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孝庄园  孝庄缘

2017-03-01 来源:

 
孝庄园 孝庄缘(散文)

郑学仁

作为一个科尔沁草原人,孝庄皇太后总会引发我们非常丰富,也非常浓烈的情感。

她生活的时代距离我们已经超过四个世纪,并且她75年人生岁月的大部分,都是在远离家乡人视线的远方,在常人只能凭想象和历史典籍,来约略窥视万一的深宫重帷之中。

她是科尔沁草原上自古以来最伟大的一位女性,她的人生故事、人生智慧,至今仍在激励着、泽润着后人,她的懿行圣德是家乡人世世代代的骄傲。

她就像天上的月亮和星宿,你不可企及,总能仰望。

因此,她属于另一个时代,也属于另一个世界。

但是,她分明又与我们如此密切,如此亲近。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方域的人们,像我们这样与她有着最天然、最丰富、最密切的本源的联系。我们有着共同的故乡,科尔沁草原。我们的身上都带有来自这一方长天后土赐予的,与生俱来的神秘基因,那是我们生为科尔沁草原人,永远不可能改变的生命的根代码。

这是一种和血脉一样珍贵深厚的缘分,一种变不了割不断的乡缘。这种乡缘就像是无形的神秘径路,使我们隔着悠远的历史岁月,仍然可以和这位老人产生某种心灵上的感应。

这一点,当你来到位于她故乡的孝庄园时,感受就更为真切。

因为历史久远,也因为史料不足,孝庄老人家的形象在我的头脑里总是云里雾里。虽然我做过很多努力,想要拼接出她完整的形象,但是最终她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却仍然像对不准焦距一样模糊而飘渺。

但是,当我走进孝庄园区的时候,我很快就获得了一种在场感,孝庄的形象渐渐地穿过历史的迷雾,变得越来越清晰。因为这里是她当年出生的地方,父母赐给她布木布泰的芳名,也赐予她多子多福的吉祥祝福。她就是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代,也一定在这里留下了很多可以索解她人生秘密的信息。在她13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出于与崛起的满清皇族紧密联姻的政治需要,把美丽的布木布泰作为最鲜嫩的一颗果子着急地摘了下来,放进贡盘捧献给皇太极。于是,她在懵懂和毫无自主机会的情况下,被扶上豪华的车驾,被连绵的卤簿车仗随扈,沿着草原上迤逦的马道渐行渐远,一路上随着车轮碾过的辙痕,将自己人生履历上的整个青春期删除净尽,直接步入为人妇的成年期,与此前的姑姑哲哲,此后的姐姐海兰珠,一起嫁入深宫,侍奉这位如日中天的大清最高统治者,陷入繁文缛节的皇家生活和危机四伏的宫廷权谋。

老宰桑无意间翻开了一部波澜壮阔的历史正剧的大幕,布木布泰也就从此离开家乡草原,并且再未回来过。

 
这里疏朗的黑榆树间,百草葱茂、繁花闪烁的土地上,曾经到处留下她从蹒跚学步到任性疯跑的足迹。这里祥云缭绕、碧蓝如洗的天空,应合着百灵鸟们的啁啾,该时常可以听到她欢快悠扬的歌声。此时朝阳初升,晨雾未尽,坦荡如砥的花吐古拉草原似乎还有些半梦半醒,赶来孝庄园参观和参拜的人们应该还在路上,周围一如亘古本初一般的宁静安详。置身其间,感觉似乎伴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小布木布泰就会从哪一棵虬曲的古榆,哪一丛繁茂的蒿柳身后飘转出来,笑意盈盈,亭亭玉立地站在你的面前,显示着她少女的娇羞,与王府格格的尊贵大气,仪态万方。

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奇妙,很令人激动的。

我知道,这种感受该是乡缘带给我的。

这种乡缘也是一种心瘾,使你产生一种愿望,一种责任,去更多地了解我们家乡这位最杰出的女性,更多地知道她何以攀上那么崇高的人生山峰,家乡因素在她的一生作为中,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还是几年前的仲秋时节,我有机会和友人一起,从赤峰出发,翻燕山支脉七老图山,过黄崖关长城,驱车千里来到河北遵化县境内的清东陵。这里葬着顺治、康熙、乾隆、咸丰、同治五位皇帝,还有慈禧、香妃等后妃的墓葬。随着清朝的灭亡,其先帝的陵寝也失去了屏障,战乱时期由于内外勾结的盗掘,地下陪葬宝物基本被劫掠一空。但是其地上地下建筑之宏伟壮观、文采富丽,仍然令人叹为观止。

