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老兵任明德

2014-11-19 来源:通辽日报

记者 周静

2014年10月1日,国庆节。

清晨五点多钟,任明德斟满四碗白酒,高举过头顶,面向东北,当年抗美援朝战场的方向,一碗一碗洒在地上。

端到第四碗,他一饮而尽。

孙臣有、黄金满、段国梁……九十岁的老人念叨着一个个战友的名字。六十多年,一甲子的时光过去了,可那段鲜活的记忆却像开闸的洪水般在脑海中翻腾。那些年轻血性的汉子哟!早已化作烈烈青山上一块块忠骨。而他,见证了改革,跨越了世纪,活到了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安康的今天。

放下酒碗,扛起扫帚,任明德走出家门。

“爸,今天十一长假,一会儿大伙都回来,您就别扫了吧?”大儿子在后面追了出来。

“你能一天不洗脸吗?”任明德头也不回,“这马路就像人的脸,天天都得扫,大伙儿走得才舒服!”

老伴马桂兰一声不吭,找出撮子、编织袋,随后跟了出去。

朝阳露出半边脸,晨曦越过高高的树梢,照射到科尔沁区东郊街道这片老旧的平房区。小巷深长,“哗啦”、“哗啦”的扫帚声像破晓的鸡鸣,家家户户都起来活动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冲锋——永葆军人的本色

腰疼得厉害,每刨一镐都受不了,真有点挺不住。但是一想这是为人民做一件好事,再疼也能忍……只要对党对人民有好处的事,我是下决心干到底!

——任明德

1977年10月,阔别故乡30年后,任明德回来了。

不同的是,当年走时还是一个英姿勃发的青年战士,现在回来的,却是一个身患骨癌的伤残老兵。

那年夏天,任明德率领部队在山西太行山区修建国防工事。一天,他冒雨上山检查工作,车翻了。他腰脊椎间盘断裂三节,几个月后转为骨癌,半身瘫痪。医生说他最多只能再活两年。

任明德不怕死。他怕的是万一自己死了,留下老婆孩子给部队添麻烦。他不顾部队领导劝阻,执意带着妻儿回到老家通辽。

部队给盖了三间平房,墙和炕还没干透,他和家人就搬了进去。房子周围都是土路,垃圾遍地,没有自来水,条件艰苦。任明德却觉得挺好,心反倒踏实了。

这一年,任明德53岁。

时间一长,任明德受不了了。走路要人搀,吃饭要人端,整天窝在炕上看天花板,这样的日子生不如死啊!最令他痛苦的是,再不能为党和人民工作了,他心里急得像有一团火。

那段时间他天天一个人发呆,想了很多,尤其想到了焦裕禄。

他是县团级干部,我也是县团级干部,人家得了肝癌,疼得受不了,拿根棍子顶着,还为兰考人民工作呢!我就不能再做点儿事?既然还有两年命,就不能坐着等死!

任明德拄着拐棍来到附近一家工厂,提出帮忙看大门。“我是义务的,不要钱!”他一再强调。

工厂领导上下打量他一眼,摇了摇头。他有点泄气,不知所措。

一天,他来到离家不远的公厕,上台阶时重重跌了一跤。台阶上坡陡冰厚,里面遍地冰包,污秽不堪。

他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念头——天天说要为人民服务,眼前这不就是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吗?

他非常兴奋,拄着拐杖,一步一挪回到家,找出一把镐,激动得就像伤愈的战士又冲上了前线。

他忘了自己是个癌症病人。一镐下去,腰部“嘎巴”一声,剧痛袭来,他连人带镐摔在冰包上,昏了过去。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炕上。妻子把他从厕所拖了回来,还以为他死了,正抚“尸”痛哭。

“哭啥?我小名叫唐僧,哪那么容易死啊?”他开玩笑安慰妻子。

连个冰包都刨不了,这不彻底完了吗?他热泪横流。不一会儿,小声呜咽变成嚎啕大哭。

这些年打了上百次仗,多少回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他都没掉过泪。现在这是咋啦?妻子慌了,跟着哭。

听到妻子的哭声,他反倒冷静下来。他是个兵啊,扔在地上要响当当!就算残了,废了,站起来也是条汉子啊!

一股激劲上来,他挣扎着下炕,又走了。妻子绝望地哭喊:“你不要命了?!”

