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ceholder image

《科尔沁史话》

2012-05-22 来源:

 

书籍作者乔子良,薛彦田编著

图书出版社: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图书品相:8.5成品相

库 存 量:1 本

图书售价:38.40元 图书原价:48.00

图书类别:社会文化

图书标签:科尔沁史话

上书时间:2010-09-15

出版时间:2009 印刷时间:2009

开本:16开 页数:539页 印张:34.5

装订:平装 印数:2千册 ISBN:9787204097746


 

目录 
 
序言王治安(1)
 
一、科尔沁归属
(一)中国古代的科尔沁草原(3)
1、科尔沁草原的远古时代(3)
2、中国古代的北方民族(7)
(1)科尔沁草原上的第一批居民(7)
(2)匈奴(10)
(3)东胡(13)
(4)乌桓(20)
(5)鲜卑 柔然 突厥(28)
(6)契丹(41)
(7)大辽(50)
(8)女真(大金)(61)
(二)蒙古族起源及科尔沁部历史沿革(70)
1、蒙古族起源(70)
2、蒙兀室韦(75)
3、兀良哈(81)
4、满蒙联盟(83)
5、“科尔沁”一词的来历(92)
6、科尔沁一词演变成蒙古部落名称的来历(93)
7、“九部之战”——蒙古科尔沁部与清王朝关系的序幕(95)
8、科尔沁部由来与清代哲里木盟行政区划变迁(99)
9、科尔沁部的东展西迁(103)
10、科尔沁部的南进西扩(104)
11、科尔沁部的统治中心移向嫩江流域(105)
12、清初科尔沁部大规模迁徒(106)
(三)哲里木历史沿革(109)
1、《蒙古游牧记》一书对哲里木的简述(109)
2、《清史稿》一书对哲里木的简述(115)
3、哲里木盟简史(122)
4、纵谈哲里木盟四部十旗的由来(128)
(1)哲里木盟四部十旗(133)
(2)哲里木盟十旗会盟地(134)
(3)哲里木盟十旗(135)
科尔沁右翼中旗(图什业图亲王旗)(135)
科尔沁右翼前旗(扎萨克图王旗)(137)
科尔沁右翼后旗(镇国公旗)(140)
科尔沁左翼中旗(达尔罕王旗)(142)
科尔沁左翼前旗(宾图王旗)(145)
科尔沁左翼后旗(博王旗)(146)
扎赉特旗(151)
杜尔伯特旗(155)
郭尔罗斯前旗(现吉林省松源市)(159)
郭尔罗斯后旗(现肇源县)(162)
5、新中国成立后哲里木盟历任盟长及市长(165)
6、哲里木盟境内发生的几次战役(166)
 
二、科尔沁古迹
(一)寺(175)
(1)库伦旗兴源寺(175)
(2)库伦旗福源寺(177)
(3)慧丰寺(178)
(4)双福寺(179)
(5)象教寺(180)
(6)广福寺(181)
(7)科尔沁区清真寺(181)
(8)开鲁清真寺(182)
(9)库伦清真寺(182)
(10)科尔沁区大乐林寺(183)
(11)普清寺(183)
(二)庙(185)
(1)库伦旗吉祥天女庙(185)
(2)汤格哩克庙(187)
(3)科尔沁区莫力庙(188)
(4)库伦旗关帝庙(190)
(5)科尔沁区圆通寺(李善人庙)(191)
(6)科尔沁区孔庙(191)
(7)开鲁大榆树庙(192)
(8)科尔沁区老爷庙(192)
(三)塔(195)
(1)开鲁县元代白塔(195)
(2)科左后旗双合尔山白塔(196)
(3)奈曼胡硕庙清代佛塔(197)
(四)遗址(198)
(1)辽代韩州城遗址(198)
(2)燕国长城遗迹(199)
(3)灵安州遗址(200)
(4)豫州城故址(202)
(5)折连怯呆儿千户所故址(203)
(五)古墓(205)
(1)新石器晚期大型古墓群(205)
(2)吐尔基山千年古墓(207)
(3)开鲁县福兴地鲜卑墓(218)
(4)科尔沁区西伯营子青铜剑墓(218)
(5)辽代陈国公主墓(220)
(6)固伦雍穆长公主墓(227)
(7)科左后旗白音塔拉古墓(229)
(8)扎鲁特旗哲北辽代墓葬群(230)
(9)大辽皇家陵园(232)
(六)古城(236)
(1)善宝营子古城(236)
(2)西土城子古城(236)
(3)格日朝鲁古城(237)
(4)下扣河子古城(237)
(5)哈拉图古城(238)
(七)碑(239)
(1)科尔沁区太山宫碑(239)
(2)科尔沁区人民公园烈士纪念碑(241)
(3)科左中旗嘎达梅林纪念碑(242)
(4)科左后旗吉尔嘎朗烈士纪念碑(243)
(5)开鲁麦新烈士纪念碑(244)
(6)琶杰、毛依罕纪念碑(245)
(八)其它古迹(246)
(1)清代奈曼旗郡王府(246)
(2)扎鲁特旗金界壕(247)
(3)库伦旗辽墓壁画(248)
(4)扎鲁特旗阿贵洞(250)
(5)大黑山摩崖石刻(251)
(6)库伦旗出土的环状石器(252)
(7)库伦旗平安乡辽代墓志(253)
(8)科尔沁区出土的 古钱币概况(256)
(9)中华麦饭石(263)
(10)格日朝鲁古榆(264)
(11)扎鲁特旗考古新发现(265)
 
