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通辽:一场漂亮的生态保卫战


2014-06-26 19:16:35 来源:通辽日报

 

—— 罕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走笔

内蒙古日报记者 蔡冬梅 白江宏 郭洪申

编者按:

习总书记在考察我区时指出,要把祖国北部边疆这道风景线打造得更加亮丽,进一步明确了内蒙古的发展方向和工作思路,是党中央对我区工作的新定位新要求,也是全区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景。自治区“8337”发展思路实施以来,通辽市坚持规划先行、保护优先的原则,加快生态建设布局调整和结构优化,突出规划建设四大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前不久,内蒙古日报记者一行来到春寒料峭的扎鲁特草原,走进罕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感受春天的脚步——

塞外五月,乍暖还寒,但却阻挡不住春姑娘的降临,放眼四野,春意盎然,满目生机。扎鲁特草原罕山深处,青草树木抽出嫩芽,暖风拂过,唤醒了山野间蛰伏一冬的冰雪,汇成一条条喧闹的小溪,一路浅吟低唱追赶着春天的脚步奔向远方……

记者来到罕山脚下一片开阔的林场栽植区时,十几名林场工人正在给樟子松树苗“撤寒”。工人们轻轻挖开一层棉被般的土块,一株巴掌大的小松树苗似乎陡然“睡醒”了,只见它慢慢挺直了腰身,迎风抖擞了起来。林木工程师斯日古楞告诉我们,这批树苗是去年入冬前种下的,比起杨树,松树吸水少,抗旱能力强,近些年罕山林场人工栽植尤以樟子松和油松居多。

林场负责人介绍,这几年林场人工造林的任务越来越轻松了,“经过6年的全面封育,罕山自然保护区的草木已经重获自我修复能力,现在看来,这场生态保卫战已经初战告捷!”

“天然肺叶”水肿了!

“小的时候,我和小伙伴常到草场里藏猫猫,只要钻进草丛,谁也别想找到。可后来大家都忙着致富,比着养牲畜,结果草场载畜量过大,造成草场逐年退化,最后沙化的草场连草毛都没有了,护不住地皮,一刮大风沙子漫天飞。”

林场综合办公室主任白巴格那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对罕山怀着深深眷恋和爱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角色也由一个采伐管理者转变为致力于自然保护的管理者。

据白巴格那介绍,绵延2000多公里的大兴安岭将内蒙古东部地区一分为二,成为草原生态系统和森林生态系统的自然分界线,位于大兴安岭南麓的罕山自然保护区以其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将蒙古高原、岭南山地和岭北山地三个差异巨大的生态系统连接起来,成为生物物种交汇的陆地桥梁,它是整个扎鲁特草原、通辽市乃至我国北方一个重要的生态枢纽。

罕山林场拥有通辽市面积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天然次生林,是自治区11片自然林之一。自然保护区境内有涌动的泉眼63处,是霍林河、阿日昆都楞河和达勒林河3条河流的发源地,也是嫩江水系和西辽河水系的分水岭。“作为通辽市重要的生态屏障、水源涵养地和重要的动植物基因库的罕山,是扎鲁特草原乃至整个科尔沁草原至关重要的‘天然肺叶’”。


白巴格那告诉记者,罕山林场成立于1959年,占地面积147.8万亩。其中有林面积为79.95万亩,宜林地面积为50.1万亩。拥有职工干部790多人。几十年来林场依靠伐木为生,2000年9月被正式批准为自然保护区。为更好地保护这块珍贵的绿宝石,自2004年开始申请晋升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然而,就在保护力度不断加大的同时,保护区的生态环境却在持续恶化,白巴格那目睹了这一切。说起2008年围封之前罕山林场的景象,

他给记者列举了一串惊人的数字:那时紧邻罕山的格日朝鲁苏木十几个嘎查的牲畜加起来才19万头只,而林场总人口只有180多户、790多人,最多时竟放牧着20万头只牛羊,平均每人253头只,罕山林场近60万亩的草场当时几乎全部被牛羊啃噬光了!山秃了,水系也枯竭了。霍林河、阿日昆都楞河和达勒林河当时已经接近断流,60多个天然泉眼也都冒不出水来了。

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估组的专家们来了,看着满山遍野的牛羊、大片裸露的沙地荒山,连连摇头:科尔沁草原的这片“天然肺叶”严重水肿了!

