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许廷旺:把最好的文学写给孩子们


2017-08-15 16:40:41 来源:通辽日报

许廷旺是土生土长的通辽人,在儿童文学创作上,有着亮眼的佳绩。他的作品里,蕴含着草原文化的深邃神秘,字里行间中,充满草原人的热情豪放。在诸多作家、评论家眼里,他是草原上的骏马,苍穹里的神鹰。

4.jpg

草原采风

记者面前的许廷旺,个子不高,穿着朴素,平易随和。这位心里、眼里充满童真的作家,日常职业是一名小学语文老师。在他眼里,排除学生课业的优秀与否,每个孩子都是天真可爱、充满灵性的。

阅读和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能让人感知心灵的平和与美好。工作在校园里,远离了喧嚣,可难免单调。“生活的美妙之处就在于,梦想能为它注入活力,让它变得丰富多彩……”许廷旺说,只要做生活的有心人,与学生的相处中,他们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小故事,都可能带给他启发和灵感。

5.jpg

与学生们在一起

“看书多了,自然有了动笔的冲动”

1971年,许廷旺出生在科左中旗舍伯吐南砖厂的一个工人家庭,生活在农村,却没有土地,艰难可想而知。上学后,他特别刻苦,“考学”是一家人摆脱贫困的希望。1983年,许廷旺考上沈阳铁路师范学校,那就意味着,毕业后的工作有了着落。

猛然间,紧张的学习生活来个急刹车,许廷旺很不适应,便经常去“泡”图书馆。那几年,正赶上“文学热”,同学中不少都在写散文、诗歌。“看书多了,自然有了想动笔的冲动”,起初,他说就是“写着玩儿”,与同学相互传阅之外,也学别人向刊物投稿。终于,一篇小作品在《沈阳铁道报》发表了,这让许廷旺有了坚持下去的决心,“搞文学创作的人要耐得住寂寞,既便苦于寂寞,坚持的结果也可能一事无成。在别人眼里,你的作品也许一文不值,而对于有精神追求的人来说,价值却是不可估量的。”

走上文学创作这条路,许廷旺深有感触,“爱好并不是天生的,就是受周围环境影响,我才对创作产生了兴趣。”对于国家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他极为赞成,“营造出良好的氛围,爱阅读的人自然会多起来”,工作之余,他还积极参与其中,经常到学校、图书馆、书店讲授公益课。

早期创作中,许廷旺并没有明确的方向,写的诗歌、散文、小小说,几乎都是日常发生在身边的事,作品频频见诸于报端、刊物。2000年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沉浸在酣畅淋漓的激情创作中,工作之余,每天至少写2000字,一度井喷式的创作让他收入颇丰。

然而,热情过后,许廷旺若有所失,“物质追求是无止境的,迎和市场、商业化的写作必然会偏离文学的初衷。比起市场销售好,受到尊重,能给人启迪和帮助,才是对作家来说,更大的收获。作家不但要心怀梦想,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还要不断反思、提升自己,传播正能量,那样写出的作品才有生命力。”之后,他放慢了脚步,更多时间用于思考和构思,做好充分积累和准备后,方才动笔。紧接着,他又结合自己的工作特点,经过深思熟虑后,自2003年起,开始了儿童文学创作。

儿童文学创作需要一种能力,作家要保持心灵相对的纯粹,要用孩子般天真的眼睛看世界。没有童心,写出来的作品没有童趣,孩子们不爱看,没有文学性,作品缺乏艺术感染力,便成了没有营养的速食品。而比起童心和文学性,爱心更为重要,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一定是基于作者对孩子的爱。缺乏童心和爱心的儿童文学作品,要么充满了高高在上的说教,要么是毫无底线的迎合,儿童文学作品要“深入浅出”,这也正是儿童文学作家的艰难所在,作品不仅要“有意思”,更重要的是“有意义”。凭借着温暖细腻的文字功底,结合几十年小学老师的工作经验,许廷旺的文字如甘甜的泉水,淳朴自然地涌出。慢慢地,他在儿童文学界声名鹊起,作品越来越受到关注。

6.jpg

课堂上的许廷旺

“作家应该有责任和使命感”

在我国,少年儿童是最大的读书群体,在经历了市场推动下的中国儿童文学“黄金十年”后,作品铺天盖地,泥沙俱下,巨大的出版量,却难以掩盖创作水平参差不齐的现状。

2010年,在北京《东方少年》的笔会讨论中,许廷旺深受启发,有了动物小说创作的想法,“优秀的文学都具有故乡意义,作家要构筑自己的思想体系,写最熟悉的文化,有宣传和推介家乡的责任”,自那以后,他有了更明确的方向,潜心创作具有科尔沁文化特色的作品。