三、科尔沁文化
(一)科尔沁宗教文化(269)
1、蒙古孛额教(萨满教)(269)
2、喇嘛教(271)
3、伊斯兰教(272)
4、耶稣基督教(273)
5、天主教(274)
(二)科尔沁民间文化(276)
1、民间舞蹈(276)
(1)安代舞(276)
(2)孛额舞(277)
(3)莱青舞(278)
(4)查玛舞(278)
(5)太平鼓舞(280)
(6)秧歌舞(281)
(7)龙舞(281)
(8)狮舞(281)
2、民歌(282)
3、民间曲艺(283)
(1)乌力格尔(283)
(2)好来宝(284)
(3)二人转(284)
4、谚语及民间故事(284)
5、科尔沁蒙古传统那达慕(285)
(三)科尔沁民俗文化(287)
1、话说“敖包”(287)
2、草原上的蒙古包(290)
3、漫话科尔沁蒙古族狩猎(291)
4、蒙古族摔跤(300)
5、说说蒙古马及马鞍子(301)
6、火盆(309)
7、简述鼻烟壶(310)
8、草原上的勒勒车(311)
9、漫话骆驼(312)
10、蒙古四胡(316)
11、蒙古刀(317)
12、岁时风俗(318)
13、婚嫁风俗(319)
14、生育风俗(324)
15、丧葬风俗(324)
16、蒙古族服饰(325)
17、居住习俗(327)
18、蒙古族饮食(328)
19、信仰风俗(331)
20、蒙古王府菜及风味食品(334)
(1)诈马宴(335)
(2)烤全羊(336)
(3)烤羊腿(336)
(4)驼掌扒磨菇(337)
(5)金刀烤羊背(337)
(6)红烧牛鞭(337)
(7)炸羊尾(337)
(8)成吉思汗铁板烧(338)
(9)蒙古馅饼(338)
(10)风干牛肉干(338)
(11)全羊席(339)
(12)手扒肉(339)
(13)涮羊肉(340)
(14)奶皮子(340)
(15)奶豆腐(341)
(16)炒米(341)
(17)奶茶(342)
21、蒙古族礼俗(344)
22、蒙古族八大禁忌(347)
 
四、科尔沁传说
(一)菊丽玛的传说(351)
(二)龙泉的传说(356)
(三)罕山泉的传说(359)
(四)莫力庙的传说(360)
(五)金门山的传说(362)
(六)科左后旗双和尔山故事(364)
(七)库伦安代舞的故事(369)
(八)努恩吉雅的传说(372)
(九)达那巴拉的传说(374)
(十)奈曼青龙山的传说(383)
(十一)开鲁佛塔的故事(384)
(十二)马头琴传说(386)
(十三)奈曼西湖的传说(390)
(十四)开鲁古榆传说(393)
 
五、科尔沁名贤
(一)一代神弓科尔沁始祖哈布图·哈萨尔(401)
(二)清代国母孝庄文皇后(409)
(三)僧格林沁亲王(420)
(四)嘎达梅林(423)
(五)琶杰(426)
(六)毛依罕(432)
(七)舍拉西(435)
(八)孙良(441)
(九)阿思根(449)
(十)哈丰阿(451)
(十一)麦新(453)
(十二)吕明仁(457)
(十三)徐永清(461)
(十四)施介(465)
(十五)梁东明(468)
(十六)孙瑞符(471)
 
