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草原追梦 踏歌而行


2014-10-24 19:16:28 

—全国省级党报总编辑内蒙古采访散记

 

 
 

没去草原之前,草原时常出现在梦里:湛蓝的天空下,白云朵朵,翠绿的原野绵延到天际,无边无涯;弯弯的小河,灿烂的阳光,斑斓的野花,洁白的羊群,黑色的骏马,盘旋的雄鹰,袅袅的炊烟,星星点点的蒙古包里远远地飘出了奶茶的醇香……

没去草原之前,草原总是出现在歌里:如诉如泣的蒙古长调,悠远神秘的蒙古族“呼麦”,深情悠扬的马头琴声,在敖包之下,倾诉浪漫爱情、歌颂甜蜜生活;在高原之巅,赞美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缅怀草原英雄嘎达梅林。更多时候,是健壮的套马汉子、是俊俏的牧羊姑娘,在辽远广阔的天地之间,一边劳作、一边随口吟唱着草原的曼妙景色、心中的美好情愫。

没去草原之前,草原之美,在我的心目中,早已涂抹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时而载歌载舞,时而忧伤宁静。

 

在室韦中俄边境口岸采访。

自然之美

陪你一起看草原

夏秋之交,受内蒙古日报社之邀,《中国新闻出版报》与全国23家省级党报的媒体人一起,齐聚呼和浩特,开始了为期一周的草原采访之旅。没想到的是,在内蒙古期间,自治区党委书记王君,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乌兰,党委常委、秘书长符太增接见了我们。在接见中,王君书记特别强调:“内蒙古要打造六道亮丽风景线——经济发展、民族团结、文化繁荣、边疆安宁、生态文明、各族人民幸福生活。”记住了王书记生动凝练的话语,我们便从呼和浩特出发,一路向东、向北,走进呼伦贝尔大草原,追寻这一道道亮丽的风景。

“因为我们今生有缘,

让我有个心愿,

等到草原最美的季节,

陪你一起看草原。”

《内蒙古日报》的记者们哼唱着歌曲《陪你一起看草原》,在总编辑吴海龙、副总编辑孙亚辉的带领下,与采访团一路同行。我们首先飞抵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然后乘车经额尔古纳市区、陈巴尔虎旗,抵达额尔古纳河东岸、蒙古民族的发源地室韦,再向西南折返,最后抵达“东亚之窗”、百年名城满洲里。

一路之上,我们与呼和浩特市、呼伦贝尔市、额尔古纳市、蒙兀室韦苏木、满洲里市的党政领导人攀谈草原经济发展,得知了内蒙古经济发展的主要指标,从省市到县乡都呈现稳中向好的态势;到伊利科技示范园访问,亲眼目睹了绿色健康乳制品的生产全程,体会草原乳文化的深厚底蕴;在陈巴尔虎旗的蒙古包内,与牧民闲话生态牛羊产业;在高高耸立的敖包四周,祭拜天地先祖,感受“天地人神”和谐共处的民族文化;在草原“那达慕”的现场,近距离观摩经典的蒙古摔跤、套马、赛马活动,品味浓烈真挚的草原歌舞。

一路之上,我们在白桦林栖息,酣畅地呼吸大自然纯净的空气;在亚洲第一湿地流连,与额尔古纳市的官员们探讨湿地保护的话题;在中国草原第一大湖——呼伦湖畔等待夕阳,看烟波浩淼、鱼翔浅底,现场采访呼伦湖的水污染防治情况;在额尔古纳河右岸,看对面河畔,俄罗斯小伙子斜靠在游艇上悠闲地垂钓,友好地向我们挥手,中俄边境线上,一派和睦安详。