眼前这一幕和当年朝鲜战场上一次排雷的经历何其相似?

著名的金城反击战前夕,他带领四名侦察员通过一片密集的地雷区,深入敌军阵地侦察兵力部署。之前派去的几十名侦察员全部牺牲了。现在这几人之中,只有他会排雷。他头一个匍匐在地,战友们紧跟其后。天黑,大雨,全身泥水,眼前迷蒙。他咬紧牙关,全神贯注,边摸索边排雷,什么连环雷、跳雷、踩雷、绊雷,名目繁多,异常凶险。排雷不能用任何工具,只凭十根手指。这一条路,他摸爬滚打十几个小时,排出25枚地雷,手指抠得血肉模糊,最终带着战友平安通过。

闯生死关眼都不眨一下的人,能被小小的厕所冰包难住?

任明德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必须攻克“阵地”!他是战士,不是孬种!

悲壮的一幕出现了——

他放下拐棍,后背紧紧贴住厕所墙壁,慢慢蹲下,一只手拄地,另一只手举镐,用力地刨下去。

冰包只被刨出浅浅一道白痕。他急了,两只手抡镐刨下去,“冰弹”四溅。

他重重摔倒,烂泥一样瘫在地上。腰像被拧折了,冒出大颗冷汗。他站不起来了。

今天死也要死在这里!他咬着牙,挣扎着跪起来,闭上眼睛用力地抡起大镐,一下,又一下,镐头雨点般落下去。每刨一镐,都像在刀尖上行走……

孩子们放学回家,发现屋里臭哄哄的,母亲正流着泪给父亲换衣服。再看父亲,脸上、身上、手上、脚上,到处都是屎、尿。孩子们咧着嘴,上去帮忙擦洗,一向坚强的父亲竟然疼得哼哼出了声。

在小区居民的记忆里,那年冬天,一个半瘫的中年男人天天跪在厕所里,身边有个女人一车一车往外运冰块。有时候,这个中年男人刨着刨着,就一头栽倒。

大家诧异了,这个人是谁啊?哪来的?

“听说在部队还是个有功的,是不是犯了错误?”“听说还是个官?”“谁当官的来干这活儿?连要饭的都嫌脏!”“是不是钱不够花,干这个挣点钱?”“他说他不要钱。”“谁信啊?给钱还没人干呢!”

……

从走进厕所的那天起,任明德就已遗忘了过去的辉煌。现在的他,只是一名义务清洁工。

清理完附近的两座厕所,他又找到东郊小学附近的一座公厕。整整一个冬天,他和老伴终于把这三座公厕都清理干净了。

“堂堂军队领导干这活儿,当儿子的脸上不好看。”当兵的大儿子来信了,委婉提醒。

任明德大怒:“农民用大粪种出来的粮食,吃起来却是香的。我扫厕所是一人脏,换来万人洁。这是为人民服务!丢了谁的脸了?”

时间一久,看这个人是动真格的,居民被感动了。有的赶过来递一杯热水,有的扛着镐,跟他一块儿干。

谁也没想到,一个多月后,任明德直起了腰,扔掉了拐杖。半年后,行走如常。两年后,腰脊椎断裂处全部愈合。

这是任明德用爱与奉献,创造的生命奇迹!

可是谁知道他到底吃了多少苦?多少次痛得拿头撞墙,咬碎了牙齿和血吞呢?

枪林弹雨中,鲜血淋漓照样冲;得了癌症,腰折了,也挡不住他卧雪刨冰。是汉子,就铁骨铮铮!同样的情怀,不同的年代,他永葆军人本色!

这,就是战士任明德。

报恩——甘于奉献的“愚公”


为啥我总觉得党的恩情永远报不完?我过去受的苦太大了!是党救了我和我全家。我总自己教育自己,好好做事情,报答党,报答人民。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忘了党的恩!

通辽市科尔沁区东郊街道明珠小区里并不都是“明珠”,平房特别多。平房多,意味着房舍陈旧、巷道狭窄、卫生脏乱、人员复杂。

但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另一番景象。

水泥路灰暗,却通畅;小巷逼仄,却干净;房屋老旧,却温暖。没有高楼的压抑,不见车流的嚣闹,巷子窄窄深深,听老式锅炉烧开水 ,“呜呜”的尖叫声传出多远,久违的宁静令人放松。

“老爹!今天又推了几车?”邻居安淑霞从旁走过,热情地和任明德打招呼。老人放下扫帚,伸出手指,“三车!比昨天多了一车!”