六、科尔沁风光
(一)科尔沁十大景观(477)
1、大青沟旅游区(477)
2、珠日河草原旅游区(478)
3、霍林河辉特淖尔草原旅游区(479)
4、阿古拉草原旅游区(480)
5、扎鲁特旗山地草原旅游区(480)
6、奈曼王府(481)
7、库伦旗塔敏查干沙漠(482)
8、库伦旗三大寺旅游景区(483)
9、孝庄园旅游区(484)
10、科尔沁博物馆(485)
(二)其它景区(487)
1、麦新纪念馆(487)
2、僧格林沁博物馆(488)
3、哈萨尔蒙古风情园(488)
4、莫力庙旅游区(491)
5、孟家段旅游区(491)
6、特金罕山旅游区(491)
7、金门山旅游区(492)
8、舍力虎水库(492)
9、皇太极湖旅游区(493)
10、静湖度假村(493)
11、小塔子水库(494)
12、誉泉沟旅游区(495)
13、奈曼怪柳(496)
14、森林公园(497)
15、霍林河滑雪场(498)
(三)名川大山(499)
1、山(499)
(1)科左后旗双合尔山(499)
(2)科左后旗吐尔基山(500)
(3)扎鲁特旗特金罕山(501)
(4)霍林郭勒怪山(502)
(5)扎鲁特旗王爷罕山(503)
(6)扎鲁特旗天台山(504)
(7)奈曼旗青龙山(506)
2、水系(506)
(1)西辽河水系(506)
(2)嫩江水系(510)
(3)牤牛河水系(511)
(4)柳河水系(512)
3、湖泊(513)
4、大漠(514)
(1)科尔沁沙地的变迁(514)
(2)库伦旗八百里瀚海(521)
(3)奈曼旗沙地(523)
 

鸣谢专家学者及参考文献(525)

后记: 乔子良 薛彦田(539)

科尔沁人需要这样一本书,希望了解和乐于推介科尔沁的人们更需要这样一本书,由乔子良、薛彦田编著的《科尔沁史话》在炎夏溽暑时节,编写告竣。在读完沉甸甸的打印稿后,深为该书独特的视角、深邃的思想、洗练的表述以及恢弘的气势所打动。

全书起笔于上古,落笔于当代,以历史纵向发展为骨架,以正史史料为筋髓,撷取民间传说、民俗风情为血肉,以史家的视野、散文的笔法,浓缩四千年的风云变幻和兴废更迭,对科尔沁的政治、经济、历史、文化、民俗、世情作了一次全景式展示。本书通过详细地介绍科尔沁蒙古民族的民俗、民风及特产,比较集中地反映了科尔沁人思想解放、敢为人先的精神风貌和性格憨厚、为人纯朴、任劳任怨的品行。是近年宣传推介地域文化中涌现出的不可多得的力作。此为其特点之一。

科尔沁的千年沧桑,波澜壮阔,情瑾握玉之高士,慷慨悲壮之精英,代不乏出,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曾激起过无数荡人心魄的浪花。但史话不是面面俱到,而是紧抓了一个重点,凸现了一个亮点。科尔沁始祖哈布图·哈萨尔缔造开发了科尔沁,对科尔沁的历史演变和经济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是科尔沁独特的一面,也应是本书叙述的重点。本书按照“史话”编写体例的要求,运用极为通俗易懂的语言,将科尔沁开风气之先、引百代风骚的一面,娓娓动听地叙述给读者,使读者对中华民族前期历史的递嬗有一个全新的了解。而且在后面的文章中,还能屡屡看到科尔沁文化对当地人民生活的影响,这就将科尔沁文化的历史意义更掘深了一步。科尔沁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但共同创造了“军民同体、官兵平等、民主团结、万众一心”的良好社会环境,而且团结一致,同仇敌忾,为中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作出了极大的牺牲。本书用史话的体例从各个方面展示了科尔沁的历史沿革、世态沧桑,以通俗的语言,生动活泼的讲述形式,记述了科尔沁文化、古迹、传说、人物及人文景观、自然景观和社会发展变化等,集史料性、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史话的编辑出版对于挖掘科尔沁深厚的文化底蕴,展现科尔沁人民建设美好家园的丰硕成果,对提高科尔沁(通辽)知名度,打造科尔沁文化大市,促进科尔沁社会经济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此为其特点之二。

本书仅管参考诸多书目和资料,但写作基调还是统一的。而且叙述通俗具体,避免了空泛的议论、艰深的考证和没有事实根据的虚构,这得益于统稿的功力。这部书经过了五次审稿,增删取舍,反复修改,成为现在的模样,实属不易。

时光不老,世人又开新元;科尔沁的变化日新月异,发展的春风扑面而来。面对新的发展形势和历史机遇,需要我们荡涤襟怀,招贤纳睿,戮力发展。这本史话,是科尔沁人写科尔沁,或许能为大家了解科尔沁开启一扇窗口,送去一缕春风。

2009年8月

(作者系通辽市政协主席)


 

一、科尔沁归属

(一)中国古代的科尔沁草原

1、科尔沁草原的远古时代

科尔沁草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历史上的科尔沁草原范围有多大,历史上有哪些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它在今天还有哪些值得让人们留恋的东西。每一位听说过科尔沁的人和到过科尔沁草原的人想知道它和了解它。