在草原深处,牧民们捧出了他们自制的奶制品、牛羊肉食品,请我们品尝。《浙江日报》的李杲老总当场拍板,要把这些纯天然、绿色生态的优质食品放到他们集团的电子商务网站上销售、推广。蒙古族牧民白金侃侃而谈:“贫穷保护不了草原的美丽,财富也未必就会带来幸福,大草原千万不能过度开发,如果草原累了,牧草质量差了,牛羊肉就不鲜嫩了,奶茶就不香甜了,河水会干涸,沙漠就会占领一片片土地。”

在蒙兀室韦,我们接触了一个特殊的民族——俄罗斯族。19世纪末起,中国淘金和伐木的男子与俄罗斯女子“始而相见以为友,继而相爱以为婚”,一代代繁衍生息,目前华俄后裔已发展到第五、六代。我们走进了俄罗斯族的“木刻楞”做客,感受了他们的家人间相濡以沫、其乐融融的生活氛围。在冬妮娅大妈家里,山东大众日报的梁国典社长与房主人攀上了老乡。原来冬妮娅一家的先辈来自山东龙口;在满洲里,鄂伦春族市委副书记、宣传部部长白晓娟不无自豪地向我们介绍,“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比不上满洲里的灯火辉煌”。华灯初上,站在市中心,简直是置身于一座欧洲的建筑博物馆,恍如在巴黎、罗马,或是莫斯科,丝毫想像不出这里是祖国北疆的一座边陲小城。

短暂的一周采访,走到了满洲里时,再回头想想王君书记描述的那“六道风景线”,一路上的所见所闻,确实对于其中的“每道风景”,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印证。最为难得的是,一路走来,我们发现,上至自治区党委书记,下到普通牧民,都有一个朴素的共识,那便是:最美的风景,还是草原的自然之美、生态之美,她是一切风景的前提,她是所有风景的载体;所有的亮丽风景,都孕育、包容在大自然的绿色怀抱之中。我想,这共识的存在,真的是内蒙古之福、草原之福。

此刻, 置身在了梦中的草原,置身在歌中的风景,我们还能找寻到内蒙古大草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美丽吗?一路草原一路欢歌,安静下来时,才突然发现,我们所要找寻的草原之美,似乎还是隐藏在这一首首或者奔放、或者深情的草原牧歌里。


 

生命之美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采访团一行抵达蒙兀室韦苏木时,夜幕已降临,蒙古族的学者向我们娓娓地叙说起了这里的历史:就在这一带,额尔古纳河东岸的山林里,居住着蒙古族的先民,靠狩猎为生,《旧唐书》中称他们“蒙兀室韦”,公元8世纪中叶,他们南迁到了以呼伦湖为中心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很多年以后,他们又向西迁徙,进入了蒙古高原的肯特山区,逐渐强大。而他们的后人成吉思汗,率领着蒙古乞颜部经过浴血奋战,把各个部族融合成为一个民族——蒙古族,而呼伦贝尔草原,则成为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的武库、粮仓和练兵场。

说来也巧,当我们伫立在蒙古民族的发祥地、呼伦贝尔草原与大兴安岭的交接地、中俄边境口岸的界河边,欣赏蒙兀室韦小镇的夜景时,户外广场的高音喇叭十分配合地播出了一首歌曲《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父亲曾经形容草原的清香,

让他在天涯海角也从不能相忘。

母亲总爱描摹那大河浩荡,

奔流在蒙古高原我遥远的家乡。

如今终于见到了辽阔大地,

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泪落如雨。

河水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

保佑漂泊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喜爱草原歌曲的人大都知道,这首歌的作者是蒙古族诗人席慕蓉。诗人祖籍内蒙古,生在重庆,长在香港,定居在台北。1999年,她回内蒙古祭祀敖包,应蒙古族歌唱家德德玛之邀,写下了《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经蒙古族音乐家乌兰托嘎谱曲,德德玛与席慕蓉在2001年的北京及内蒙电视台春节晚会上联手演绎了这首歌曲,一时间,祖国的大江南北广为传唱。平时听到这首歌也会感动不已,但此时此地,我们才似乎真正理解了蒙古族的后裔们背靠着呼伦贝尔草原、面对着流淌千年的额尔古纳河时,那种历尽种种沧桑漂泊、种种生死离别后,终于找到了家的感觉。歌曲里吟咏的草原,也绝不仅仅只是自然的风景,这芬芳的草原、浩荡的江河,已然成为蒙古民族血脉的源头、精神的家园与灵魂的皈依。