家门口这条小路400多米长,任明德每天要花两个多小时来清扫。正值储秋菜的高峰期,巷路里散落着白菜帮、葱叶子,增加了垃圾量。扫了一会儿,身上落满了灰尘。

“这是谁乱扔乱倒,看见了得训训他!”安淑霞有点气愤。

“不能训,这事要靠自觉。不能强迫,强迫没有力量。”任明德指着不远处的几个人,“现在带动起不少人了,那边好几家也都起早出来打扫呢!大家的觉悟这不逐渐就起来了吗?”

“老爹!你是我们大伙儿的宝!你是榜样,你干啥,我们跟着学啥!”居民蒋淑珍和几位邻居边扫街道,边和老爹搭话。

任明德个子不高,身材粗壮,虽然年迈,仍掩不住一丝英武之气。布满皱纹的脸上,一个圆圆的鼻子头惹人注目。那年在朝鲜战场上,子弹把他的鼻子掀掉一块,至今呼吸吃力。

这些年,任明德手中的扫帚就没停下来过。走街串巷,挨家挨户收垃圾,清扫社区街道,到现在已经干了37年。

“倒灰喽!”任老爹的声音每天准时响起,风雨无阻。有一年冬天通辽遭遇大暴雪,汽车、火车、飞机都停了,任老爹的垃圾车没停。

那天清晨,居民郝秋兰隔着窗户,看到任明德像个雪人似的,推着笨重的小推车,在暴风雪中一歪一斜地走过来。

“唉呀,老爹!”郝秋兰赶忙裹紧棉衣跑出来,“这天还出来,不怕冻坏了?”

“没事!冷点怕啥?这垃圾不能攒,搁到外边冻成坨,更难收拾了!”老人的脸在风雪中冻得通红。

邻居们不知道,任明德小时候最怕冬天。

1929年,是他记忆中最寒冷的一个冬天。那年他4岁,父亲给开鲁县一个姓詹的副官种烟叶,詹副官不想付钱,诬陷他父亲偷了家里的财物,送进大牢拷打致死。詹副官还要将任明德和他的母亲、姐姐分别卖掉,幸好佣人刘妈通风报信,当天晚上母子三人逃进了芦苇塘。

任明德太小,饿得直哭。母亲怕惊动路人,不敢出去,就溜进附近的苞米地里,捡几穗秋收落下的玉米和小萝卜头,给姐弟俩充饥。白天不敢走,等到天黑,娘仨上路,却被一条大河拦住。母亲裹着小脚过不去,急得直哭。幸好一位老人路过,把他们背过了河。娘仨一路跑到了一个名叫苏家堡的屯子,在一户地主家落了脚。

母亲做佣人,姐姐当丫环,任明德喂羊羔,烧炕,倒洗手水。没工钱,只管饭。所谓的“饭”,是带壳的高粱面窝头,粗糙难咽。地主吃剩下的饭菜还要喂猪、狗,轮不到他们。给马烀豆子,任明德偷偷抓几把,那是他小时候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地主不给房屋,娘仨跟牲口一起住在高粱秸搭成的草料棚里,没有棉被,盖草帘子。冬天下雪,母亲怕他冻死,半夜偷偷把他塞到羊群中间取暖。

长到十二岁,任明德开始挑水,半人高的木桶在身前身后直打晃。没有鞋袜,破布缠在脚上,一走就掉。冬天井台结冰,上去一踩,脚底下就掉一层皮。冰面太滑,他收不住脚,井台上留下一个个触目惊心的血脚印。遇到牛拉屎,真是交了好运,赶紧就把冻裂的脚踩进热烘烘的牛粪,能暖和一会儿。

幼时的生活充满血泪,残酷冰冷,没有希望。直到1947年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好像有一颗火热的太阳照了进来,他的人生豁然透出光亮。

“为啥我觉得对党的恩情永远报不完?我过去受的苦太大了!是党救了我全家!”这份深恩,任明德刻骨铭心。

在他后来的人生经历中,这份恩情升华为了勇气、责任、担当。他发誓,要为党为人民做一辈子事。

一条长长的臭水沟横卧在巷路中间,冬天结冰,夏天恶臭,蚊蝇乱飞,居民绕行。要想填平,就算用大卡车也要拉二三十车土。任明德推起小小的垃圾车,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往返几百次,填平了臭水沟。他又买了100多株树苗栽上,人人憎恶的臭水沟变得绿树成荫。