每到寒暑假,许廷旺都会外出体验生活,在草原上一住就是十天半月,而深入到牧区,几乎全靠步行。呼伦贝尔草原、锡林郭勒草原、克什克腾草原、扎旗山地草原……每次出去,他都“乐不思蜀”,跟牧民一块吃住,与老人们一聊起来就忘了时间。随着神秘、精彩的草原故事不断问世,许廷旺越来越有紧迫感,“老人们陆续去世,草原故事的口头记忆正在慢慢消失……”在他的故事中,尽可能还原草原的历史原貌,再现老辈人在科尔沁草原上亲眼见到的野猪、黄羊、狍子、狐狸、貛、驼鹿和金钱豹。他特别希望读过故事后,孩子们能爱上草原、爱上大自然,激发他们爱护动物的热情,能与动物友好相处。

2016年,许廷旺参加了鲁迅第30届儿童文学作家班,方才得知,内蒙古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作家并不多。草原的游牧文化和狩猎文化,是极其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迫切需要传承和保护。他曾经做过调查,很多四五十岁的人没见过草原,下一代对草原的感性认识则更少。创作中,他把现代化的生活融入进草地,讲述兴建工厂、煤矿的现代化开采等给草原环境带来的破坏性变化,为的是唤醒孩子们了解草原文化的兴趣,从小培养他们热爱草原、“人人环保,从我做起”的意识。

7.jpg

给学生讲解范文

呼吁:儿童文学创作要远离网络

对于儿童文学作品的选择上,许廷旺给家长们提出建议,“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选择的书起码要让孩子看得进去。现有的应试教育中,求学、工作只是过程,不能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只有把读书当成精神上的追求,才能坚持长久。”他说,家长要提高自己的修养,多了解经典书籍和知名作家的作品,以便孩子对阅读产生一定兴趣后,帮孩子做初步的筛选,之后再进行积极引导,事实上,营造出良好的家庭阅读氛围,效果会远胜过生硬的说教。许廷旺时常送书给孩子们,受他影响,他的学生也有业余写小说的,尽管文字不成熟,甚至没有任何经验和技巧可言,但他常鼓励学生,“成功是从兴趣开始的……”

“把家庭的目标和任务都集中在孩子身上,整天围着转,逼着他们学习,孩子怎么能体会到读书的乐趣呢?对于他们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新的,如果没有找到乐趣,看书学习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许廷旺表示,我国的教育体制正在不断完善,中小学教育中,“唯成绩论”日渐势微,少年儿童阶段的课外阅读,越来越受到重视,国家更是将倡导“全民阅读”写进了政府报告。如今,学校经常跟家长沟通,组织家长会,教家长怎样教育孩子,给学生提供展现才艺的机会,越发注重个性的发展。而作为老师,不能为了教课而教课,除了传授知识外,还应该注重个人高雅兴趣的培养,比如写作、音乐、绘画等。

8.jpg

部分儿童文学作品

对于时下流行的网络小说写作,许廷旺有自己的看法,“网络作品发表门槛低,对有创作理想的年轻人来说,可以更早地实现梦想。但是,网络写作是一种文化快餐,很多作者都是看回帖写作,迎合性强。而儿童文学是人之初的文学,是文学回到了它的本源和初心,承载着引导和教育的使命,好的作品,能让孩子扩展视野,积累应对挫折的经验,培养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确立良好的价值观。”他认为,儿童文学创作要远离网络,少年时代是读书的时代,一本好书、书中的一个人物,都可能影响一个孩子的一生。作为儿童文学作家,有责任和义务把最好的、纯粹的文学留给祖国的下一代。

许廷旺,1971年出生。第30届鲁迅文学院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儿童文学作家班)学员。在上百种刊物上发表500余篇儿童文学作品,出版长篇小说70多部,500多万字。塑造的林不几、余晓鲁、周大齐等人物形象深受小读者的喜爱。现致力于冒险、侦探类及具有地域、民族特色的儿童文学创作,作品受到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黑鹤热情推荐,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谭旭东、著名评论家张锦贻曾为其撰写评论。小说《五等小站》(原名《丑狗》)获第九届儿童文学擂台赛铜奖;《草原犬》入围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头羊》《消逝的狼群》《火狐》三本动物小说的版权输出到埃及,翻译成阿拉伯文;书稿入选国家十二五重点出版项目;动物小说《山地羊军》《少年棋王》入选农村书屋工程;《鸽王红冠》入选江苏无锡新华书店推荐书目。近期,另有二十多部书稿已签约,正在陆续出版中。

文图\记者 李晶

(资料图片由许廷旺提供)

  责任编辑:谢雨廷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