不仅如此,当我们把历史推回到公元前50年左右,会发现拓跋鲜卑族这时正南迁至大泽(今呼伦湖),进驻呼伦贝尔草原,他们在此生活了7代约200年,公元386年,建立了北魏王朝,公元439年,统一了北方地区;如果我们把历史再一直推回到11000多年前,呼伦贝尔草原上生活着的古人类扎赉诺尔人,创造了呼伦贝尔灿烂的原始文化。走进扎赉诺尔博物馆,我们还进一步得知:考古学家们在满洲里扎赉诺尔煤矿,发现了16个扎赉诺尔人头骨化石及其他伴生物;1948年,我国古人类学家裴文中在《中国史前之研究》一书中就指出:中国北方文化起源于扎赉诺尔文化;另一位古人类学家林一璞更是明确指出,根据现有的发现,中国最远古的文明是从扎赉诺尔起源的。

如果放眼整个内蒙古,考古研究告诉我们:草原文明的源头可以一直追溯到70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呼和浩特东部的大窑遗址是当时古人类的石器打制场所,一直到30余万年前他们的后裔还在这里生存;⒊5万年前“河套人”在黄河中上游的河套地区创造了“萨拉乌苏文化”,属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也成为北方草原主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1.1万年前扎赉诺尔人已经具有原始蒙古利亚人种的体质特征,活动范围遍布整个北亚草原,今天的中国人、韩国人、朝鲜人、日本人绝大多数都属于蒙古利亚人种;5500年前,内蒙古东部、南部的“红山文化”则是北方草原文化与中原仰韶文化碰撞而产生的优秀文化,属新石器时代,1971年,内蒙赤峰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玉龙被考古界称为“中华第一龙”。

如果放眼全中国,当今的文化学者们大都认同,草原文化同黄河文化、长江文化一起,共同成为中华文化的源头:最近几千年以来,内蒙古大地上生存繁衍着以蒙古利亚种华北型为主的人类圈,比如商周的戎狄,秦汉的匈奴,魏晋南北朝的鲜卑,隋唐的突厥,两宋的契丹、女真,元代的蒙古,明清的满族,这期间,匈奴人建立的第一个草原王国促进了草原民族与中原汉族的第一次民族大融合,鲜卑人建立的北魏王朝促进了农、牧文明的第二次大融合,成吉思汗建立的蒙古汗国,直至元朝统一中国,草原文化与农耕文明实现了第三次大融合。

援引了文化学者们的诸多观点,探询了博物馆中各类文物的种种来历,归纳起来说:毫无疑问,内蒙古大草原自古至今,一直就是中华民族生存繁衍的巨大摇篮。而蒙古族诗人席慕蓉的歌,也不仅仅是写给蒙古人,更是写给地球村亿万龙的传人,这歌声已然引领着我们,跨越万水千山,穿越万年千年,探寻生命的根脉,找到回家的路。古老的蒙古高原,深厚的草原文化,古往今来,也正绵延不绝地抒写着一曲壮丽神圣的华夏儿女的生命之歌。


 