公共垃圾池坏了,任明德一车车推来水泥、沙子、砖头,干了大半天,把垃圾池修好……

有人统计,37年来,任明德义务清运垃圾上万吨,走路五万多公里,相当于在长征路上走了两个来回,光铁皮的垃圾车就推坏6辆。

古有愚公岁岁移山,今天的任明德就是要做报恩的“愚公”。穷尽后半生的光阴,俯身在没有光彩的最卑微的地方,无惧苦累脏臭,用一寸寸坚实的脚步,回报党的深恩。

这,就是“愚公”任明德。

服务——坚守一生的承诺

我们军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保持军人本色,不能让帽徽上的红星变颜色。要时刻想着我来自人民,是为人民服务的,不能辜负人民。只有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

——任明德

1948年10月,锦州战役打响。

任明德带着两名警卫员掩护指挥员勘察地形。不料被敌人发现,子弹像雨点一样飞来,一名警卫员牺牲了。

怎么办?任明德和另一名警卫员直起腰,一个往东跑,一个往西跑。瞬间,全部火力集中射向两人。

任明德跑出五六十米,一头趴进垄沟,身上连中七枪。

回到指挥所,人们发现他身上血肉模糊,用剪刀把棉衣剪下来一数,竟然有14个枪眼,枪枪洞穿。

大丈夫忠勇报国,何惧马革裹尸?任明德随时准备为国捐躯。

1953年,抗美援朝金城反击战前夕,他和四名侦察员排出25枚地雷,剪掉4道铁丝网,在小河沟里蹲了十几个小时。正当他们勘察清楚了敌军的装备部署,准备撤离时,一名侦察员碰响地雷,当场炸飞。

顷刻间,枪炮像刮大风一样铺天盖地射来。危急时刻,三名战友一把将任明德推进土坎子,趴在他身上。火力停止后,任明德连拖带背,把三名重伤战友带回营地。三天三夜没合眼没吃饭的任明德,在地图标上出了敌军的20多处部署。总攻时,这份地图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战斗赢得胜利。

戎马倥偬30年,任明德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战争,赴甘南、青海、西藏平叛,参加战役百余次,立过两次大功,三次三等功,获得全国爱兵模范、战斗标兵光荣称号。

1960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前接见了他,战斗英雄名扬全国。

“我的命不是自己的,如果不是战友舍命护我,我早成了战场上的一堆白骨!”按照当日留下的地址,任明德分别给三位战友写信,却如石沉大海,寄回来的信上均写着“查无此人”。


他要替战友们活着,让生命余晖闪亮。

当年流血牺牲,是为了国家和人民。如今没仗可打了,帮助邻居,解决他们的困难,也是为党做事,为人民做事。

时代变了,理想和信念没有变!

1994年,42岁的农村妇女李桂清和丈夫从木里图镇唐家村搬到通辽。外甥把新买的出租车停在了她家,一连好几天没动。

一天,来了一个老头,隔着大门问,“这车咋老停着,差啥事啊?”李桂清随口答应,“这不没钱嘛,还缺500块钱手续费交不上!”老头转身走了,没一会儿又回来了,拿出500元钱递给她。李桂清愣住了。

后来李桂清才知道,这个名叫任明德的老头是小区远近闻名的好人,邻居有为难遭灾的,他总是不请自到,热心相助。李桂清从小父母双亡,可自打认识了这个“老爹”,一下子有了主心骨。李桂清打零工,丈夫蹬三轮,经济条件不好。前几年她患上了心脏病,去年又患了乳腺癌,任老爹坚持给她送药,还不时送钱周济。她家盖仓房缺檀条,老爹亲自蹬梯子爬到自家房顶去找了几根木头。

邻居白义昌犯了病,正愁没钱去医院,任明德来了,“这五百块钱先拿着,不够我再送来。”“任大哥!这三百五百的你都拿多少回了,我拿啥还你?”“还啥?不用还!”白义昌流泪了。在任明德精神的感召下,76岁的白义昌加入了社区治安队,戴上红袖标义务维护小区治安。

这是第几十次坐小推车了?要不是老任经常来推自己出去,瘫痪多年的鲁志英早就活够了。老任给他买药,带他去开党员生活会,接他到家吃饭。老任就像团火,融化了他心里的冰。今年中秋节,他端起酒杯老泪纵横:“老任哪,我这辈子报答不完你的恩,我死后也要让儿子给你立碑啊!”

