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库伦情结源与缘

2016-05-12 来源:

人此一生,无论去过哪里,见过多少人,其实,总结起来,能留在记忆深处的并不是很多。某处地域和某些人物也不见得名胜或尊贵,和当事人有过君子之交抑或耐人寻味的情结便足矣,即便普通又何妨?仍会让人久存与心。

库伦(蒙古语领地之意),关于这片领地,有着很多美丽的传说。蒙古民间传说:清太祖努尔哈赤带领大队人马进行围猎,奔波了多半天;连一只小鸟都没打着。他连饥带饿,非常之时,忽听到不远处有叮叮哨哨的铃铛声音。努尔哈赤顺着声音寻找;便看到有位喇嘛盘腿坐在一棵大树的树叉上,手拿铃铛摇着,闭目诵经。努尔哈赤走到其树下,向喇嘛问安;喇嘛回礼,仍坐在树叉上。努尔哈赤向他要水喝,他把一壶水递给努尔哈赤。起初努尔哈赤有点嫌少,不敢大口喝。但一喝,其水总喝不完,就大胆地喝了个够。其手下将领到大队人马全都喝了,也没有喝完那一壶水。努尔哈赤很奇怪,问他:“你身为一个高僧,为什么攀到树叉上念经呢?”喇嘛答道我没有领地,所以暂借此树叉栖身。”努尔哈赤问他:“你一个喇嘛,能用多大块领地?”喇嘛答道:“不需要太大,有我这袈裟大就够了!”努尔哈赤大笑说:“要吧!别说一件袈裟那么大,一千件袈裟那么大的地方也无妨!”喇嘛很高兴,口中念动真言,把袈裟扔向天空。那袈裟飘到天空,越飞越大,最后落下来正好盖住了如今的库伦旗领地。努尔哈赤看到些,目瞪口呆,惊奇万分。但他知道,自己身为一国之主,说话不能悔改。所以就把这块地赐给了这位喇嘛。喇嘛这才从树叉上下来,向努尔哈赤合掌作礼。然而,正在这时,努尔哈赤的夫人来到努尔哈赤身旁。喇嘛看见她,马上深深地鞠了一躬。正好夫人也向喇嘛鞠躬,二人的头几乎碰到了一处。努尔哈赤见此景,非常生气,责备喇嘛轻视他而尊重她。喇嘛这才向努尔哈赤解说:“罕王误解了;我不是轻视您而尊重夫人,而是夫人腹中有真龙天子,所以,我是向他施礼的”。

既是传说是否准确,不必当作史料考查。

库伦位于通辽市西南部。南接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和彰武县,东接科尔沁左翼后旗,北邻奈曼旗,总面积为4816平方公里。

我最早知道的旗所在地的地名就是库伦。

与库伦结下情缘应当说有三个原由:因人、因地、因物。1978年我在艺术学校学习期间,大约十三、四岁光景,同班六个女生当中有两个来自库伦,她们的特点是身材修长,与她们姣好的身段相比,总让矮小的我自愧不如。后来,我发现本校其它几位库伦籍女学生也多为相同的身段,于是,从感观上对库伦有了最初的好感,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因为专业内容中学习各民族舞蹈,其中蒙古族民间舞里必学的是安代,而安代流行于内蒙古,起源于库伦,据说已有三百年历史。1996年,库伦旗被国家文化部确定为“中国安代艺术之乡”。2006年,国务院确定蒙古族安代为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当然,这都是后来我在史志上了解到的。和这两位库伦籍学姐同窗四年,起居一室,排行最小的我总是处处得到她们的关爱,交谈中,我又得知库伦还有建于清朝时期的古庙:福缘寺、兴源寺。她们经常给我讲述关于寺中的传说故事。另一个让我更感兴趣的是荞麦,那时还没有口福品尝,胃口被吊了很长时间,直至近几年,已走出国门的库伦荞麦如今不仅是家喻户晓的健康美食,也当然成为了我的最佳嗜好。在库伦关于荞麦的农谚听来都很有趣:“荞麦种在三伏口,三撮就能收一斗”,“十八天发杈、十八天开花、十八天结籽、十八天归家”。那时,两位学姐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丫头经常如数家珍般对家乡赞不绝口,我不用描述,相信你就能想象得到她们当时那份得意了。

因了这么一层关系,也有了更充分的理由,于是,在二年级的某个休息日,我与其中一位学姐扒乘一辆拉煤的货车第一次实现了我的心愿,去库伦。

改革开放初期,对于我这样一个生长在偏远少数民族地区的少年而言,还未见识过书上描绘的大都市;高楼万丈平地起,灯红酒绿繁华街的景象。踏上库伦地界,一眼望去,表面看似乎蛮荒,但你细细读它,分明是天造地设的天然广厦。你会发现大自然这位独具匠心的大师,用一只饱蘸了浓墨重彩的毛笔,时而勾勒、时而皴染、时而白描、时而写意、时而泼墨,将那些沟沟坡坡,绘制成绝佳的一幅国画。让人耳目一新。错落有致的民舍刚好建筑在沟沟坡坡的画面中,枝繁叶茂的树木,疏密相间的花草,影影绰绰,摇摇曳曳。你从这一家门坎迈出,却能一脚又迈到前一户人家的房顶,目光下移,我惊奇地发现竟有许多潺潺溪流从那沟坡间奔泻下来,然后不声不响地又悄悄从各家各户阶前流过,让里面的主人毫无察觉。好一个诗情画意的库伦沟。

风水宝地,地灵自然人杰。几十年来,我做人总是低调,不知因何,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忧患意识。对待仕途、贫富、取舍、交往、病灾,我笃信天意难违;能持有顺其自然、贵贱坦然、聚散欣然、留去安然也不无是有益的处世之态吧。但不管人怎样是是非非,对你现有的一切还是应当常怀感念之心才是必然。

在快乐和苦恼的心境里,总有分享的笑容和慰籍鼓舞的话语时时在耳边响起,友朋中的女士男士,不觉间竟已有七、八位是库伦人,他(她)们无论从政、从戎、从文,搞金融搞艺术还是从事管理,与其接触当中,多为谦谦君子,不善张扬,或许这也是库伦人的美德吧。

夜晚的库伦,俨然一座神密而别有韵致的塞外楼宇,远远望去,万家灯火层层叠映,如佛龛前摞放的燃着的盏盏明灯。

喇嘛的唱经声如约时高时低朗朗响起,让人进入忘我境地。我知道,那一片圣洁的福祉上的甘露具有灵性,不但保佑着这片宝地上的朋友们,借佛光,还有我这位外乡人。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