历史上的科尔沁草原指的是东起嫩江、伊敏河,北及蒙古高原东南部,包括大兴安岭中部山脉南北两侧,南至辽河、柳河、大凌河流域,西至西拉木伦河、老哈河流域。面积大约45——60万平方公里。

远古时期,科尔沁草原曾是一片浅海。为古老的“蒙古一兴安海”的一部分。那时海生无脊椎动物和古脊椎动物鱼类不断兴盛,同时在海滨边缘出现了最原始的陆生植物蕨类、石松类、节蕨类、直蕨类等蕨类植物和古脊椎动物两栖类。蕨类植物是以孢子繁殖的陆生植物,蕨类植物只适应于多水的潮湿环境。

距今二亿二千五百万年前至距今一亿三千五百万年前的中生代三迭纪时期,在“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的作用下,地壳不断上升,科尔沁草原上的海水全部退出,不少地区出现了大的湖泊、沼泽。并在湖畔沼泽地区生长着苛达类、苏铁类、银杏类、松柏类等裸子植物。形成了裸子植物空前繁茂的时代。裸子植物比古生代蕨类更为高等的植物,是最早靠“种子”传宗接代的“种子植物”。

但最初的“种子”没有果皮包裹,因此科学上把这种露种子的植物称作“裸子植物”。当时四季如春。气候温热。林木苍茫,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热带景色。从而为中生代白垩纪时期的陆生脊椎动物——恐龙等爬行类的繁衍生息提供了良好条件。

距今一亿三千五百万年至七千万年时,在“燕山运动”的强烈影响下,地壳再度隆起,气候逐渐干燥,裸子植物和爬行类动物开始灭绝。在造山运动中,随着地壳的突然隆起,使一些裸子植物和爬行类动物迅速埋入地下,形成了这个时期特有的动植物化石群。锡盟二连浩特盆地恐龙化石以及霍林河煤矿的树化石就是这个时期形成的。化石的形成是一种自然现象,它是在一定条件下,经历一系列的化学作用和物理作用完成的。首先是埋藏条件,古生物死亡后,必须迅速地埋藏起来,避免外界风化、破坏;二是要有一定的地质作用,如矿物质充填作用、交替作用、炭化作用或冷冻作用等,三是时间因素。古生物体必须经过地质时期较长时间的埋藏,一般至少一万年以上,而多数则在几万年、几百万年,甚至亿年以上。古代生物死亡后,大部分暴露于地表被风化、破坏,而在地层中保存下来的却十分稀少。因此,化石是古生物遗留下来的十分珍贵的历史档案,是研究生命起源、生物进化的直接证据。是地球历史的“经历者”和“见证人”。

距今七千万年至五百万年前的新生代第三纪,是菱科、桦木科、杨梅科、蔷薇科等被子植物,以及有蹄类、啮齿类、长鼻类哺乳动物时代。被子植物是植物界中结构最完善、最高等的种子植物。被子是有果皮包裹的种子,种子不露,有“被子”包裹。因此称之为“被子植物”。当时科尔沁草原灌木丛和草原相间,是哺乳动物繁衍生息的好地方。

科尔沁草原南部地区的大青沟,有一套灰黄绿色粘土和深灰、褐色砂土互层的河湖相沉积物,厚度约40米,其中含有大量的有蹄类、啮齿类化石。鉴定出的有居氏大河狸、鼢鼠、中国鬣狗、肿骨鹿等15种。经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专家研究鉴定,于20世纪70年代末建立了“大青沟动物化石群”。继此次发现后的又一次重大发现是,在奈曼旗牤石沟的河湖相杂层中,发掘出大量的哺乳动物化石,计有17种。其中12种与大青沟动物群相同,因此专家们将牤石沟动物群归入大青沟动物群,统称为“大青沟动物化石群”。

“大青沟动物化石群”与距今200-100万年时期的我国华北地区第四纪中更新世代表性的动物群——“周口店动物化石群”进行对比得知。它保留了距今300-200万年时期的早更新世的一些成员。如三门马、丁氏鼢鼠。但大部分成员如:拟布氏田鼠、居氏大河狸、翁氏野兔、中国鬣狗等都是中更新世的常见物种。有些成员则是如:拟布氏田鼠、梅氏犀、肿骨鹿等是中更新世的标准化石。经孢粉分析、当时的植被是针阔叶混交林与草原相间,气候温暖而微湿润。

距今100万年-2万年前,即更新世晚期,随着第四纪冰川期的到来。气候逐渐变冷。这时开始四季分明,夏日草木葱茏,冬季冰天雪地。适应这一特定气候和环境的喜凉爽的草原动物“猛犸象、披毛犀动物群”,开始活跃于我国北方地区。从科尔沁草原第四纪细中砂为主的松散沉积物中不断出现猛犸象、披毛犀、野牛等零散骨骼化石程度来分析,这类动物一直生存到距今2万年前。

