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梦中的枣红马


2017-04-01 19:17:15 

那日,路过赛马场。从赛马场铁栅门往里看那些没有赛事悠闲的马们,看着看着,便想起我家那匹枣红马来。

分得那匹枣红马的时候,全村人那个高兴啊,家家都像娶媳妇一样!那时按人口分田地和牛马,我们牛家父亲弟兄五个,五户人家合起来三十多口人,按分配标准分得一匹枣红马和一匹白骡子,用时下的话说,就是弟兄五家“组团”一副犁,一挂车。有了这样的“标配”,犁地拉庄稼的大事不用愁了。

这枣红马是前生产队车队长使用的得力驾辕。据说当年车队长在马群里选了三天,把两眼都瞪疼了,才挑中了这匹枣红马。这次车队长见我们家分得他心爱的枣红马,很不是滋味,虽然眼睛没疼,但明显是心疼了。

生产队时,犁地的牛,拉车的马,都有各自的名儿:秃头、白脸、单角、枣红、银鬃、孤蹄……

清晰地记得,分牛马到户那天,全村老小早早来到生产队,迫不及待,摩拳擦掌,都想伸手抓到“好阄”——心中早已相中的牛马。不到半天工夫,生产队热闹的牛马大圈寂静了。被牵到各家的牛马似乎有些不情愿离开集体生活,一时间,村里牛吼马嘶,鸡飞狗跳,拉开了村人歌颂幸福新生活的序曲。

我四叔在生产队是跟车的,自然,弟兄五家共有的这套马车的车夫非他莫属。四叔把车赶得飞快,嘚嘚的马蹄声,叭叭的鞭响,回荡在乡间田野,四叔那得意的样子,比《青松岭》里的钱广威风多了。有时,我也学着四叔的样子,坐在车夫的位置,甩大鞭,许是臂力不足或是甩法不当,老是甩不出四叔那清脆的响鞭。

四叔的马车载着幸福的生活,追赶着快乐的时光,马蹄如扣键,车轮如刻盘,记录着美好难忘的过去。那是一个秋天,四叔带我赶车拉苞米秸秆,在村东的东山下坡处,四叔不慎从高高的苞米秸秆车上滑落,险情突发,四叔哪还顾得上喝马停车,驾辕的枣红马却表现不凡,它极力地坐坡,四蹄如钉,在关键时刻,竟然把重重下滑的大车“钉”在下坡的高处,四叔从车轮前爬起时,面无血色,是枣红马救了四叔!过后想来,枣红马拼了多大的劲儿才能控制那辆重车,大概得三四匹马的合力吧!

自从赛马场看马,便梦续前缘。四叔和枣红马潜入梦里,四叔得意地甩着丈二长的红缨鞭,驱车飞驰或策马飞奔……

打电话给四叔,把这段时间关于他和枣红马的梦境告诉他,电话那头的四叔无话,停了一会才说:“今晚在梦里,但愿能见到枣红马……”

是啊,但愿梦中常见枣红马!

□牛满都拉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