样改变“小旱小灾,大旱大灾,年年抗灾”的抗旱老难题?如何实现农业稳产增产、农民增收的目标?怎样恢复绿水青山、进而变成百姓增收的金山银山?恢复建制后的土城子乡党委政府深入农户、实地调研、寻找出路。

7月2日,在奈曼旗土城子乡平顶山村,张贵龙夫妇俩在自家的杏树园里,一人用棍子敲打着树枝,成熟的大扁杏散落一地,另一人便在地上拾捡扁杏装进袋子,几颗扁杏顺着山坡滚了很远,张贵龙快速跑过去捡了回来,像宝贝一样攥在手里。

“这是捡钱呢,可得捡干净咯!”

“都旱成这样了,扁杏还能长这么好!今年就指着大扁杏的收入了。”张贵龙感慨。张贵龙种植扁杏已有十几年,20多亩扁杏树平均每年纯收入都在1.5万元左右。

平顶山村位于土城子乡东南,耕地少、沟多、坡斜,多秃山石头山,当地人称“狼窝掌”。

“头些年旗里搞退耕造林,我们村栽过杨树、榆树,又是专人看着、管着,可到最后都没成活,无意中我们就发现荒沟偏坡上的杏树没人管它,几十年有的甚至近百年了还长得挺好!”发现杏树耐旱的特点,适合山区种植,2002年,土城子乡平顶山村党支部书记杜福明带领几个村干部在荒沟里尝试着种上了扁杏。

几年光景,平顶山村的扁杏长势旺盛,效益良好。从最初的几百亩,到2006年的3500亩,到今年的近万亩。现如今,平顶山村的荒沟绿了,村民的腰包鼓了,每年杏花开放的时候都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观赏。

一边是大旱之年的无法播种、颗粒无收,一边是扁杏长势喜人、丰收在望。

一条生态、绿色发展的路子日渐明晰。

“大旱大灾之年,正是思想大转变、结构大调整的有利契机,是时候大干一场了!”土城子乡党委政府一班人意识到,结构调整势在必行。

一场“及时雨”

今年的7月1日,中国共产党建党96周年。这一天对奈曼旗也是特别的日子。

“预报说这两天有雨,之前种的玉米苗都旱死了,得趁着来雨前把地翻一番,再种点晚田,或许还能收呢!” 7月1日一早,土城子村的秦玉民就来到地里忙活了起来。

“要坚持绿色发展,当生态改善与经济发展冲突时,生态优先,人民收入和经济发展冲突时,人民收入优先。”自治区常委、通辽市委书记李杰翔来到奈曼旗调研并指导抗旱工作时指出,农业要调整种植结构,发展经济林和生态产业。

7月2日凌晨,一场小雨如期而至,浸润着奈曼大地。

面对大范围、百年不遇的严峻旱情,奈曼旗提出“抓核心、强基础、壮产业、惠民生”的思路,大力调整农业产业结构,转变生产方式,发展生态产业,坚定不移地走出一条节水、绿色、高效的特色产业之路,逐步改变农村靠天吃饭、广种薄收的落后局面,做到信心不减、斗志不减、增收不减——旗委书记张华带队来到土城子乡指导抗旱工作,围绕山区转了一整天,市旗两级党委政府的发展思路,为土城子乡发展扁杏产业打了一剂“强心剂”。

7月4日,土城子乡党委、政府深刻反思,积极谋划,召开了由乡领导班子成员及站办所负责人、12个行政村“两委”班子成员30余人参加的产业调整座谈会。

“扁杏有4大优点,将就地、将就人、将就市场、将就天气!”座谈会上,奈曼旗林业局局长张春民介绍说,扁杏对土地要求不高,种植技术简单,耐旱耐寒、抗涝抗盐,杏核可以保存,可有效抗拒市场风险。

“现在退耕还林国家还有政策,1亩地补助1500元,5年内分3次付清。”张春民补充。

“扁杏投入少,种植技术简单,田间管理也容易,栽种一次,多年受益,好一点的地亩均收益2000元,一般的地也能达到1000元。”