青年周二跟人打架,进了派出所。任明德把周二保了出来。

“任爷爷你别劝我,我哪天还得去报仇!”周二愤愤不平。

任明德掀起衣服,露出身上几十处伤疤。周二惊呆了。

“报仇?多大的仇?”任明德反问。“真正的男子汉保家卫国,上前线敢跟敌人玩命!你们鸡毛蒜皮那点事,报啥仇?”

看周二耷拉下来脑袋,任明德给他讲起当年的战斗故事。打四平时胯骨中了一弹,战友用牙齿把子弹叼了出来。打锦州时脊梁骨中弹,全身都被打穿了。打天津时,他们十几人侦察小组遇上一股敌军,不但没牺牲,还抓了48名俘虏。西藏平叛那年,他们20多人被500多个叛匪包围,抵抗11个小时,最终安全脱险……

这些传奇般的故事,周二听得入了迷。

一天,周二又来找任爷爷,看到老人正推着小车收垃圾。爷爷这么大年纪了,头发花白,身上有伤,还在干这些脏活累活,我年纪轻轻的,怎么那么让人操心?周二越想越惭愧,上前抢过小车,帮任爷爷打扫卫生,从此像变了个人似的。

任明德亲自来到科尔沁区武装部,保荐周二当兵。入伍那天,周二恭恭敬敬地给任明德敬了个军礼,含着热泪帮任爷爷推了最后一次垃圾。周二在部队得了奖,春节探亲时特意来报喜:“任爷爷,要是没有您,我的人生就毁了!我要像向您学习,争取立功入党!”

这些年,平房区有钱的居民几乎都搬走了,剩下的多数是低保户、租房户。有的居民生活困难,生了病也不去看。任明德心里难过,即使素不相识,他也要帮。有一次听说附近租房住的一个木匠得了白血病,他托居委会工作人员送去2000元钱。

资助过的人太多了,有时候他自己也忘了。前几年,任明德收到一个陌生男孩寄来的信,信中说他已高中毕业,找到工作,他在通辽读初中时任爷爷曾资助过他两年多。这个男孩的名字任明德已记不得了。

“你总把钱给别人。你的儿女们下岗的下岗,打工的打工,过得也挺难,咋不给他们?”有人问任明德。

“他们的日子毕竟还能过得去。有的人过得太苦了,我看到了,就必须得帮。宁可我少吃一点,少花一点,也要把人民群众挂在心上,这是共产党员应尽的义务!”

这,就是亲人任明德。

忠诚——共产党员的誓言

共产党员就是要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个人服务。我反对贪官污吏,反对贪污浪费,那样就失去了党员的原则。我心目中真正的共产党员应该像孺子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血。就像焦裕禄那样,一辈子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说到做到!

——任明德

一碗银耳汤,两块老式饼干,两块腐乳。这是任明德的早餐。他不讲究吃喝,习惯了粗茶淡饭。

任明德是功臣,可他到现在还住在平房里。自己动手劈柴生火,穿几十元钱一件的衣服,生活简单。像他这种级别的老离休干部,政府按规定配了车,可是任明德一次也不用。

这些年,社区周围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任明德家的老平房显得更加寒酸简陋。几年前,政府分给老人一套三居室的新楼房,却被老人谢绝了。在房价飞涨、物欲横流的今天,任明德的举动让多少人感叹不已。

任明德的二儿子任国栋回忆,当年搬回通辽时,房子虽然盖好了,可还没有盖仓房和院墙,其实只要父亲跟政府说一声,就会解决。可是父亲不肯,他让孩子们放学就去捡砖头,脱土坯。爷几个忙乎一夏天,还真盖起了仓房,修上了院墙。

对困难群众,任明德慷慨解囊,全力帮助;为自己家的事,他没向组织张过一次口。对于儿女的前程,任明德只有一句话:“凭本事吃饭,别指望我。”三个儿子从部队转业回来,都分配当了工人。二儿媳妇杜凤贤一直没有工作,全家靠二儿子任国栋每个月3000多元的工资生活。两人至今还住在50多平方米的工厂老宿舍楼里,儿子结婚靠贷款买的房。