距今1.2万年前,随着第四纪最后一次冰川期的结束,全球气候开始变得温暖湿润,地球发展进入一个新的时期。这一时期科尔沁草原的大部分地区植被繁茂,出现了疏林草原相间的景观。科尔沁草原南部地区的大青沟植物群就是全新世的孑遣。

在远古时期,科尔沁草原上,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动物们的理想家园。丰富的林草植被,为动物们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因此,在这里曾经生长着一大批大型的食草动物,如猛犸象、披毛犀、野牛、野马等,它们共同组成了那个时期草原上的动物群落。这些大型动物,曾伴随这里的原努人类,出没草原,漫游山林,也共同演绎了科尔沁草原生命史上最初的篇章。后来,由于环境的变迁,这些靠繁茂森林草原生存的庞然大物,相继灭绝,只给后人留下了僵硬的化石标本。今天在科尔沁草原上曾经多次发现、发掘出猛犸象、披毛犀和其他大型哺乳类动物的化石。这些化石的发现,对研究科尔沁草原远古时期的自然环境和古生物状况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来向人们昭示昔日的林草丰盛、百兽突奔的自然景象。

这个时期也是人类从漫长的旧石器时代(300万年-1.2万年)跨人新石器时代的时期。从这个时期开始,科尔沁草原有了最初的人类活动。

2、中国古代北方民族

中国古代北方民族,可根据语言文化、族源族属、经济类型、风俗习惯和活动地区,大体上可划分为五个或三个系统(族系)。

从广义说,古代北方民族可包括曾在东北、大漠南北和西北等地活动的各族,也就是包括下列五个系统:

1、匈奴系统——匈奴、北匈奴、南匈奴、屠各、卢水胡、铁弗

2、东胡系统——东胡、乌桓、鲜卑、柔然、库莫奚、室韦、蒙古

3、突厥系统——丁零、高车(敕勒)、铁勒、突厥、回纥、薛延陀、黠戛斯、畏兀儿

4、肃慎系统——肃慎、挹娄、勿吉、靺羯、女真、满族

5、西域各族——即西汉时的所谓“三十六国”其在历代的演变,因各族在语言、文化、经济生活和族源族属等方面多有不同,并非属于同一族系,故仅称之为“西域各族”。若从狭义,古代北方民族则仅包括曾经在大漠南北(即地理学上称之为蒙古高原的地区)的鲜卑、东胡、(蒙古在内)和突厥三大系统的各族。

语言是区别民族的主要标志之一。以上除西域各族外,其余四个系统都是属于阿尔泰语系,但匈奴和突厥两个系统的各族属该语系中的突厥语族,东胡系统的各族属该语系中的蒙古语族,而肃慎系统的各族则属该语系中的通古斯语族。此外还有一些少数民族虽活动在北方,但不属于阿尔泰语系的范围。

为便于读者的阅读和理清古代北方民族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错综复杂关系,我们把活动在北方的古代民族简要分别介绍如下:

(1)科尔沁草原上的第一批居民

科尔沁草原上最古老的居民——“红山人”和“殷商人”。他们在这里创造了以兴隆洼文化、红山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为代表的辽河文明。这种文明把中华民族的文明史向前推进了一千多年。丰富的考古资料证明:在远古时期,科尔沁草原的自然环境是非常适合人类居住的。“红山人”和“殷商人”的先祖们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了2000多年,创造了以“玉猪龙”为代表的中华民族最早的农业和渔猎文明。他们是龙的传人,是他们把科尔沁草原带入了中华文明的门槛。现在,史学界把这种带有草原气息的“辽河文明”,与黄河文明、长江文明并称为中华民族的三大文明,认为是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今天生活在科尔沁草原上的人们应特别珍惜的历史。

生活在科尔沁草原上的红山人,大部分在距今约5000年左右,向南迁徙并与中原文化融为一体,但也有一部分红山人留居下来。就是这部分留居下来的红山人及其后裔们,在此后绵长的岁月里,生息繁衍、不断发展壮大,并且经营出一种比他们的始祖更为先进的文化。这种文化类型因为首次发现在赤峰松山区王家店乡夏家店村,所以考古界将其命名为夏家店下层文化。

夏家店下层文化距今约4000年左右,在考古学上属于青铜时代早期。因为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主人,在南迁进入中原之后,推翻了中国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夏朝,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二个奴隶制国家——商朝。因此我们把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主人称作“殷商先祖”。 在科尔沁草原上,夏家店下层文化的遗迹十分丰富。它的分布特点和红山文化基本相似——广泛而密集。在通辽市境内的分布范围几乎与红山文化相重合,但文化层堆积要比红山文化层厚得多,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居住址往往与同一时期的墓地相连。