“种植扁杏,前5年是不结果的、没有收入,但是林下可以种植作物,油菜花、药材都可以。”有经验的平顶山村党支部书记杜福明消除了大家的顾虑。

“我们村地产林改造的地8000亩,造经济林地2000亩,可以发展扁杏1万亩。”成山村党支部书记首先表态。

“我们村非基本农田退耕可达6000亩,荒山4000亩,林网地5000亩,更新林地3000亩,加上之前退耕还林地1500亩,七家子村保守估计扁杏可发展2万亩。”

研究政策,化解顾虑,细化土地,因地制宜,逐村落实……长达5个半小时的座谈会,最终确定了土城子乡“210”生态产业绿色发展之路,即2年内种植扁杏面积达到10万亩,全力打造“中国扁杏之乡”,以扁杏种植推动生态建设,带动农民增收。

扁杏就是“保命田”

“我家的18亩地先种的玉米,因为干旱又翻了,种的谷子、绿豆和黑豆,到目前长出了2厘米的小苗,这都已经投入5000多块钱了,不种不行啊,这可是‘保命田’啊!”虽然干旱无雨,土城子村的秦玉民依然每天下地干活。有着瓦工手艺的他,却因为等雨种地不敢出门打工。

土城子村是土城子乡政府所在地,土地少,村民一直以种植玉米和杂粮为主。村里的一条1000多亩的荒沟,多年来一直荒废着无人治理。

落后是观念落后,贫穷是脑袋贫穷。

会议之后,土城子乡党委政府找准关键环节,从解放思想入手,精准发力。镇党政干部、村两委班子走村入户,和农民唠家常、算经济账,深入细致做村民思想工作。

“我们村没种过大扁杏,不让村民们看到实实在在的效益,他们是不会轻而易举转变观念的!”乡里的会刚开完,土城子村党支部书记潘明德便立即行动起来。7月5日一大早,潘明德便带上村民代表来到正在丰收扁杏的平顶山村考察。

“我们现在净往里搭钱了,你看人家村种扁杏的都来‘现钱’了!30亩地扁杏就卖了18000元,还不用怎么看管。”考察回来的秦玉民受到了严重“打击”。

“现在玉米也不‘保命’了,人家的扁杏却成了‘保命田’了!种!明年一定要种,我家地有多少符合标准的我都种大扁杏!”村民小组会议上,秦玉民第一个举手表态,当即签下了种植合同书。

“不知道这杏树这么值钱啊!这么些年咱们守着摇钱树,钱都让别人摇走了啊!”考察回来的土城子村胡万海懊恼不已,直拍大腿。原来,十几年前造林,在该村最南边与辽宁接壤处,包括胡万海家在内的8家地,共栽植了200亩的山杏树,但是由于没有认识到杏树的效益,撂荒多年无人管理,目前正值盛果期。“每年山杏一熟,都被辽宁的村民摘走了!”

“这200亩山杏我们马上规划起来,只需要再修修树坑、剪剪枝,明年就可以有收益了。村里还有一条荒沟1000多亩,也可以利用起来栽上大扁杏,不但治理了荒沟,村民们还有了效益,以后还可以发展旅游呢!”村党支部书记潘明德规划着。仅仅用了3天时间,土城子村7个村民小组动员会议全部完成,该村2年内将发展扁杏5000亩。

像土城子村一样“沸腾”的,还有铁匠沟村。

“咱们规划明年这块地方全都退成扁杏,这的地张海民家最多,有30多亩地属于基本农田以外的,要是退了还给补贴1500元。”在铁匠沟村的一颗百年老树下,党支部书记林兴学把乘凉的村民聚到一起,对大家说着,“种了扁杏1亩地能收入1000元,苗木政府给解决,林下你还可以种点药材呀,等杏树长大了你还可以放羊,这个利益比你种地大多了!”

