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郑少伟


2017-07-25 10:43:51 来源:中国通辽网

1989年全国邮展首日封。

郭沫若诞生90周年首日封。

漏印60分面值牡丹图普通明信片。

题记:及时地收藏历史,还原事物的本来面目是广大集邮爱好者的历史责任。因此,集邮的内涵很广泛,绝不仅仅是收集、研究邮票这样简单,而收藏历史,还原真相,是集邮的重要内容之一。

——郑少伟

通讯员工作让他与邮票结缘

1979年,刚参加工作的郑少伟,在哲盟二轻局当通讯员,由于工作关系,他经常与信件打交道。每天,来自天南地北的各种信件都会令他兴奋不已,并将心仪的邮票收藏起来。随着集邮视野的开阔,郑少伟的邮票种类也在不断增加。自1980年始,老纪特、JT邮票、邮资封片、首日封、纪念封和与集邮相关的报刊等都成了他的收藏对象。1981年,他对中国邮票总公司发行的首日封实寄封也产生了兴趣,并开始收藏,同时他还收藏有关通辽邮政历史方面的实寄封和邮戳。

“集邮是一种爱好,也是一门科学。集邮看上去只是收藏小小的邮票,但实际上集邮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它不仅需要物、资、学,还得积年累月,持之以恒,正所谓‘集邮之道非一日之功也’。一个成功的集邮者,不但要能吃苦,有耐性,还必须具备文化艺术修养和组织策划能力。”郑少伟向记者介绍,在持有大量邮票的基础上,首先制定主题,再按既定的主题进行邮品选择,使邮品的图案、内容、时间、地区和发行目的等,都适合同一主题,然后,用一条主线把与主题相关的邮票串联起来,再组建邮集。这样的邮集才能充分展示小小方寸的意境,也才富有故事性和趣味性。如果是与主题无关的邮品,就是再漂亮,价值再高,也不能用。 正是本着这一原则,面对自己浩繁的邮票,郑少伟拟定了以哲里木为主题,并围绕这一主题经过多年的收集和补充,精心编辑了邮集《今日哲里木》。

1986年,在哲里木盟集邮展上,郑少伟的邮集《今日哲里木》以主题突出,题材连贯,邮品珍贵,编排新颖,一举夺得了哲里木盟邮展一等奖。1987年,《今日哲里木》又在内蒙古自治区集邮展上获得了优秀奖。

“以邮养邮” 从摆地摊到网上淘宝店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一名普通职工每月也就挣几十块钱工资,郑少伟的工资去掉生活费,根本没有多余的钱买邮票,为了集邮,他只得把烟戒了,用省下的烟钱买邮票。可那点儿省下的烟钱也难以满足他集邮的需求。因此,自1981年通辽有邮市起,郑少伟每个周日和中午下班都去邮票市场摆地摊,买卖交换邮票,以邮养邮。他收购缺少的邮票,出售多余的邮品,有时也与“邮友”进行交换,余缺互补。他还创办了集邮期刊《草原邮花》,介绍本地的集邮信息,宣传集邮知识,出售邮品。他以刊会友,以邮辅友。

郑少伟说,邮票交易就是做买卖,但有时却像炒股,谁也不知道哪种邮票增值,哪种邮票贬值。邮票发行一般事先都不公布发行数量,如果你买正了,赶上发行量小,就能大赚一笔钱。例如,1985年生肖牛票在大量收购和炒作下一路飙升,由面值6.4元钱一版,猛增到150元钱一版。而T106M熊猫小型张,由于坊间疯传只发行500万枚,因此炒家争相抢购,价格陡然走高。然而,当官方公布发行量后,发现是1266万枚,邮票公司又是敞开供应,人们转手又疯狂往出抛售,因此,T106M熊猫小型张跌破面值,那些先前高价抢购的人们,都赔了钱,有的甚至赔得“倾家荡产”。虽然郑少伟也做邮票交易,但他不是以挣钱为宗旨,而只是为了“以邮养邮”。他从不盲目地大量抢购,只要购得的邮品卖出去,用挣到的钱再收集就很满足了。

