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敖包相会

2017-07-03 来源:

宴席接近尾声,很多宾客酒足饭饱,已开始离席了。几位蒙古艺人走到前面拉马头琴,说唱乌力格尔,为主人和客人助兴。恭亲王和敖斯尔王爷也在进行最后的推杯换盏,几杯下肚,敖斯尔已经有了醉意。他用筷子指点着桌上的菜肴说:“恭亲王,诸位王爷,你们可一定吃好啊。”

“敖斯尔王爷,我敬你一碗酒”诺尔金王爷谦恭地端着酒杯说,“我是一向很敬佩你的,你又是皇上至亲,还有劳你在恭亲王面前给我美言几句的。”

“我们之间还客套什么,”敖斯尔王爷接过酒一饮而尽,“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好了。我一定尽力的。”

“那就多多拜托了。”诺尔金笑逐颜开地说罢,又回头对身后一个漂亮姑娘说,“乌兰娜,来,给敖斯尔王爷的酒满上,我再敬王爷一碗。”

敖斯尔的目光落在了姑娘脸上,眼睛不由一亮,说:“这位姑娘是?”

诺尔金连忙说:“哦,这是我内人的侄女乌兰娜。这次非要来科尔沁看看,我就把她带过来了。乌兰娜,快来拜见敖斯尔王爷。”

坐在一旁的荣云厌恶地瞥了诺尔金一眼,心说:“哼,又来了一个拉皮条的。”。

乌兰娜婀娜地走上前,羞涩地低下头,行半跪礼,说:“王爷吉祥。”

敖斯尔端着酒碗,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荣云面带妒意地瞥了敖斯尔一眼,扭过了脸去。敖斯尔面带微笑与诺尔金碰了一下碗,小声了说:“你的侄女可是个美人胚子啊。”

诺尔金笑着说:“王爷过奖了。”

待乌兰娜离开,诺尔金便对敖斯尔说:“王爷若愿意,我将她送给你做侧福晋好了。”

敖斯尔的目光盯着远去了的乌兰娜,痴痴地说:“此话当真?”

荣云一旁听了这话,脸色马上难看起来。

诺尔金信誓旦旦地说:“绝不食言。”

敖斯尔笑着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说:“好,就这样定了。”

荣云气恼地哼了一声,霍地站了起来,起身向大堂外走去。敖斯尔这才恍然省悟,刚才让美女迷住了,居然忘了身边还有个不好惹的母老虎,今天晚上怕是又不能睡好觉了。

荣云气冲冲地走到厅堂门口,阿拉坦也跟了出来。大福晋冷冷地说:“你跟着我干什么?讨人嫌!”

阿拉坦正欲解释,却听到大门外乱轰轰的声音,他生怕又出什么事,就跑了出去,却见王府门外的路口围了一大群人。门口的侍卫说,眼睁睁地看到王府大街上,从马上掉下一个人,街上行人都拥上来,侍卫宝石柱也过去了。

“大喜的日子,偏碰上这等事,真他妈晦气。”阿拉坦骂骂咧咧地走过去,却见宝石柱从人群中抱出个长发女人,朝王府这边跑来。阿拉坦大步迎上去,冲宝石柱喊了一句:“她是谁,是不是卓拉格格呀?”

荣云也闻声疾步而来,只听有人惊呼:“这不是娜牧琪吗?卓拉格格怎么没回来?”她闻此言,两腿立时就软了,幸亏跟过来的侍女其其格搀了她一下,才没有摔倒在地。

第九章 卓拉格格雨中遭劫入虎穴

几个土匪冒着瓢泼大雨赶回山寨,一个个都浇得水淋淋的。秃头率先跳下马,看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