“我是指定栽了,就人家大车小车往回拉杏,看着就着急啊!”张海云坚定地说。

“咱们村初家杖子小组和铁匠沟小组中间,有7公里都是非基本农田,也能种扁杏。”“还有毛林(地)、荒山荒地都可以栽。”村民积极响应着。

宜退则退、宜封这封、宜种则种。退、封、种多管齐下,多效结合,土城子乡有效结合迹地更新、宜林荒山荒沟造林、新一轮退耕还林项目,用了不到一周时间,该乡已完成全乡地块确认,落实2年内栽植扁杏81570亩,利用村内空地、道路绿化等四旁空地栽植扁杏2万株。

“转”则天地宽

“转方式调结构,不能再像过去的结构转型,由玉米转到杂粮杂豆,这次的转型一定是深层次,农牧业、一二三产业结构的深度转型。”规划之初,土城子乡党委政府便达成共识。

“叮铃铃……”一阵铃声响起,土城子乡平顶山村的齐金英爬上了炕,拿起了立在窗框上的电话。

“喂,哦哦12个人啊,好的好的,放心吧!”接完了电话,齐金英便去抓鸡、捡鸡蛋,忙活起来。

齐金英是村里2016年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能成功脱贫,也是源于种植大扁杏。

2016年,齐金英依托乡里的扶贫政策,在栽植的杏树林下养起了鸡,发展林下养殖。加上前几年种的扁杏也开始结果,有了收益,当年就成功脱贫。今年尝试着开起了农家乐。

“发展大扁杏产业,最首要的目标就是带动全乡贫困户脱贫,而且这个项目脱贫目标也一定能实现。”土城子乡党委副书记、乡长王伟生信心十足。

产业脱贫是脱贫攻坚的根本。通过该项目的实施,未来两年,土城子乡扁杏种植面积达10万亩,扁杏核产量达到1万吨,产值将突破1亿元。人均扁杏面积7.5亩,1亩地收入1000元,人均收益可达7500元,仅扁杏一项收入即可带动全乡脱贫。

“每一颗扁杏树都是一口‘大水井’!种扁杏不仅有经济效益,还有很好的生态效益。”奈曼旗林业局局长张春民介绍,扁杏有很好的涵养水源的作用,扎根深,有利于保持水土,修复生态环境。

“以前我们家后面的山都是秃山、石头山,去年冬天今年春天,村里都给修成了梯田,种上了大扁杏,树下还说要种上油菜花呢,我们这的‘狼窝掌’也变成了小平原了,以后这漫山遍野的都是大扁杏了,荒山荒沟都变成了绿水青山了,以后来的人就更多了!”感受着扁杏带来的经济收入和生态变化,齐金英准备再退10亩地种上大扁杏。

“除了10万亩扁杏产业的规划,我们还请了北京的设计院为全乡文化旅游做发展规划,还对平顶山、杏树园子、奈曼杖子等几个重点村进行特色小镇的规划,目前我们正在申报国家地质公园。”乡长王伟生介绍。

土城子乡历史文化浓厚,遗址遗迹丰富,该乡充分开发利用文化旅游资源,打造美丽乡村、特色小镇,让从土地“转”出来的人捧上旅游的“金饭碗”,把产业富民、生态富民结合起来,发展生态农业、生态旅游,把荒山荒沟变成绿水青山,铸成金山银山。

“扁杏仁浑身是宝,果肉可以做成杏干、果脯、果酱,杏仁可以做杏仁乳饮品,杏核可以做枕头,加工成活性碳,还是很好的航空、国防材料。”王伟生介绍,该乡将改变过去种杏卖杏、粗放经营模式,逐步引进加工企业,就地加工,延伸产业链条,打造品牌,做大做强扁杏产业,增加农民收入。

林上结果、林下养鸡,春天赏花、秋季观叶……困则变、变则通,土城子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绿色发展之路正在铺就。守着山后的扁杏树,更多像齐金英一样的土城子乡村民们对未来充满了期盼。

记者 王世甫 特约记者 刘松涛 吴莎莎


  责任编辑:石若冰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