青春之美

为内蒙古喝采

如果放眼全世界,你会发现,内蒙古大草原正以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底蕴与时代魅力,对亚欧地区乃至全球东西方经贸、文化间的深度交流与融合,发挥着愈发重要而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们到达采访的最后一站满洲里时,来自中俄蒙三国的学者以及政府、企业的代表,正好在此举办“草原丝绸之路经济带暨中俄、苏满欧班列合作发展论坛”,以“打造中俄蒙对接平台,开创口岸经贸发展新局面”为主题的“2014中俄蒙国际机械建材博览会”也同时拉开帷幕。今年3月,“苏满欧”列车常态化开行,从苏州铁路西站出发,经由满洲里口岸,横跨整个西伯利亚,途径俄罗斯伊尔库茨克、新西伯利亚、莫斯科、白俄罗斯布列斯特,抵达目的地波兰华沙,全程运行13天共11200公里,比海运的时间缩短了约30天,是当前运行速度最快、运输价格最低、通关服务最优的欧亚货运集装箱班列,而“豫满欧”“粤满欧”班列也将陆续开通,目前,经满洲里口岸的集装箱国际物流线路已经成为国内外众多商家的首选。

2013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中亚四国时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草原丝绸之路,是古时自中国中原地区向北越过长城,穿越蒙古高原,南俄草原、中亚西北部,西去欧洲的陆路商道。

中国古代的丝绸之路主要有4条:一是从洛阳、西安经河西走廊至西域、然后通往欧洲的“沙漠丝绸之路”,二是北方草原地带的“草原丝绸之路”,三是东南沿海的“海上丝绸之路”,四是西南地区通往印度的丝绸之路。自古以来,草原丝绸之路东端的中心在内蒙古地区,东来西去、南来北往的经贸、文化潮流在这里交流、汇聚,形成浓郁而又开放的草原文化特征。

东西方文化人类学家们的许多研究成果指向同一个结论:大约11000年前,中国内蒙古草原的先民们多批次、长距离地迁徙到日本和美洲大陆,带去当时先进的文化与科技,象征着古代草原文明对于亚洲历史、美洲历史乃至世界文明史的重大贡献;数千年来,匈奴、突厥、蒙古人先后向西迁徙,带去东方传统文化与先进技术,融入西方世界,波斯、希腊、罗马、印度文化向东传播,至元代,草原游牧文化、中原文化、西方文化、中亚、南亚文化在大草原上碰撞、交融,形成了草原文化多元、包容的世界性品格。有研究者还把草原文化的当代特征概括为16个字:开拓进取、英雄乐观、自由开放、崇信重义。一家之言,也不无道理。

让我们把镜头重新切回到满洲里。从地图上看,作为全国最大的陆路口岸,满洲里地处亚欧大陆桥的重要节点,向东连接着东北亚枢纽大连、锦州等港口,辐射华北、中原、华东、华南,向西跨越广袤的西伯利亚,直达欧洲腹地荷兰的鹿特丹,这条亚欧大陆桥所辐射的国家区域内,能源矿产、旅游文化、农业资源等等要素资源禀赋齐全,市场规模、发展潜力独一无二,已经成为一条穿越草原、连接世界的全新丝绸之路,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到访满洲里时曾给出了这么一句评价:“风景这边独好!”

环顾内蒙古全境,4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共有19个口岸,成为了中国向北开放的桥梁和纽带,形成了公路、铁路、航空三位一体的对外开放格局。目前,内蒙古19个口岸的总业务量已跃居西部边疆省区之首。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内蒙古时再次寄语:“把祖国北部边疆这道风景线打造得更加亮丽。”草原文化,正重新焕发青春;草原丝路,已渐成康庄之衢。

当飞机从满洲里机场缓缓升空之时,俯瞰舷窗外的青青草原、澹澹湖水、莽莽森林、巍巍口岸,我的耳畔不由得又回响起了蒙古族歌手韩磊的歌曲《为内蒙古喝彩》:

“飞跃八千里路云和月乘风而来,

近看草原大地青春焕发的光彩,

踏上我心爱的黑骏马踏歌而行,

奔向你的怀抱飞扬你的神采……

内蒙古,大中华为你齐声喝彩。”

(作者为中国新闻出版传媒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责任编辑:苏伦高娃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