自1998年,通辽乃至全国的集邮市场走向低迷,交易量大大降低,很多集邮商家都转了行。从2000年始,郑少伟也很少去邮市买卖交换邮品了,每年他只定购一套邮票和首日封实寄封,或偶尔托人在北京邮票市场购买些自己需要的邮票。但他始终关注着集邮市场的动态。2006年,郑少伟发现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网上邮品交易很火爆,这一发现激发了他做网商的热情。他立刻在淘宝网、一尘网注册了邮品商店,还分别在快乐集邮网、941集邮网、华邮网注册了会员。从此,郑少伟由昔日风吹日晒的摊主,变成了只需用鼠标键盘来掌控购销的网商。近几年他又通过博客这个网络交流平台,结交了许多邮友,并与几位香港和台湾的朋友建立了邮友关系。

潜心三年编写出《通辽集邮简史》

多年来,郑少伟不但集邮,还善于对邮品进行深入研究。他通过对通辽市远古邮驿、邮路、邮政局所的历史概况进行详细考察后,编写出了邮史研究论文《通辽市邮政邮驿沿革》。为了研究古今邮品,他广读与集邮相关的邮政史料。深厚的邮识积淀,为他的鉴别能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浩如烟海的邮戳中,一般的集邮爱好者是很难发现彼此有什么不同,可郑少伟就能发现与众不同的邮戳和变体邮票,并写出《普九天安门图案普通邮票10元变体票》和《少见的圆形欠资(费)戳》等研究论文。

2006年,为弄清轰动全国的漏印牡丹片面值事件真相,他和通辽收藏家刘术林一起,收集了大量的物证,把“漏印”牡丹片的发行日期,使用日期、版次、数量、再版情况逐一进行了论证,最终揭开了事实真相。而郑少伟据此组编成1框邮政用品类邮集参加2012年全国济南邮展和2014年广西邮展分别获得铜奖。

2009年,郑少伟从一个藏友那儿见到了5枚民国初期的实寄封,他立刻对这5枚实寄封进行了深入研究。他发现,这5枚实寄封中的1枚盖有河北绥东“快邮代电”戳记。“快递代电”邮政业务(相当于现在的特快专递)发生在通辽境内,但是,通辽市各种邮政史料和政府档案,对此均无记载;他还发现,其中1枚实寄封上的邮戳日期比《哲里木盟邮电志》所记载的库伦街设邮寄代办所成立时间提前了三年多。他把对这五枚实寄封的研究写进了《通辽市民国时期实寄封》一文。也许一般人很少有知道明信片是什么尺寸,什么格式,就是把一张完全不符合标准的明信片放在面前,也不一定看出毛病,更不会看出是否漏贴邮资等问题,可郑少伟就能在一张看上去完全符合国家明信片行业标准的普通邮政明信片上,看出了“漏贴邮资”的问题,并在《通辽市在使用普通明信片时的违法行为》中进行了详细阐述。2013年,邮友找到郑少伟帮忙鉴别新购买的邮票,他“火眼金睛”识破是假邮票,及时为邮友挽回了12万元。

郑少伟的许多见解也得到了专家的肯定,多篇具有学术价值的文章分别被《中国集邮报》《中国邮史》《中国老年报》《中国通讯》《中国邮资研究》等国内多家报刊杂志刊载。在他的书架上,仅集邮方面的书籍就有三百多种;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邮刊、中国第一份国家级集邮杂志《集邮》,自1955年创刊至今他一期不缺。另外,他还订阅收藏《中国集邮报》《集邮报》《上海集邮》《集邮博览》等好几种集邮方面的报刊。

藏书必读书,订报必阅报。有了知识的底蕴,又亲身历经了集邮行业三十多年的潮起潮落,郑少伟对通辽市集邮历程的了解就更加广泛、更加深入了。自2009年,工作之余,郑少伟与收藏家刘术林,就开始了对通辽市邮史资料的挖掘整理,经过3年的努力,这部凝聚着郑少伟和通辽市集邮爱好者心血的《通辽集邮简史》于2012年问世。采访最后,和他一起编写《通辽集邮简史》的收藏家刘术林这样评价:“昨天是今天的历史,今天是明天的历史。郑少伟的集邮文献、档案收藏难能可贵就在于,他是在收藏历史。”

因为工作上的“方便”,他与邮票结缘,从此“一往情深”坚持不懈,他收藏过的邮票不计其数。37年的集邮经历,他早已将集邮文化作为生命的一部分。他叫郑少伟,是通辽市交通运输管理处职工、通辽市第二届十大收藏家。他主要收集新中国邮票、邮资封片、首日封实寄封等邮品,他对通辽市地区邮史、邮戳有很深的研究。现为中华集邮协会会员、中国邮史研究会会员、中国邮资研究会会员、网络集邮研究会会员。

记者 沈慧莲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