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吴·乌日根

2018-03-07 来源:

当我写音乐时,我在想什么

                                           ——《草原往事》音乐创作谈

                                                 吴·乌日根

 

音乐究竟是什么,在我看来,音乐是一种人类情感与精神的专属表达之一,是人类的情感印记,它同任何其他艺术形式类似,都有各自领域的“语言”,美术使用画笔,文学使用文字,而音乐是在七个音符的流淌和徘徊之间,以直觉和感受来描述人世间的离合悲欢、梦想希冀,或浅吟低唱,或高亢激昂,任何与人类有关的情感思想皆被悉数囊括其中,无一例外,当然也无一幸免。

《草原往事》作为一首带有蒙古特色的歌曲,起初拿到歌词的时候,就被歌词简单而细腻、诗意又不落俗套的文笔所打动,因此谱写时的灵感只在一瞬之间,我希望通过音符,可以准确无误的传达出歌词背后所讲述的那段关于人和草原的景象及心灵世界。无疑,音乐需要先打动自己,才可能打动别人。

实际上,《草原往事》的创作同以往任何一次音乐创作一样,我认为,灵感虽是一瞬之间,但作品绝非偶然得之,音乐是有迹可循的。在我看来,这种有迹可循,是多年来对音乐的持续学习,包括音乐审美与认知的不断提高,甚至于对音乐的敏感捕捉、艺术天赋与诚挚的信念感等多重因素,心无杂念,诚意正心,才会出现那个“瞬间”,才能更加准确的塑造音乐形象。

 

事实上,每一个作品都有其正反两面,一面属于永恒,另一面属于我们所处的时代。

一些作品代表了它的时代,它们会逐渐老去,失去它存在的意义,甚至逐渐消逝在记忆里。因此,真正能够流传下来的音乐是来自心灵深处的书写,它可以不依附于任何时代、思想宣传来确认自身价值,而是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它可以跨越历史长河,承载着音乐纯粹的情怀,给予人们以内心慰藉。因为伟大的音乐沉淀着人类永恒的情感,它们无惧时间。

古往今来,人们都在竭尽全力获取音乐中传达出来的语言,并在其中找到属于他们的精神故乡,籍此重寻人生的某些记忆瞬间。我们在倾听音乐的时候,也在听我们内心自我诉说的故事与情怀。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创作音乐并不是单纯的音符的排列组合,也并非简单肤浅的表达诉求,而是由听觉和感性,直接传递情感世界,德国著名哲学家尼采甚至认为音乐是最接近真理的艺术,有时候想想,也许确实如此,它有着无法言说的神秘主义,甚至充满着传奇色彩,否则柴可夫斯基在创作《第六交响曲·悲怆》后不久逝世,多少有些预言与宿命的味道,但他的音乐留了下来,直到现在仍被无数次搬演,响彻世界各个角落,令人潸然泪下。

音乐创作,承载的不仅是艺术形式的意义,也代表了曲作者的个性体现,而我如何最大程度实现我的音乐理想,这是我一直以来坚持的动力,也许路途很漫长,但起码也要向着这个方向无限靠近。

草原往事.png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