“不可能的任务”完成了

“185户职工790多张嘴要吃饭,140多万亩的林木亟待抢救性保护,平衡草原保护和民生发展的关系,实施整体搬迁,全面围封,这项艰巨工程像座大山,横在全体职工干部面前。”说起6年前的那次整体迁移,罕山林场负责人孔凡硕唏嘘不已。

2008年,保护区提级争晋工作进入实质攻坚。根据通辽市《关于实施收缩转移战略调整生产力布局加快社会主义新农村新牧区建设的意见》,扎鲁特旗委政府把实施收缩转移战略作为生态建设的“重头戏”,发出了“重点将罕山及周边地区100万亩范围内建成无人无畜封禁区”的动员令,投入1.8亿元资金实施收缩转移战略,将保护区内包括罕山林场在内的300多户居民和所有牲畜搬迁转移,沿保护区周边全部用网栏围封,建成无人无畜封禁型自然保护区。

到2008年末,罕山林场清理出大小牲畜30多万个羊单位。林场人畜全部迁出,境内房屋、牧铺全部拆迁灭迹,辖区周边全部围封完毕,建成了通辽市面积最大的封禁保护区,实现了“无人无畜、禁牧封育”。

“不可能的任务”完成了,背后是一系列史无前例的优惠政策和艰辛的工作。罕山林场的185户、790多口人整村搬迁转移至鲁北镇生态移民新村,每户无偿分配一套住宅楼和商业用房屋,并为每户至少安排了一名有固定收入的公益林护林员,没有固定收入的群众全部享受最高标准的城镇低保,同时可继续参加农村牧区医疗保险,享受原有的退牧还草、退耕还林补助政策,符合养老条件的职工按规定享受养老保险优惠政策。

同时,为妥善解决罕山林场移民就业问题,扎鲁特旗还投资1375万元在鲁北镇商业地段罕山步行街为移民购买了100间商品房。商品房产权归移民所有,可自主经营,也可出租收益。

今年60岁的护林员何玉峰在罕山林场生活了35年,如今已举家搬迁到鲁北镇,与老伴、女儿一起融入了城市生活。别看老何花甲的人了,可他仍然坚守在保护区的一线岗位管护站,图的就是那不能释怀的山林情结。早晨5点,老何就开始巡山了,一草一木间,他见证着罕山生态的“起死回生”。“为保护罕山,市里和旗里下了这么大力气,这几年罕山的植被恢复挺快,山脚下的草都齐腰深了,山上不时还有野物窜过。短短几年时间不容易啊,我们必须好好看护!”

“千年松洲”再现林风

据扎鲁特旗当地旗志记载,约一千年前,罕山这一地区曾是茫茫林海,素有“松洲”之称,呈现过“深山闻鹿鸣,林黑自生风”的原始森林景观,毗邻罕山的霍林河大煤田就是那时森林繁茂的产物。

“经过6年的围封保护,如今的罕山林场基本已经恢复了原貌,曾经的‘松洲’轮廓渐渐清晰。作为通辽北部重要的水源涵养地的草场、植被得到了有效恢复,水源涵养功能明显增强,自然植被和生物资源已恢复到10年前的水平。”白巴格那对现在的罕山保护区现状很是欣慰。他高兴地告诉记者,去年12月25日,罕山自然保护区被国务院正式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通辽市生态办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现在看来,罕山自然保护区工程真正成为了民心、民生、生态工程,“如果说绿色环境是难以估值的宝石,那么生态产业就是挖掘不尽的宝藏。经过实施收缩转移战略,罕山林场生态环境持续变好,将给通辽市生态环境建设带来更多更大的利好。”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就在罕山自然保护区获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时候,一张更大的生态蓝图正在绘就。按照自治区“8337”发展思路,通辽市坚持规划先行、保护优先的原则,突出规划建设了四大生态功能区:北部建设生物多样性、水源涵养和环境保护生态功能区,规划面积2000万亩,占全市国土面积的22.2%;中部建设干旱带坨沼地和疏林草地植被自我恢复生态功能区,规划面积2200万亩,占全市国土面积的24.5%;南部建设4大沙带及周边沙化土地防风固沙生态功能区,规划面积1500万亩,占全市国土面积的16.7%;南缘建设科尔沁沙地水土保持和水资源综合利用功能区,规划面积300万亩,占全市国土面积的3.3%。一幅壮阔的绿色画卷正在科尔沁草原展开。

临别时,记者与林场的守护者们相约,在这里最美的季节再来,走进山林深处,感受林风吹拂,体悟山地草原大美!

  责任编辑:阿丽玛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