任明德的老儿媳妇夏冬云从市糖果厂下岗后没有工作,卖过冷饮,给超市打过工,现在在一个小区看车棚,每个月能挣一千元左右。任明德的老儿子任国安患有心脏病,前年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常年吃药打针,家中经济勉强支撑。

“老爷子总说,用双手挣的辛苦钱,花得放心!就算有警车开到咱家门口,也不害怕!”夏冬云牢记公公的话,坦然面对生活中的坎坷。任家的孩子都靠自己,不给政府添麻烦,这是任家的规矩。

任明德的女儿任国英下岗失业,靠打零工生活,去年还患上了癌症。动手术后,隔了三天,老人才去看望女儿。那几天小区一连丢了好几个井盖,老人天天跟着治安队排查,别的事啥也顾不上。见到委屈流泪的女儿,老人也掉了眼泪。

任家祖孙四代算起,除了刚满3岁的重孙,七名男丁中的六个都当过兵。任明德最疼爱的老孙子任建彬复员两年,上个月分配到霍林郭勒白音花煤矿上班。听说那里寒冷荒凉,离家三百多公里,奶奶马桂兰大哭了一场。她央求老伴,“你找找人吧,换个地方,别让孙子去受罪了!”“找啥人啊,这个也找那个也找,让政府咋办啊?得让他锻炼锻炼,真正的男子汉凭本事闯天下!”任明德回绝了。

送别孙子那天,马桂兰抹着眼泪跟任明德说,“我怪你,也不怪你。我怪你对咱家人无情,孩子们从小到大你一直就没管过!可是我也明白你的心,你是共产党员,有原则,我们不能拖累你,不能让组织为难!”

老伴的一席话说得任明德心里酸酸的。作为一个父亲,一个祖父,他当然希望孩子们有份好工作,可是他不能违背原则,那是他一生的坚守。

每年清明节,他都会到人民公园的英雄纪念碑前走走。站在烈士碑前,他觉得战友们从未走远。

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前仆后继,为谁牺牲?为谁赴死?光辉的理想,崇高的信念,穿过岁月的尘烟,在老人心中久久回响。

任明德90岁了,身体依旧硬朗。但细心的人们发现,老人走路变慢了。那两条腿是肿胀的,僵硬的。每天晚上,老伴都要端热水给他泡脚、按摩。老人家的炕头有一个鞋盒子,里面装着各种药膏。近几年来,他的两只手上起满了密密麻麻的泡,痒得难受,医生告诉他这是真菌感染。收了三十七年的垃圾,他总光着手,不戴手套,嫌出汗打滑,使不上劲儿。年长日久,各种细菌入侵,导致病变。老人不在乎,该咋干还咋干。

“父亲这一生,无私忘我,无欲无求。他心里装的都是别人,没有自己。有一次全家人在一起吃饭,父亲举着酒杯哭了,他说,孩子们,你们都别怪我!”说到这,任国栋眼里涌出热泪。

东郊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副书记叶宝库动情地说,“任大爷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啊!身边有这个榜样,身教胜于言教!九十岁了,任大爷在那儿做呢,你不做,有失你党员身份。年轻人学啥,学做人!任大爷把‘人’字的一撇一捺写好了,我们跟着!”

这,就是共产党员任明德。

九十年人生岁月,任明德并不是生活在真空。他与每个人一样,置身着复杂变幻的社会,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生,经历过得与失的种种考验。可是他始终牢记,23岁那年,站在镰刀斧头的旗帜下所说出的每一句誓言,从此用一生的光阴来实践。

这样一个老人,几乎没有任何嗜好,不赌,不醉,不收藏,对珠宝和楼房没有兴趣,不为儿女谋前程。几十年来,没有人要求他什么,只有他自己一直在要求自己,那么严格,那么彻底。如果说当年成为战斗英雄还属机缘,那么今天的任明德,把所有的荣耀归零,在离休后长达三十七的时间里,鞠躬尽瘁,不问索取,一步一步在大地上重新塑造自我,走出了生命的高度。青春报国,白首为民。在他身后的土地上,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种子已深深扎根。

老兵任明德,他就像科尔沁草原上伟岸的脊梁,砥砺岁月风雨,挺立如山!

 

  责任编辑:吴晓园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