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辽网 >> 首页

 

敖登格日勒,又名姜美红。1957年出生于巴彦淖尔市。国家一级演员,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蒙古族教授、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第九届全国青联常委、国家机关青联委员、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北京市女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舞蹈艺术家协会会员、内蒙古国际艺术交流协会理事。1973年就读于内蒙古艺术学校(现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舞蹈专业,1976年分配到内蒙古歌舞团工作,1994年调入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任教,被誉为中国第三代蒙古族舞蹈家。

 
 

“都说舞蹈是碗青春饭,我不这样认为。舞蹈在年轻时要以吃苦和勤奋做基石,那是一条用汗水和泪水铺成的路。随着年龄增长,舞蹈作品和表现也就随之有了艺术的厚重感。”敖登格日勒说,生活阅历和舞蹈修炼的积累对于作品来说是非常宝贵的。(赛男)

 

7月5日晚,在《中国好舞蹈》总决赛上,蒙古族选手李德戈景携手导师、著名舞蹈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敖登格日勒表演了一段舞蹈《梦中的额吉》。一舞作罢,全场掌声经久不断。

被誉为我国第三代舞蹈家的敖登格日勒是中央民族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教授、研究生导师。这次助演,让早已声名远扬的她再次走到人们的视野之中。  

秋初的中央民族大学,排排垂柳不忍割舍对夏日的眷恋,仍然葱绿茂密。在舞蹈室的排练大厅里,几十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正在认真地看着敖登格日勒老师的示范。

打破“只吃青春饭”的魔咒

“都说舞蹈是碗青春饭,我不这样认为。舞蹈在年轻时要以吃苦和勤奋做基石,那是一条用汗水和泪水铺成的路。随着年龄增长,舞蹈作品和表现也就随之有了艺术的厚重感。”敖登格日勒说,生活阅历和舞蹈修炼的积累对于作品来说是非常宝贵的。

1993年7月,由文化部民族文化司、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内蒙古文化厅联合主办了“敖登格日勒独舞晚会”,体现了她独特的表演艺术风格和独特的创作特点,得到了社会、专家和同行的充分肯定、高度赞赏和一致好评。1994年,敖登格日勒从内蒙古歌舞团调到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任教授。对学院来说,庆幸找到一位有着如此丰富舞台实践的艺术家当教师,对她来说正是个升华自己再学习的机会。 

令人艳羡的舞蹈伉俪

“舞蹈就是我的生命,为了这个事业我付出的太多。”1979年,22岁的敖登格日勒与同在内蒙古艺术学校的巴图结为夫妻。巴图低她一年,在学校两人竟然没说过话,后来成绩优秀的他们先后分到歌舞团工作,也许是对艺术的共同追求,相恋6年后两人结婚了。“我受他的影响太深了,一起编舞,一起练功,他太认真了,不给自己放松的理由,他是个热爱舞蹈也热爱生活的人。”回想起那段美好的日子,敖登格日勒露出了笑容。

1980年,在北京的民族文化宫礼堂,全国少数民族文艺调演拉开了序幕。一只“雄鹰”出现在舞台上,那矫健的身影和独特的创意赢得全场阵阵掌声。这名独舞《鹰》的表演者就是内蒙古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巴图。然而天妒英才,1993年36岁的巴图却因心脏病突发英年早逝。“为了舞蹈,我们没要孩子,而今这已经成为我一生最大的遗憾了。”说到这里,敖登格日勒的眼眶红了。1994年,敖登格日勒的父亲撒手人寰,这让还未从悲伤中走出的她再次受到打击,大病了一场。

敖登格日勒去过很多国家如美国、苏联、日本、韩国、朝鲜,还有非洲的布隆迪、塞舌尔、坦桑尼亚等,这使她有机缘接触其他民族,能够直接汲取他们的艺术精华,异地的文明对民族的艺术有着启发借鉴作用,使她更能博采众长完善自我。

险与舞蹈失之交臂

敖登格日勒(蒙古语“星光”之意)1957年出生于巴彦淖尔市。从小就文静少语又爱看书的她似乎与艺术无缘,兄弟姊妹中也只有她一个走上艺术道路。当1973年她准备报考艺校(现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时母亲十分惊讶,以为女儿会当作家,怎么突然要学舞蹈。认为跳舞没什么前途的母亲十分反对,还是父亲为她求情说孩子自己愿意就去吧。

为了考上自己心仪的学府,敖登格日勒起早贪黑地练功,当时没有训练场地,敖登格日勒就在家门口的栅栏上绑了根木头做把杆压腿下腰,经常练得腰酸腿疼,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当初还极力反对她学舞蹈的母亲心疼地为她敷热毛巾,心中不由的暗暗佩服起这个要强的女儿。她的这股韧劲也让时任艺术学校老师白铭看在眼里,在老师的指导下,敖登格日勒如愿地考取了内蒙古艺术学校舞蹈专业。至今她仍念念不忘这位引领她入门的恩师。