昭西陵位于陵区风水墙外大红门东侧,守望着进出陵区的必经之路。这里地势也高敞,可以遥看整个陵区。清代陵寝,无论是帝后陵,还是妃园寝,大殿都是歇山顶,只有单檐、重檐之别,唯独昭西陵大殿是庑殿顶的。庑殿顶是古建筑中最尊贵、最高级的形式,从这里也体现了墓主人的地位。

孝庄太后在这里辈分最高,陵区里埋葬的都是她的胤嗣。她守候着她的孩子们,孤寂地度过了三百多年的漫长岁月

喊了半天才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转出个看园人,说这里没有开放,不接待游人。我好说歹说,无非是来自孝庄故里,路途遥远,来一次不容易之类,他才犹疑地开恩打开门锁,闪身放我进去。

和方才风水墙里面见到的富丽堂皇相比,这里的格局显得狭小和局促了,又因为正在整复维修,先拆后修,所以十分残破,台石五供、方城、名楼、宝城、宝顶都被拆卸得七零八落,地面上到处蔓生着已经开始枯黄的野草,看上去就像一堆废墟。拆下来完整的砖瓦都被很整齐地堆码在墙边,看来是要在修复中重新使用,地上随处可以踩到碎砖烂瓦,映衬在斜照的夕阳里显现无比苍凉的韵味。其后的漫圆形宝顶下面就是地宫,是孝庄灵魂的居所了。我一个人绕着宝城走了一圈,尽量把脚步放轻,害怕惊扰了这位已经酣睡了三百多年的疲惫的老人。最后,我来到台石五供前,双手合十,向着她的陵寝深深一拜,默默祝祷:“科尔沁草原的姑奶奶,家乡人看你来了,带给你娘家人的问候。”

这是我第一次最近地接近孝庄皇太后,她不再是史料和书籍里虚幻的影子,而是变得多少有些真实可感。

面对夕阳下残败荒芜,昏鸦绕飞的孝庄陵寝,不能不使人心有戚戚,感慨万端。

我在想,小布木布泰从一个无拘无束的快乐格格,骤然成为一个比她大21岁的男人的侧室;从熟悉的家园一夜间走进礼数森严的皇宫,该经历怎样的惶惑和痛苦,今天我们也只能想象。但是她是科尔沁草原的日精月华孕育的一颗灵慧的种子,她落在草原上长成了一位美丽的姑娘,她身不由己地落在皇宫的金碧辉煌之间,就长成了为一个时代遮蔽风雨的参天大树。她的目光由天真而慌张而深邃,她的步态由轻盈而散乱而坚定沉稳。正是中华大地风云激荡的历史时期,而世纪风雨是培育伟大政治家必不可少的琼浆甘霖。她踏着动地鼙鼓连天杀声奏响的时代旋律,坚定地走过长城,走进北京,叹着气拾起了无数拔山盖世的须眉汉子们都扛不动的大清江山,克服了无数的艰难险阻,带着孤儿幼孙把它打理的井井有条,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兴盛昌隆的一方土地。在中国历史上,曾多次出现女人成为封建王朝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包括吕后、武则天、慈禧。但是在她们在走向权力顶峰的过程中,无不玩弄阴狠残酷的政治手腕,演出一幕幕血溅宫墙骨肉相残的历史惨剧,只有孝庄秉政当国而不擅权,尊崇威严而不失慈爱,最具母性光辉。她在古今中外最伟大政治家最杰出女性和母亲的星阵中,找到了自己显赫耀眼的位置,也给生她养她的草原科尔沁,带来了无比的荣耀和自豪。

但是从另一方面看,她处于人生的顶峰,没有一个人可以与她比肩平列,她的孤独寂寞也几乎是旷世罕匹的。这从她的墓葬也可以看得出来。她的昭西陵与夫君的昭东陵只有一字之别,但是却阻隔着千余里的迢递关山。她与后代胤嗣相互守望,声息相闻,但是一道风水墙却分割了两个世界。她的陵寝就成为她人生的真实写照:至高无上的尊崇,却又是达于极致的孤独。陪伴她的只有西风残照,萋萋荒草。月落日升,寒暑易节,满腹心事,凭谁与诉?一腔愁绪,哪得排遣?月明之夜,风雨之夕,思念父母兄弟归葬,也留下自己童年的故里,当是人之常情。但是归路漫漫,乡关何处?当年的宰桑府邸,早已经在时代的更替中灰飞烟灭,踪迹难寻,她急切回望的目光将驻足何处?她满腹的乡愁该怎样排遣?思之不能不令人发出浩然一叹!