在通辽市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中的文物也十分丰富,有大量完整的陶器、石器、铜器、玛瑙等。从遗存上看,库伦六家子、三道洼和奈曼旗白音昌、沙日浩来等地区,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不仅仅分布密集,面积大,而且文化层有的厚达三、四米深。可以判断如果没有长期的“经营”是不可能有这么深厚的文化层堆积的。当时,这一地区应该是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中心区。2005年6月间,对赤峰到通辽的高速公路进行考古发掘时,在科尔沁区建国乡哈拉呼村西南发现有夏家店下层文化墓葬、灰坑等遗迹,说明在通辽市境内夏家店文化已经到达了西辽河流域甚至更北地区。

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主人。在公元前17世纪以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逐渐进行南迁。从科尔沁草原走出后,又经过8次迁移,最后入主中原,推翻了夏王朝。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建立了第二个奴隶制王朝——强大的商王朝。因此我们说:科尔沁草原为中华民族养育了第一代天之轿子,是殷商人的祖先。如今这种观点已为考古学和历史学家们所证实。

商族的始祖是“契”。“汤”是契的后代,从“契”至“商汤”,历经14代。商族人南迁到燕、冀一带时,史书中把他们称为夷人。当时的夷人就是指发祥于科尔沁草原上的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主人。史载:商族在早期经常迁徙居地,他们从科尔沁草原南迁之后,一度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经历了8次迁徙之后。到成汤时才定居于亳(今山东曹县南),臣服于夏。

从考古学的角度可以证明:在科尔沁草原上成长起来的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主人是殷商人的先祖。商族也是科尔沁草原养育的第一代入主中原并建立霸业的部族。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科尔沁草原哺育出一代又一代优秀的子孙。这片神奇的草原一直都是中华民族历史发展进程中的总后院儿。鲜卑、契丹、女真、蒙古、满族都是在科尔沁草原上成长壮大之后,次第入主中原并建立一个又一个封建王朝的。“这个草原一直是游牧民族的历史摇篮。出现在中国历史上的大多数游牧民族:鲜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都是在这个摇篮里长大的,又都在这里度过了他们历史上的青春时代。”“在这个草原里装备好了,然后才走出马门。当他们走出马门的时候,他们已经不仅是一群牧人,而是有组织的全副武装了的骑手、战士。这些牧人、骑手或战士总想把万里长城打破一个缺口,走进黄河流域。”翦伯赞《内蒙访古》

(2)匈奴

匈奴是中国古代北方民族中,最早统一了大漠南北的全部地区并建立起国家政权——匈奴单于国的民族。兴起于公元前三世纪(战国时期),衰落于公元一世纪(东汉时期),在大漠南北活跃了约三百年。

匈奴诞生的民族“摇篮”在今内蒙古河套及阴山一带。《汉书》卷二八《地理志》下所载五原郡稒阳县西北的“头曼城”,就是当年匈奴的第一个单于——头曼单于的驻牧中心及以他为首的匈奴部落联盟的政治统领中心的所在地。

公元前206年(汉高帝元年),匈奴部落单于头曼的儿子冒顿杀其父而后自立为单于。史载:这个时候,东胡正处于强势,闻听冒顿杀父自立,就派遣使者前往匈奴,向冒顿索要他父亲头曼生前的座骑——千里马。冒顿召开氏族部落首长商议,各部落首长都说:“千里马是匈奴部落的宝马,不能给予”。冒顿却以为“奈何与之邻国而爱惜一马”,逐将千里马送予东胡王。东胡王以为冒顿怕他,不久又派遣使者向冒顿索取单于的阏氏,(匈奴语,妻、妾、之义,音烟支)。冒顿又召开会议商讨,各氏族部落首长都很生气,请求发兵进击东胡,而冒顿仍以“奈何与人邻国而爱惜一女子”为理由,竟把心爱的阏氏送与东胡王,东胡王因此而越发骄傲起来。

原来在匈奴与东胡之间,有一块长约一千余里的地方作为两族之间的缓冲地带,匈奴人称之为“弃地”,东胡语称之为“欧脱”地,平时双方均不越界驻牧。东胡王两次分别成功地向冒顿索得宝马和女人,竟愈发胆大起来,竟侵入“欧脱”并占领了“弃地”。并遣使者向冒顿说:“匈奴所与我界欧脱外弃地,匈奴非能至也,吾欲有之。”冒顿再次召开会议,有的氏族部落首长认为“此弃地,予之亦可,勿予亦可”。冒顿听后大发雷霆说:“地者,国之本也,奈何予之!”因而把主张给予东胡土地的人统统斩首,然后号令全国兵马立即出动,进攻东胡,东胡王轻视冒顿,毫无防备。及匈奴兵至,大败,东胡王庭被袭破,部族也被击散,人口、牲畜及财产皆被掳掠,成为匈奴的奴隶人。