1976年,在内蒙古艺术学校70多名毕业生中只有她一个被分配到内蒙古自治区歌舞团。她不但能自己编舞,也跳他人编导的。人们说她悟性高,泛泛的作品到了她那儿也熠熠生辉,好的作品更是阐扬得淋漓尽致。在歌舞之乡这个团可以说是学生们的最高志向了。因为她是个布满明星的摇篮,老一辈的舞蹈家贾作光、查干朝鲁、斯琴哈日哈、歌王哈扎布等均出自该团。到1995年为止、自治区的一级舞蹈演员只有三个,全出自该团。敖登格日勒是他们中最年青的一个,评上一级舞蹈演员时她只有29岁。

第三代舞蹈家

1976年,敖登格日勒参加全国“三独”调演,表演的独舞《小牧民》荣获优秀表演奖,引起轰动,受到了专家和同行的交口称赞,获得表演最高奖;1980年,她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调演时,其舞蹈《达那巴拉》征服了所有观众,获得国内外专家的一致好评。1990年敖登格日勒自编自演的独舞《翔》在全区和全国首届少数民族“三独”舞蹈大赛双项一等奖,1991在《四月之春》艺术节中荣获最高声誉奖。《蒙古人》首演于“1993年敖登格日勒独舞晚会”,此作品一经公演受到舞蹈界和观众的一致好评,并被广大专业和业余舞蹈工作者争先学演。在第四届全国青少年桃李杯比赛中获剧目优秀表演奖和园丁奖,并且多次参加国内外重大演出活动,被誉为经典之作。在舞蹈《蒙古人》中,敖登格日勒一袭红裙,舞得美轮美奂,人们亲切地称她为“红裙舞蹈家”。

舞蹈以著名蒙古族歌唱家腾格尔的同名歌曲《蒙古人》为背景音乐,舞蹈动作的设计集传统蒙古族民间舞动作之精华并大胆吸收借鉴现代舞的创编手法,使该作品不仅有传统蒙古族舞蹈之风韵,同时不失现代气息。舞蹈将蒙古族女性特有的精神气质——柔美中透出的刚毅粗犷和豪情倔强的民族性格用身体动态语言诠释得淋漓尽致,作品站在个体生命体验的角度透视整个民族文化把握民族性格与气质,使该作品具有强大的震撼力和鲜明的时代感。

专家一致认为,《蒙古人》成功地塑造了一位具有强烈时代感的蒙古族女性形象。编导从自身所感受到的蒙古族人民的精神气质出发,凭着现代人对草原牧区生活新的认识和理解,使人物的心理和时代的脚步节奏和谐一致,充分展示出蒙古族人民强烈的时代意识,通过热情激昂、豪放开阔的舞蹈动态凸现人物背后的民族文化,使该作品成为具有深邃内涵意蕴和艺术感染力的脍炙人口之作。

另外,舞蹈的结尾处是该作品点睛之笔。老一辈舞蹈家贾作光这样评价:万马在奔腾,而母亲则以沉稳的步伐,在万马簇拥下缓慢前进。在这风驰电掣的氛围中,有动、有静、有快、有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对比,使得英雄母亲的形象更加光彩照人。

1997年文化部组织了一场“青春的旋律”舞蹈家晚会,这个晚会汇集了当今最年青最有才华的舞蹈家,包括沈培艺、杨丽萍、刘敏、敖登格日勒等。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老一辈舞蹈家斯琴塔日哈、莫德格玛之后,敖登格日勒作为第三代舞蹈家当之无愧。

《中国好舞蹈》最美的额吉

《中国好舞蹈》是浙江电视台继《中国好声音》后推出的呼声极高的一个励志类节目,收视率创下2014年新高。在7月5日晚的《中国好舞蹈》总决赛上,为了能有最完美的呈现,舞者们使出杀手锏,纷纷请来“重量级”外援助演。被评委郭富城赞为“舞仙”的李德戈景,此次也使出杀手锏,请来了自己的老师、著名舞蹈家敖登格日勒助阵。同自己的老师共舞,李德戈景没有丝毫怯场,成熟的表现连评委金星忍不住称赞:“在与一个大师级导师的配合中,我还看到了李德戈景的成熟,也知道了蒙古舞者男人的情怀和他的细腻。”

对于这段老少搭档的舞蹈《梦中的额吉》,有网友评论敖登格日勒是《中国好舞蹈》舞台上最美的额吉。

敖登格日勒说,她此次能再次站到舞台上,不是为了表现自己的风采,而是为了给后辈学员鼓劲:“选择舞蹈事业,就是选择了吃苦,这条路的艰辛我懂得。”

1 2 > >>

扫描二维码 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