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臧其珍:用行动温暖他人


2017-09-12 16:53:47 来源:通辽日报

在科尔沁区科尔沁街道阳光社区,居住着一位因义务帮助人们购买“千金丸”而闻名全国的好人,她的名字叫臧其珍。

11.jpg

起始:一点热心

四十多年的时间里,臧其珍为广西、广东、安徽、宁夏、四川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的脑囊虫患者义务寄购了价值十余万元的7000多副“千金丸”。

1971年10月的一天,当时是通辽市辽河旅社客房服务员的臧其珍和往常一样打开了旅社其中一间房,准备继续手头的打扫工作。

“房间黑洞洞的,满屋子的烟。”一开门,臧其珍就被云雾缭绕的房间吓了一跳,“不知道的还以为着火了呢,我也怕是这种情况,赶紧进屋查看。”

臧其珍推门进屋以后放心了,没有火情,不过接下来映入眼帘的两张呆滞的脸让臧其珍心里不自觉的“咯噔”了一下。

床上坐着一老一小两个人,相互呆望,满面愁容,毫无生气。这是怎么了?这两张绝望的脸让臧其珍放不下心,热心的她一边收拾屋子,一边与年长的老人搭话,一来二去臧其珍知道了原委。

原来,这是从黑龙江省来通辽看病的父子俩。8岁的儿子患有脑囊虫病,辗转各地医治无效,几经打听来到通辽。让人焦虑的是当时的哲里木盟医院生产的治囊虫药“千金丸”,因为原料紧缺,数量有限,医生一次只能开一个疗程的药。父子俩蹲在通辽市等药的时候正值秋收,家中无人,袋中钱财所剩无几,两方面的困境让老实巴交的农家汉子泪如雨下。

打扫好房间后,臧其珍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办公室。烟雾中那两张渴盼生机的脸如影随形的跟着臧其珍,如何能帮助到父子二人,成了那一天臧其珍脑子里惟一的念头。

第二天一上班,臧其珍兴高采烈的敲开了父子俩的房间。“大爷,您爷俩儿先回去吧,地址给我留下,药,我给你们买!”

过程:四十年的坚持

有了前面的故事,这位8岁的小患者,便成了臧其珍第一个义务寄药的人。

从那天开始,臧其珍便成了哲里木盟医院的常客,一来二去,在医院排队买药的过程中臧其珍知道了当时脑囊虫病的治疗窘境。“当时卫生条件不好,得这个病的人多,可是特效药又少,咱们通辽当时的这个‘千金丸’是其中最好的药。”臧其珍说,在买药的过程中,她遇到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求药人。“山南海北,哪儿的人都有,上世纪七十年代交通不发达,每一个病人都是几经周折。”

面对求药人迫切的需求和病人被折磨的脱相的脸,臧其珍心里很不是滋味,“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臧其珍说,自己开始大范围的义务购药的初衷就是这么简单。

凭借着总跑医院的经验,臧其珍慢慢的和一个个外地的脑囊虫患者建立起了联系。每一个地址,她都细心的记录在一个小本子上,何时取药,何时送药,细心的臧其珍记录的明明白白,“囊虫病不比一般的病,它的治疗周期长,不记明白了耽误了病情,对不起人家患者的信任。”义务寄药的过程中,最一开始只有几份,慢慢的,从臧其珍手中寄出的药达到了几十份,几百份,每一天,臧其珍都要早早的起床,凌晨来到医院排队、挂号、购药,中午趁着午休时间,臧其珍将药品包装、写信叮嘱,晚上下班她推着车子将包裹送到邮局,一个个邮寄出去……

高峰时期,臧其珍牺牲了自己与家人的所有的业余时间,自己掏腰包补贴药钱,寒来暑往,四十几年,臧其珍从没有间断过。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臧其珍都会疑惑,又累又麻烦的义务寄药她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呢,臧其珍说,她看不得那些求药而不得满眼绝望的神情,“我只是用掉了一些我自己的时间而已,但对方换来的却是实实在在的身体健康,值得!”

现在:社区里的大忙人

1995年以后,囊虫病患者越来越少了,臧其珍的义务寄药也慢慢停摆,不过,这个热心的老人却没有停止自己为他人服务的行动。

臧其珍居住的老旧小区没有物业,于是,楼道里的卫生她一个人承包了;小区自行车棚被人占用弄得乱糟糟,老人一个人上手收拾了出来;每天,臧其珍都会到社区内边边角角去查看,发现死角随即消灭......

每天的进进出出,让社区居民都记住了这个热心的老奶奶,而臧其珍的行动也感染了远近不少居民,附近的邻居都说,有了臧其珍,就像是有了一股温暖,老人走到哪儿,这股温暖流到哪儿。

文图/记者 李肖峰

  责任编辑:谢雨廷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