匈奴政权是我国历史上北方民族所建立的第一个奴隶制政权。它的出现,表明匈奴社会已由原始氏族公社迈进到奴隶制。匈奴政权的建立,结束了我国北方有史以来长期存在的数百个游牧氏族、部落互不统属的分散局面,实现了我国北方草原地区的统一,并为后来整个北方草原地区统一于中原中央王朝创造了条件。

从公元前133年汉武帝发动战争,至前71年的大战,将近六十年,汉朝付出了“海内虚耗,户口减半”的巨大代价,最后才把匈奴的威胁完全解除。

公元前57年(宣帝五凤元年),匈奴统治集团发生内讧,出现“五单于争立”。五单于随即展开混战,混战的结果,或败降,或自杀,最后呼韩邪单于稽侯珊(头曼单于第八代孙),邪音耶)获胜,于是复归单于庭。可是经过这场混战,人口已大减损,部众只剩数万人。而混战后的局面则是:死者以万数,牲畜所耗十之八九,人民饥饿,竟至互相燔烧以夺取食物。呼韩邪的处境是困难的,正拟着手恢复变乱后的残局,不意呼韩邪之兄左贤王在东边自立为郅支(郅音至)骨都侯单于,并进攻呼韩邪单于。击败呼韩邪的队伍,占据了单于庭。呼韩邪不得不再次出走。这样的局面和处境,促使他考虑从归附汉朝中央政权中打开自己的政治出路,接受汉朝中央的领导,在汉朝的支持和帮助下,恢复和维持他的垂危的统治,平定郅支,统一匈奴地区,挽回匈奴的危局。因此,他率领部众南下靠近汉朝的边塞,于公元前51年(甘露三年)春正月,亲自入汉觐见汉帝,表示他归附中央的诚意和对天子的尊崇。

汉朝对于呼韩邪的归附十分欢迎。既至,待以客礼,把他的地位高置于诸侯王之上。颁给黄金质的“匈奴单于玺”,承认他是匈奴的最高首领,也表示汉天子对臣下的册封,在法律(不成文法)形式上确定了君臣的名分,同时也确定了呼韩邪政权——匈奴地方政权是隶属于中央(汉朝)人藩属的政治地位。此外,汉朝还赠给他大量的珍贵的礼物。

东汉初年(光武帝建武二十四年,公元48年),匈奴分裂为南北二部。事缘呼韩邪单于嵇侯珊之孙比时驻牧于匈奴之南,管领南边八部之众,部属计有四五万人。以觊觎单于位置不得,乃率众投归于汉,请求内附,表示“愿奉藩称臣,重修旧约(重修嵇侯珊与汉宣帝时之旧约),捍御北虏(北匈奴)”。东汉政府正苦于开国以来,匈奴奴隶主的侵扰势力重新抬头,不断南下入侵,穷于应付,乃利用他的力量来保卫边疆,遂接受他的请求。比遂自立为呼韩邪单于(即醢落尸逐革是单于)。于是匈奴分裂为南北二部。建武二十六年(公元50年),汉朝.派遣中郎将段彬等至南匈奴,帮助他设立单于庭帐(南庭)于西河郡的美稷县(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一带)。后因南单于与北一单于交战不利,汉朝遂特设“使匈奴中郎将”一官,领兵专主护卫南单于之事。从此南匈奴的政权,在汉朝的支持下,逐渐稳定下来。


 

北匈奴奴隶主侵扰势力的存在及其不时入侵,对于东汉王朝及中原封建社会的向前发展,始终是个莫大的威胁和障碍。故随着中原政治局面的统一,社会经济的恢复,汉朝国力的日趋强盛,于是决定予以有力的反击,派遣大军向北远征。

汉朝对北匈奴的军事远征开始于公元89年(和帝永元元年)。时值北单子统治乖方,众叛亲离,平时受北匈奴奴隶主控制和奴役的部族或部落也纷纷乘机而起,“南部攻其前,丁零寇其后,鲜卑击其左,西域侵其右。”北匈奴统治集团不堪一击,故战争仅进行了三年,至公元91年(永元三年),北匈奴接连在漠北及西域各个战场俱大败。北单于率领主力西迁。匈奴奴隶主政权全部瓦解,从此匈奴退出了漠北地区。从公元前209年冒顿单于建立政权起算,匈奴在大漠南北活跃,至此整整三百年。

(3)东胡

东胡之名最早见于《逸周书》卷七《王会篇》,曰:“东胡黄罴”;《山海经》亦载:“东胡在大泽东,夷人在东胡东。”这反映出有一个以黄熊或棕熊,(即;黄罴)为“图腾”的游牧民族,她们活动和生存在“大泽”以东的地域。东是汉语,而“胡”则是指匈奴人,因东胡人居住在“胡人”以东,所以称为东胡。