前几年,通辽市政府顺应草原人们的意愿,也为了开发旅游资源,斥巨资在经考证发掘的旧址重修孝庄故居。这个消息在家乡草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离家已经近五百年的孝庄,殷殷回望故里的目光,终于可以有了一处依栖之所;追慕敬仰这位女杰的情怀,也终于在家乡的土地上有所凭籍,真的是一桩盛举。我的同学老魏离开家乡科尔沁草原后,经多年打拼,成为北京的珠宝巨商。他听说家乡复建孝庄故居,提出捐助孝庄故居家庙佛祖玉像和孝庄雕像,他的几位朋友听说以后,也欣然襄助。他拉上我一起参与活动,因此我得以在孝庄园修建之中,佛像基本竣工的时候,就参观了这座府邸。

其时,经过两年的紧张施工,孝庄园主体建筑基本完工。大门前的宽大照壁已经落成,但是还没有任何雕饰。整个王府按照当时格制为七进院落,朱漆大门高低,门上泡丁多少,台阶数目及宽窄都依当年的严格定制。院落是前殿后寝格局,以王爷进行会客议事召见封赏等重要活动的银安殿为中心。殿堂、寝宫、亭台、廊庑檐牙高啄,青砖灰瓦,富丽堂皇,全部采用复古工艺。框架支撑部分主要用木材,大梁木柱,榫卯结构,不用一颗铁钉。砖石部分磨砖对缝,彩绘全部是工人手绘。

佛殿和当年布木布泰格格的居所都在后寝部分。尚未完工的玉佛由一整块缅甸佛玉雕成,通高一丈,晶洁莹润,纯白无瑕,法相安详平和,端庄慈蔼,还没有来得及置放莲花宝座和背光。佛祖像已经装藏完毕,工人们正在佛像身披的袈裟上镶嵌宝石,老魏说共镶嵌了48888颗宝石,是已知世界上镶嵌宝石最多的玉佛,他要在自己的家乡创造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镶嵌工程临近结束,我带着孙子来到园区,想让孙子以他稚嫩的眼神和心灵,早一点感受孝庄老人家出生之地的环境,得到一点感性认识,却不期而遇赶上了一桩盛事。

我的大手,拉着孙子的小手,在工匠师傅们的帮扶之下,蹬踏着脚手架,站上了佛像基座,为佛像镶嵌了最后的两颗宝石,等于是在不经意间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大佛玉石的镶装工程。有朋友说,这是一种圆满,一种深缘。

2013年盛夏时节,孝庄园玉佛举行隆重的开光大典,大典由远道而来的雍和宫主持嘉木扬图布丹活佛亲自主持。开光法会采用藏传佛教中最高等级的的火供仪式,万余人闻讯从四面八方赶来躬逢其盛,瞻礼法会。因为老魏是活佛的学生,我得以夤缘带着老伴孙子走近活佛,得到他的摩顶赐福。活佛是位德高资深的大喇嘛,又是一位佛学知识渊博、根底深厚的藏传佛教学者,是佛学界的权威之一。能够走近这样一位高僧大德,感受他的仁慈和智慧,受到他的赐福,真的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和很深的因缘。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和孝庄老人家是同乡,是因为家乡复建了孝庄园,这是一种缘的传递,缘的接续。隔了几百年悠远的岁月,我仍然得到了孝庄老人家的惠泽和荫庇。这正如雨果所说的:“他们充实了一个世纪,然后又消失隐退了。但他们的光辉不止照耀着一个世纪,而是照耀着全世界,从时代的这一个尽头到那一个尽头。”

以后的日子,我会时常去走进家乡这座最为恢弘富丽的历史建筑,去瞻礼孝庄皇太后的仪容,追念她的事迹,以丰富自己的人生智慧和文化文学追寻,领受她的福泽,也尽到自己作为家乡后人的礼数和责任。

  责任编辑:沃婉晴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