在殷商先民南迁之前,东胡人主要在乌力吉木仁河以北地区活动,扎鲁特旗北部的富河文化就是由东胡的祖先所创造的。在夏家店下层居民逐渐南迁之后,强大起来的东胡人迅速向南扩展,他们跨过西拉木伦河,并占居了西拉木伦河以南,辽河以西,以及河北省北部的广大地区,包括今天的赤峰、通辽、朝阳及承德等“殷商先祖”的故地。《史记·匈奴列传》载:“燕北有东胡、山戎,各分居溪谷,自有君长,往往而聚者百有余戎,然莫能相一。”

这就是说战国前期,燕北的东胡和山戎,分散的居住在不同的地域,各自有其各自的首领,不相统属,只有盟会时,部落首领才能聚会到一起,大约有100多个部落,但当时还不能形成统一的整体。可见当时东胡仅为晋、燕两国北部众多的诸“戎”之一,而且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氏族部落的发展阶段。但是,到了战国后期,情况就不同了,经过春秋时期的大动荡,中原地区发生了巨烈的变化,北方少数民族则迅速发展壮大,大漠南北的许多互不相统的部落,逐渐的趋于聚集,主要形成了两类较大的部落联盟。他们族系不同,一个是居住在蒙古高原西部的匈奴,另一个是居住在蒙古高原东部的“东胡”。二者相互敌对,而且东胡还强于匈奴。

这一时期强大起来的东胡人,在他们生活过的草原上留下了众多的文化遗迹,考古学把这种东胡人留下的文化遗迹称之为夏家店上层文化。

东胡人的村落居室既有建筑在地面之上的,也有构筑在地下的。墓葬与村落之间相距较近。墓式呈长方形竖穴、浅圹等类型,还发现利用废弃的住址或灰坑埋人的现象。—般为单人葬或男女合葬,亦有同姓多人葬。灰坑中所埋的人数较多,男女成人及儿童都有,但没有随葬品。经鉴定,这些骨架与其他墓葬中的骨架并没有种族类型上的区别。这反映出当时东胡社会贵贱等级的一般状况。从墓葬形式特别是利用废弃的灰坑和住址埋葬多人现象看,表明当时东胡人已经进入了奴隶制社会。

大约在战国后期,东胡已逐渐强大,并与邢、燕、赵等国频频发生接触和交往。这时“东胡”统治中心,一般认为在饶乐水(西拉木伦河)和狼河(乌力吉木仁河)之间,即在开鲁北部、扎旗西南部和阿鲁科尔沁旗东部,广大草原之上,当时东胡人以游牧为主,不做固定城郭,以车仗、驼、马、围(聚)之为城。现开鲁以北、阿鲁科尔沁旗北部的山脉中,都存有大量东胡人的岩画,这足以证明早期东胡人的游牧生活。

东胡人早在距今3000--4000年左右,就已经完成了对马的驯化。驯马的成功,给北方草原带来了划时代的变革,使草原经济逐渐由畜牧转变为游牧,点燃了草原游牧文化的火炬,由于马的乘骑,彻底改变了草原民族的生产、生活和思维方式,尤其是马的迅捷和灵活,给草原民族的军事带来了空前的活力和优势。也赋于了马背民族战斗的人生,马成为草原牧民最忠诚的朋友。从出土实物看,东胡人的马匹身体略矮,头部偏大,属于纯种的蒙古马。

蒙古马虽然不十分高大,但是它体格强壮,体能充沛,耐力持久,行动迅速,非常适应草原环境,因此蒙古马作为草原战马更较其他马种占有优势,这种优良的战马,还配有先进的御马工具——马笼头和便于骑乘的鞍具,比如马蹬。有的人说马蹬是鲜卑人发明的,实际上在东胡时期就已经开始使用了。马蹬传到欧州后,被称作“中国鞋”。“中国鞋”的西传大大提高了欧州军队的战斗力。这也是东胡人对世界的贡献。

东胡人的服装是紧腿窄袖,方便乘骑。还有东胡人自己铸造的曲刃青铜剑。这种剑有长有短,长剑可安上木杆当枪用,短剑可用以防身,形制多样。因此,东胡族凭借他们的胡服骑射,不断向南扩展势力,对中原造成威胁。在霍林河地区,曾经

  责任编辑:韩智文



新闻热线:0475-8218711 8218681

广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邮箱:zgtlw_0475@163.com


欢迎关注中国通辽网官方微博微信

竭尽全力为您呈现最新鲜、最本土的新闻热点,同时随时接受百姓提供的各类新闻线索、互动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动的桥梁。

中国通辽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